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n. 03 2019

一場被遺忘600年的海嘯,可能改變了南亞的歷史

1
  • 因 2004年印度洋海嘯侵襲所暴露出來的歷史性墓碑,激發了研究人員搜尋更久以前發生的海嘯的證據。PHOTOGRAPH COURTESY PATRICK DALY

  • 圖中黑點為班達亞齊(Banda Aceh),如今是亞齊省的首府。

有新證據顯示在好幾世紀以前,一個類似2004年印度洋海嘯的災難同樣摧毀了這個區域,而一個強大的伊斯蘭王國可能因此而興起。

因 2004年印度洋海嘯侵襲所暴露出來的歷史性墓碑,激發了研究人員搜尋更久以前發生的海嘯的證據。PHOTOGRAPH COURTESY PATRICK DALY

2004年12月26日,高達30公尺的動盪海潮衝上了印尼蘇門答臘西北角亞齊(Aceh)省的海灘。

一個離岸不遠的海底地震引發了這一場毀滅性的海嘯,它侵襲了印度洋周邊的海岸線,其影響甚至遠達索馬利亞。光在亞齊死亡的人數就超過16萬,此外還有更多人流離失所。

AD

ads-parallax

而六百多年前也有一場類似的海嘯,徹底摧毀了亞齊沿岸的村落,根據5月27日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的研究所提供的新證據可知,海嘯造成的破壞可能推動了強大的亞齊蘇丹國(Aceh Sultanate)的興起。

圖中黑點為班達亞齊(Banda Aceh),如今是亞齊省的首府。

當考古學家派翠克.達利(Patrick Daly)2006年與亞齊官方合作,展開對於被2004年海嘯毀壞的文化與宗教場所的保存工作時,他看到海岸沿線有雕刻精美、充滿歷史的伊斯蘭墓碑倒塌在地,並且受到侵蝕。

「看到它們被拋棄、亂扔在一旁真的讓人很難過。」他說。

達利開始想了解這些海嘯過去有多常發生,而如果發生的話,又是如何影響亞齊的居民。位在蘇門答臘西北角的班達亞齊(Banda Aceh)如今是亞齊省的首府,它是通過孟加拉灣的船隻最初或最後的停靠港。而16世紀興起的亞齊蘇丹國後來成為幾百年來,少數成功抵禦殖民主義的東南亞國家之一。不過考古學家較缺乏這個地區在17世紀以前的聚落的確實證據。

在新加坡地球觀測研究站(Earth Observatory)工作的達利,和在亞齊大學(Syiah Kuala University)的同事開始有系統地研究海岸地區,他們將研究範圍擴散到大約40個海岸村落,與這些村落中的年長者一起把所有說明曾有人類存在的歷史遺跡,例如墓碑、陶瓷器碎片、以及古代清真寺地基等的地點製成地圖。

「從我一開始拿回的第一張地圖上,就已經大致看見了這個故事的樣貌,」達利說:「結果令人震驚,我們可以看到沿著海岸零星散布了這些物件,而且可以很清楚地分成10個聚落。」

↑↑↑↑↑101自然教室:認識海嘯
海嘯是一種巨大且強力的波浪,通常是由海底地震所引起。來了解是什麼引起海嘯,以及在海嘯警報覆蓋地區內疏散的重要性。

從分散在這些聚落中的陶瓷器的年代,研究人員發現了更吸引人的事:海岸的聚落似乎都是在11和12世紀冒出來的。不過後來九個位在沿岸40公里低地的(low-lying)聚落,似乎在1400年左右全都被遺棄了。

最近發現的地質證據顯示海嘯曾經在1394年侵襲這個地區。不過達利說:「我們不知道它的大小──規模多大、威力多強、破壞力多大。」而新的考古學證據則指出這個海嘯可能和2004年的威力相當,而且摧毀了這個地區所有的低地村落。

在1394年海嘯事件中逃過一劫的是位在潮波無法到達的山頂的一個亞齊聚落。達利和同事已經確認了這個聚落就是瀾里(Lamri),從中世紀海上絲路的歷史紀錄可知它是一個貿易地點。研究人員在瀾里找到從中國各地,甚至遠自敘利亞而來的高級陶瓷器,這是他們在低地的村落不曾見過的。

然而瀾里約在16世紀初期迅速地沒落了。就在沒落前的幾十年前,人們就已經開始重建被海嘯破壞的村落,貿易也逐漸轉移到那些低地區域,證據就是高品質的陶瓷器,以及刻有菁英人士姓名的墓碑數量開始在這裡生意興隆。它們來自麻六甲海峽的其他區域;麻六甲海峽將蘇門答臘和馬來半島分隔開來。

達利和同事認為並非是當地生還者返回家園,重新在這些海岸低地區域安頓下來;而是海嘯所造成的毀滅,為穆斯林商人清出了優良和閒置的居住土地,當時這些穆斯林正因為歐洲人開始競爭彼此在這個區域的影響力,而變得流離失所(葡萄牙在1511年占領了附近的麻六甲)。這些新移民可能形成了後來的亞齊蘇丹這個強盛的伊斯蘭王國的核心。

「一個海嘯事件後可能會有一段純粹復興和建設的時期。」以色列海法大學(University of Haifa)同樣研究過往海嘯的地質考古學家(geoarchaeologist)畢佛莉.古德曼(Beverly Goodman)說。(古德曼並未參與此研究。)

地質學家和考古學家希望藉由重建過去海嘯的影響,能幫助我們理解當代面臨的風險。

「如果我們只依靠目前所知道的紀錄,最終會嚴重低估海嘯為世界各地帶來的衝擊有多麼頻繁和多麼嚴重。」古德曼說。

她指出2004年的事件顯示出亞齊在面對海嘯時非常脆弱。古德曼沒有參與的這份新研究所提出的方法,同樣能幫助我們理解那些近期沒有海嘯紀錄的地區易受災害的程度。

「這種研究會收集那些較早期的紀錄,以便更好地了解有哪些風險因子,這真的非常重要,」古德曼說:「善用沉積物的紀錄和考古學紀錄,對填補那些空白來說確實非常重要。」

更大的挑戰,也許是找出如何妥善地適應這些非常罕見事件的方法。

「如果你告訴大家未來幾百年裡,在某個時間可能會發生另一個海嘯,不過不知道確切時間,而且這個海嘯會把整個區域都毀掉,還是有很多人願意活在那種風險下的。」達利說。

延伸閱讀:為什麼考古學家要研究1萬年前的尿?【考古發現】大禹治水、建夏朝之證據

AUG. 2019

10億人大遷移

戰亂、全球化、氣候變遷,掀起人類史上最大規模遷移潮!

10億人大遷移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