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witter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Feb. 07 2022

培育全世界最大、最臭的花絕非易事

  • 大花草很難在原生雨林之外的環境培育,因此容易陷入滅絕危機。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大花草很難在原生雨林之外的環境培育,因此容易陷入滅絕危機。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麗蠅為大花草授粉;牠們是少數幾種受到大花草吸引的動物之一。PHOTOGRAPHS BY FRANS LANTI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麗蠅為大花草授粉;牠們是少數幾種受到大花草吸引的動物之一。PHOTOGRAPHS BY FRANS LANTI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大花草的內部。PHOTOGRAPHS BY FRANS LANTI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大花草的內部。PHOTOGRAPHS BY FRANS LANTI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在離雨林很遠的印尼爪哇島茂物植物園,穆爾西達瓦蒂(左)已經成功培育出帕特瑪大花草。那裡距離該國首都兼全世界人口第二稠密的城市只有一小時車程。PHOTOGRAPH COURTESY SOFI MURSIDAWATI

    在離雨林很遠的印尼爪哇島茂物植物園,穆爾西達瓦蒂(左)已經成功培育出帕特瑪大花草。那裡距離該國首都兼全世界人口第二稠密的城市只有一小時車程。PHOTOGRAPH COURTESY SOFI MURSIDAWATI

1

數十年來,在東南亞雨林之外的環境培育大花草的嘗試一直失敗。不過,一名印尼植物學家的努力終於開花結果了。

大花草很難在原生雨林之外的環境培育,因此容易陷入滅絕危機。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大花草很難在原生雨林之外的環境培育,因此容易陷入滅絕危機。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世界上最古怪的花卉現象之一,是從木質藤蔓的樹皮下一顆如木屑般大小的種子開始。經過數月或數年時間(沒人能確定),可能會出現寄生性幼芽。幼芽是一種大小像高爾夫球的球體,我們很難區別它與其宿主,也就是崖爬藤(Tetrastigma)的藤蔓。如果幼芽能進入下一階段,它就會長大,變成形狀類似甘藍菜的凸起。而盛大的結尾則是龐大的大花草(Rafflesia),這是一種血紅色的花,帶有波爾卡圓點,並散發出腐肉的惡臭。

這種花瀰漫著一種令人不安的感覺──而它的命運很快也可能如此。大花草屬中約有30種已知會散發臭味的物種,它們只生長在東南亞雨林,目前因為棲地破壞,以及人們為了這類植物尚且存疑的藥用效益而非法採集,所以備受威脅。有幾個物種已經極度瀕危。

爪哇島茂物植物園(Bogor Botanical Gardens)的植物學家索菲.穆爾西達瓦蒂(Sofi Mursidawati)說,做為一種寄生植物,大花草會限制自己的數量,以免宿主無法負荷。但面臨人類引發的壓力危及自己的生存時,大花草──又稱為腐屍花──在自我保存方面可說是自己的敵人。

動物受到絕種的威脅時,保育人士會急忙繁殖最後剩餘的圈養個體。而在大花草的情況,穆爾西達瓦蒂則是首位在遠離雨林棲地的環境成功培育大花草的植物學家。她很希望能分享自己的技術,以便在這種自然珍寶消失之前解開它的祕密。

巨大的謎團

大花草屬的成員非常怪異。穆爾西達瓦蒂說,其中一個怪異之處就是這些花莫名巨大。阿諾德大花草(Rafflesia arnoldii)是全世界最大花卉的紀錄保持者,它的直徑超過90公分,重達9公斤。

世界上還有其他巨型植物,甚至也有其他散發惡臭的植物。生長在亞洲、非洲、澳洲的蒟蒻屬(Amorphophallus)植物也被稱為腐屍花。自然界最難以捉摸的花卉臭彈就是大花草。如同其他惡臭植物的氣味一樣,它的臭味對授粉的麗蠅而言是無法抵擋的誘惑,但對大多數人來說則是討厭至極。

根據植物學的定義,大花草不太符合植物的資格。它沒有莖、根或葉。它完全依賴宿主生活,而且在數百萬年前就拋棄光合作用的基因了。

麗蠅為大花草授粉;牠們是少數幾種受到大花草吸引的動物之一。PHOTOGRAPHS BY FRANS LANTI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麗蠅為大花草授粉;牠們是少數幾種受到大花草吸引的動物之一。PHOTOGRAPHS BY FRANS LANTI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大花草的內部。PHOTOGRAPHS BY FRANS LANTI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大花草的內部。PHOTOGRAPHS BY FRANS LANTI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布魯克林長島大學的植物生物學家珍梅爾.莫利納(Jeanmaire Molina)說:「這個謎題變得愈來愈複雜了。」她在2014年發現了那個消失的基因。「研究大花草相當具挑戰性,更別提保育它了。」

這種寄生植物具有複雜的生命週期和神祕的生物學,讓想要延緩大花草滅絕的科學家備受挫折。

花是植物的生殖中樞,通常同時具備製造花粉的雄性部位及接收花粉的雌性部位。大花草個體是單性花,只擁有一半的授粉器官。要讓授粉作用發生,兩朵花不僅需要同時綻放,而且必須分別是雄花與雌花。此外,它們必須在距離彼此1.6公里內開花,這樣才足以讓授粉者在兩朵花之間運送遺傳物質。更複雜的是,花朵只會綻放不到一週時間,所以與大花草的數月或數年壽命相比,可以授粉的時間只是一段小插曲而已。

穆爾西達瓦蒂從未成功為大花草人工授粉,也從未成功讓野生大花草種子發芽。她反而開發了一種替代方法:將大花草寄生的藤蔓組織嫁接到另一株宿主植物上。

緩慢結果

穆爾西達瓦蒂在大花草植物學的職業生涯始於2004年,當時她在國外完成碩士研究之後,回到茂物植物園任職。她在思考研究計畫的題材時,決定採納上司的建議,在苗圃培育爪哇原生的帕特瑪大花草(Rafflesia patma)。在這之前的70年內,其他植物學家的嘗試都以失敗告終。

她開始培育時,「我不認為有人會願意培育大花草,因為太困難了。」她說:「而且每個人都告訴我,這是不可能成功的。」

穆爾西達瓦蒂不僅改進了以前嘗試過但失敗的技術,也稍微修改了先前在英國應用於花楸植株的嫁接方法。

在離雨林很遠的印尼爪哇島茂物植物園,穆爾西達瓦蒂(左)已經成功培育出帕特瑪大花草。那裡距離該國首都兼全世界人口第二稠密的城市只有一小時車程。PHOTOGRAPH COURTESY SOFI MURSIDAWATI

在離雨林很遠的印尼爪哇島茂物植物園,穆爾西達瓦蒂(左)已經成功培育出帕特瑪大花草。那裡距離該國首都兼全世界人口第二稠密的城市只有一小時車程。PHOTOGRAPH COURTESY SOFI MURSIDAWATI

她先從龐岸達蘭自然保護區(Pangandaran Nature Reserve)採集了野生大花草標本,該保護區距離茂物八小時車程。然後她又徒步三小時才找到這些植物。她帶回大花草的種子,也就是類似葡萄藤且帶有大花草幼芽的崖爬藤根插,而她在剛開始培育時,還會從雨林將整株宿主植物連根帶回來。接著,她進行了平行試驗:播種、復活完全長成的宿主植物,以及將根插嫁接到在苗圃中茁壯成長的崖爬藤。

她的崖爬藤標本上原本生長的幼芽都沒有存活下來。2006年,一株幼芽出現在其中一株宿主植物上,但在兩個月後,有颶風在幼芽上方的樹冠颳出一個洞,使幼芽因陽光過度曝曬而死。

又過了四年,茂物植物園才迎來第一批大花草。一株雄花率先在嫁接的崖爬藤上亮相,一年後,兩株雌花在移植的宿主上發芽。穆爾西達瓦蒂以英國王室的名字,將雌花命名為瑪格麗特與伊莉莎白。

在過去十年內,穆爾西達瓦蒂經歷數百次嘗試,親手培育了16株大花草,讓它們從萌芽長到開花。她承認,儘管她的努力對於大花草苗圃是一大步,但對於保育這個物種只是一小步。幼苗的死亡率是90%。她還無法培育其他任何物種,例如阿諾德大花草,這個物種生長在另一座不遠的島上,所以比較容易採集。

到目前為止,她園中的花遇到的時機都不巧:它們尚未同時開花,所以不能進行授粉;因此,它們的種子無法存活。這代表這些從野外借來的悠久大花草世系將會在穆爾西達瓦蒂的花園裡孕育出最後幾代。

正確的保育策略

吉蘭丹馬來西亞大學的生態學家祖哈茲曼.哈姆扎(Zulhazman Hamzah)說,儘管穆爾西達瓦蒂的努力對於保存該物種而言是一項重要的支援,但過度強調培育會干擾在自然棲地保護大花草的實際工作,使重心失焦。哈姆扎的環境運動促使政府在他的團隊於西馬來西亞發現大花草之後,設置了受聯邦保護的雨林保育區。

其他研究人員認為,培育會提高大花草的存活率,並讓世界上其餘地區的人更容易接觸到這個自然奇觀。莫利納說:「它在哪裡生長其實不是很重要,只要能促進這種生物的保育工作就好。」只要人們學會欣賞這種她稱為「植物界的大貓熊」的珍貴植物,就會有愈來愈多人想要為大花草的保育工作盡一份心力。

這種植物在許多方面都跟備受喜愛的大貓熊一樣,能鼓勵人們採取行動。就像大貓熊,這種花中巨人不僅是一項觀光特色,也是當地人的收入來源。它也是印尼的國花之一。穆爾西達瓦蒂說,失去大花草等於失去她的部分國家認同。

持久的樂觀精神

培育像大花草這樣挑剔的花,需要特別堅強的心靈。穆爾西達瓦蒂說,數百條在地面縱橫交錯及攀爬苗圃圍籬的崖爬藤藤蔓中,只有三條曾經成功長出大花草的花。她開玩笑說,這些宿主藤蔓就像她一樣,大概該退休了。

如今穆爾西達瓦蒂已經訓練了一名大花草培育工作的新成員接替自己的工作,所以她可以睡得稍微比較安穩了。她依然每隔幾天就會照料大花草幼芽,雖然她通常會獨自工作,但她從未感到寂寞。她說,她的植物「比人類更容易溝通」,而且她每次跟植物單方面交談時,都會以一段個人化的祈禱當作結尾。她的希望從未熄滅。

延伸閱讀:是什麼讓俄羅斯北極地區的雪地發出飄渺藍光 / 佛羅里達迷人稀有的「鬼蘭」正在面臨缺水危機

JUN. 2024

壓力有毒!

壓力影響生理的科學新證據

壓力有毒!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