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Sep. 18 2016

格鬥士與競技場上的真相

1
  • 格鬥士與競技場上的真相

格鬥士是古代羅馬最受歡迎的表演者,而且直到今天都還受人喜愛。對那些來到競技場的群眾來說,格鬥士就是名流人士,就像我們的影視明星、運動健將和歌手的綜合體。

格鬥士可以是死刑犯也可以是戰俘,有些甚至是自願者。他們會被送到一個軍營般專門訓練格鬥士的特殊訓練營(ludus)。一旦進了訓練營,他們就是奴隸,是訓練師(lanista)的財產。訓練過程非常艱苦,處罰又極為殘酷,那為什麼還有人做這種事?有些人想要贏得大獎,有錢之後為自己贖身;其他人則想出名、享受群眾的愛戴。甚至有幾位皇帝,例如康茂德,喜歡親自下場一搏。人們都認為格鬥士魅力十足。

格鬥士一年大概要打30天,如果皇帝有特殊事件要慶祝的話,就要多打幾場。比賽前幾天,畫好的廣告就會張貼在城裡各處的牆上,說明格鬥時間、有多少格鬥士參賽,贊助者又是誰。這些競賽都需要富人贊助,因為動物、獵人和格鬥士都是很花錢的。

電影《神鬼戰士》中,麥柯希穆同時要對付一名格鬥士和一頭老虎。現實中,格鬥士是不必對付動物的。

競技場的一天

這一天的活動由盛大的遊行拉開序幕。接著就是暖場的娛樂表演,像是雜耍、特技、甚至還有動物表演。猴子穿著士兵的制服打鬥,大象用後腿站立、或是在皇帝面前鞠躬。然後整個氣氛也會隨著動物和動物對戰,以及後面的動物與人類對戰而改變。這些人並非格鬥士而是獵人,是特別訓練來跟動物對打的戰士。

早上的最後一個節目是恐怖又殘忍的罪犯處決。這些被判了謀殺、叛國等罪的罪犯會被活活燒死、在十字架上釘死,或是被丟到野獸群裡。這些跟野獸搏鬥的囚犯並未受過訓練,通常還被鏈條綁著,所以面對飢餓的野獸時,根本毫無機會。接著就是吃午餐的時候了……

競技場上的英雄

到了下午,格鬥士出場了。群眾已經看夠了血腥場面,所以他們會希望看到格鬥士展現的技巧與勇氣。格鬥士分成很多流派,各有特殊的盔甲,並受訓用特定的方式作戰。魚派格鬥士全副武裝,有大面盾牌和沉重的頭盔。他倚仗的是沉重盔甲的保護。

魚派格鬥士(Murmillo)的青銅頭盔。

會和魚派格鬥士對打的通常是色雷斯格鬥士(Thraex,色雷斯人),他們的裝備比較輕便,有很長的護脛、使用小盾牌。他的劍非常獨特,劍尖彎曲,可以刺到敵人的盾牌後面。

一只玻璃碗的碗底,描繪名叫斯特拉托尼庫斯的網鬥士。

網鬥士(Retiarius)幾乎沒有武裝,只有金屬護肩甲。但他速度快,可以用網子網住對手,並用他的三叉戟刺對方。他的對手是追擊者(secutor),他的頭盔看起來很嚇人,但有可以防止被三叉戟刺傷的眼洞。

打鬥並不會持續很久,因為格鬥士很快就會筋疲力竭或受傷。

格鬥士只要放下盾牌、舉起手,就可以中止打鬥。停下之後,皇帝會詢問觀眾該怎麼辦。

這幅19世紀的畫作是熱羅姆的作品,名叫《拇指朝下》(Pollice Verso)。勝利的格鬥士正在詢問皇帝:是要殺掉還是饒過他的手下敗將。

如果格鬥士表現很好,群眾就會大喊「密提!密提!」(放了他!放了他!),這時格鬥士就能光榮地離開競技場。如果群眾不喜歡他,就會大喊「依烏古拉!依烏古拉!」(割喉!割喉!)。聰明的皇帝會跟群眾選擇同一邊,否則群眾可能會非常憤怒,甚至發生暴動。有數以千計的格鬥士死在競技場上,但也有許多活著離開,享受舒適的退休生活。有些還開設了自己的格鬥士學校──訓練下一代的格鬥士。

當觀眾離開圓形競技場時,會經過許多賣紀念品的攤販和店舖。你可以買個黏土小雕像,或是一盞燈,上頭有有你最喜愛的格鬥士圖像,讓你可以回味在競技場度過的這一天。

圓形競技場是整個羅馬帝國最大的競技場。

圓形競技場

格鬥士格鬥的地方在競技場,也就是arena,這個字源於拉丁文的harena(「沙子」)。競技場的地上舖了厚厚的一層沙,好把鮮血吸掉。羅馬帝國最大、最著名的競賽場就是羅馬的圓形競技場(Colosseum),可以容納約7萬人。圓形競技場的遺跡至今依然是羅馬識別度最高的建築結構。座位採嚴格的保留制,另有王室專用的特殊包廂。前面幾排是祭司與元老,接著是武士和其他有錢人,然後是一般公民,最後才是最上排的女人跟奴隸。

 

許多藝術家都從羅馬競技場的事件得到靈感。這幅畫名為《殉道者最後的禱告》,是1883年由熱羅姆(Jean-Léon Gérôme)所繪。描繪的是基督徒即將被獅子與老虎撕成碎片的情景。

在競技場中被處決的,有一些是基督徒。例如尼祿等皇帝對這個新宗教心存猜忌,他們曾下令把好幾千名基督徒當作罪犯處決。這是殘暴無道的事,但基督徒為了他們的信念勇敢面對死亡,反而激勵更多人背棄羅馬的眾神。

 

這是一只玻璃酒器,如果像這樣上下顛倒過來,就成了追擊者的頭盔。

 

油燈上頭有格鬥士打鬥結局 的場景。

 

女性格鬥士

格鬥士並非全都是男人。圖密善皇帝就曾在晚上安排女性格鬥士打鬥,還用火把照亮了圓形競技場,其他女性則是駕戰車對打。有一塊收藏在大英博物館的石雕就描繪了兩個女性:亞瑪遜與阿奇莉雅。她們以格鬥士的身分在哈利卡納蘇斯(今日土耳其的波德倫)搏鬥。令人高興的是,石雕告訴我們,她們都活著離開了競技場。

 

 

本文節選自:《生活在古羅馬》

 

APR. 2020

50年後,世界更美好?會更糟?

50年後,世界更美好?會更糟?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