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Apr. 2018

乾涸的湖泊

世界上最大的幾座湖泊正因為氣候暖化、乾旱以及過度使用而正在枯竭,危及棲地和文化。

輪胎的痕跡劃過平坦的湖床一直延伸到地平線。

我們開著一輛鈴木四輪驅動車沿著這些胎痕尋找線索,看看波波湖發生了什麼事。波波湖曾是玻利維亞的第二大湖,如今卻消失在安地斯高原的稀薄空氣中。

我們在湖底上開車,但這裡海拔高度超過3650公尺,春天的空氣乾燥到讓嘴唇皸裂。許多數千年來仰賴波波湖維生的漁村也都人去樓空,我們一路上經過好幾簇荒廢的土坯房,四周的塵土在暖風中飛揚。我們注意到遠處有幾艘鋁製的小船,看上去宛如漂在水面,等我們開近些才發現那些棄置的船其實是卡在淤泥裡。我下了車,鞋子卻一腳踩裂已經結塊、表面凹凸不平的鹽殼―它們看起來就像融化後再次放進冷凍庫裡的冰淇淋。

我的嚮導拉米羅.皮洛可.佐拉踩過鹽地,走到一艘半埋在淤泥中的破舊船隻旁。孩提時代在這座湖上划船的舊時記憶湧上他的心頭,後來他離開家鄉聖佩德羅德康多村,到瑞典隆德大學研究水文學,最後取得了水文學與氣候變遷博士學位。「我們現在談的可不是什麼芝麻小事,」皮洛可.佐拉告訴我:「30年前,這座湖的覆蓋面積有3000平方公里,要回復原貌可不容易。」

消失的水域面積曾經大到相當於11個臺北市。一雙黑色的橡膠鞋被丟棄在那艘船附近;一副被曬到白得發亮的魚頭骨在刺眼的陽光下閃爍著。突然間,強風停止了,寂靜壟罩著這片宛如末日後的景象。如果有水才有生命,那麼這兩者在此都不存在。

氣候變遷正使全球各地許多湖泊的增溫速度比海洋與空氣快。熱使湖水加速蒸發,加上人為管理失當,加劇了缺水、汙染以及鳥類與魚類喪失棲地等問題。不過,雖然「氣候變遷的跡證無所不在,但是它對每座湖的影響卻不盡相同。」伊利諾州立大學水生生態學者凱瑟琳.歐萊利這麼說。她與64名科學家共同主持了一項世界湖泊調查計畫。

NGM MAPS

NGM MAPS

波波湖一層堅硬的鹽覆蓋在玻利維亞乾涸的湖床上,向遠方延伸而去。船隻擱淺了;魚兒及水鳥消失了;依靠這座湖維生的漁民搬走了:這是一場乾旱造成的大離散。 攝影:毛里其奧.利馬

波波湖一層堅硬的鹽覆蓋在玻利維亞乾涸的湖床上,向遠方延伸而去。船隻擱淺了;魚兒及水鳥消失了;依靠這座湖維生的漁民搬走了:這是一場乾旱造成的大離散。 攝影:毛里其奧.利馬

以中國東部的太湖為例,農田逕流和汙水刺激藍綠菌繁殖,溫暖的湖水則有利於它們的生長。這種生物導致200萬人的飲水供給陷入危機。東非的坦加尼喀湖溫度大幅上升,導致原本足以養活周邊四個國家數百萬名窮人的漁獲岌岌可危。委內瑞拉龐大的古里水電站近年來的水位也大幅降低,造成該國政府為了限量供電必須減少學童的上課時數。即使是最近才拓寬水閘、浚深水道以容納超大貨船通行的巴拿馬運河,也為聖嬰現象所苦―降雨短缺殃及人造的加屯湖,這座湖不只提供水閘運作所需的水,也是該國飲用水的主要來源。低水位讓當局必須下令限制船隻的吃水量以免擱淺。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FEB. 2020

最後一艘奴隸船

1860年,克羅蒂德號成為最後一艘抵達美國海岸的奴隸船。這是船上108人以及他們後代的故事。

最後一艘奴隸船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