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Feb. 2019

世界的一道裂縫

迪恩.龐塞特在一個幾乎沒有人稱之為家鄉的地方長大。

自從迪恩.龐塞特隨著父母在南大西洋上駕著帆船穿梭以來,南大西洋已經發生了很多變化。照片攝於1988年,九歲的迪恩 (左)與弟弟李維在船上瞭望,當時他們一家從南喬治亞島出發,往南駛向南極洲。「我小時候認識的南極半島幾乎已經不復存在。」龐塞特說。攝影:FRANS LANTING,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自從迪恩.龐塞特隨著父母在南大西洋上駕著帆船穿梭以來,南大西洋已經發生了很多變化。照片攝於1988年,九歲的迪恩 (左)與弟弟李維在船上瞭望,當時他們一家從南喬治亞島出發,往南駛向南極洲。「我小時候認識的南極半島幾乎已經不復存在。」龐塞特說。攝影:FRANS LANTING,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他出生在利斯港的一艘帆船上,該港是南喬治亞島遭廢棄的捕鯨站。他的父親是法國探險家,在駕船環遊世界時於塔斯馬尼亞的碼頭上遇見他的母親:一名澳洲動物學家。這對夫婦在南大西洋成家。多年來,他們帶著三個兒子(迪恩是長子)穿越南極半島西岸,在地圖沒有標示的海灣調查如海豹、開花植物、海鳥等野生動植物。

南極半島由一串綿延1300公里的山脈與火山構成,從這片白色大陸的北邊延伸出去。這裡是龐塞特的樂園,年幼的他和兩個弟弟一起讀書、畫畫,不過也會追企鵝、從廢棄的研究站裡偷拿巧克力,或是乘著雪橇從可能從未有過人類足跡的山丘上滑下來。其他小朋友面臨的是校園霸凌,迪恩則是被從上空俯衝而下的賊鷗攻擊;其他小朋友出現在畫面搖搖晃晃的家庭影片裡,龐塞特家的小朋友則出現在以在南極長大為主題的1990年國家地理影片中。

將近30年後的一個寒冷夜晚裡,龐塞特與我在他船長26.5公尺的漢斯韓森號上,從駕駛艙裡掃視海冰尋找阿德利企鵝的身影。一頭金髮的龐塞特現年39歲,他的下巴線條方正,性情安靜,還有雙大手。他成年後大部分的生活,都在他位於福克蘭群島的根據地與南喬治亞島和南極洲附近的水域往返,駕駛專船接送科學家與其他訪客。我隨著保羅.尼克蘭率領的攝影師團隊,搭乘他的船沿著南極半島西岸航行。

在幾乎無人居住的地球最南端地區,人類正在破壞海洋中數一數二豐饒的荒野。數千公里外燃燒的化石燃料,使半島西側暖化的速度幾乎比所有地方都快。(只有北極地區的暖化速度比得上。)氣候暖化正在瓦解這個複雜生態機器的一顆顆齒輪,改變動物吃的食物、在哪裡休息、如何撫育幼崽、甚至個體之間的互動。同時,幾乎該區所有動物都賴以維生的磷蝦,也被來自遠方國度的拖網漁船大肆捕撈。

這個地區改變的幅度又大又快,科學家根本無法預測發展方向。「這裡正在發生劇烈的變化,」石溪大學企鵝生物學家海瑟.林區表示:「我們對於這些改變欠缺真正的了解,這應該是讓人擔心的一件事。」

在南極半島西部,阿德利企鵝的族群已經崩潰,有些族群的減少幅度甚至高達90%以上。1904年的時候,這種鳥光在一個海灣就有好幾大群,時至今日同個地點「只剩下大約六個巢。」龐塞特這麼說。我和他一起在駕駛艙的那一天,當我們發現第一個大型企鵝群體的時候,船早已離開了西部,在前往半島東北角的途中。

在小小的保萊特島上,成千上萬隻企鵝一排排在岩坡上休息。在我們右舷方向的冰山上,一群聒噪的企鵝滑了跤,彼此就像搖搖晃晃的保齡球瓶互相碰撞。我看到一隻企鵝在滑溜溜的冰上滑步而下,兩支鰭狀肢就如滑雪者一樣收攏,然後跌入三隻企鵝中間。我笑了出來,但龐塞特只是點了點頭。

南極並不是只有死亡與混亂,仍有數百萬隻阿德利企鵝在南極大陸興旺繁衍。然而,半島西部的轉變非常大,而很少人比龐塞特看到的變化更多。他認識的世界正在崩解。

「我小時候經歷過的所有事情與去過的所有地方,對過去的我來說都是那麼理所當然,」龐塞特表示:「但現在我發現,那些東西再也回不來了。」

被海水侵蝕的岩石形成了一條路徑,通往擱淺在海岸上的破碎海冰。南極半島從南極洲往南美洲伸出去,在長達1300公里的半 島上,冰是生命的中心, 然而溫度上升的空氣與水正在讓陸地與海洋上的冰融化。攝影:凱斯. 拉辛斯基 KEITH LADZINSKI

被海水侵蝕的岩石形成了一條路徑,通往擱淺在海岸上的破碎海冰。南極半島從南極洲往南美洲伸出去,在長達1300公里的半 島上,冰是生命的中心, 然而溫度上升的空氣與水正在讓陸地與海洋上的冰融化。攝影:凱斯. 拉辛斯基 KEITH LADZINSKI

食蟹海豹會溜到浮冰上小憩、生產,或是躲避虎鯨或豹海豹。(注意牠們身上明顯的傷疤。)由於南極半島一帶的海冰減少, 圖中這類因為陸上冰河裂冰所形成的冰山,為動物提供了重要的休息場所。 儘管俗名有「食蟹」兩字,食蟹海豹大多以狀似蝦子的磷蝦為食,這是南極地區另一個重要的主食資源,同樣前途未卜。攝影:克莉絲汀娜.米特麥爾 CRISTINA MITTERMEIER

食蟹海豹會溜到浮冰上小憩、生產,或是躲避虎鯨或豹海豹。(注意牠們身上明顯的傷疤。)由於南極半島一帶的海冰減少, 圖中這類因為陸上冰河裂冰所形成的冰山,為動物提供了重要的休息場所。 儘管俗名有「食蟹」兩字,食蟹海豹大多以狀似蝦子的磷蝦為食,這是南極地區另一個重要的主食資源,同樣前途未卜。攝影:克莉絲汀娜.米特麥爾 CRISTINA MITTERMEIER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AUG. 2020

終結瘟疫

我們從歷史上的全球流行病學到了什麼?

終結瘟疫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