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Nov. 24 2021

哦~是誰住在遠古深海的大蛤蜊裡?

  • 保存在一枚古老蛤蜊中的三塊蝦化石之一。PHOTOGRAPH BY SCHOOL OF ENVIRONMENTAL AND RURAL SCIENCE, UNIVERSITY OF NEW ENGLAND

    保存在一枚古老蛤蜊中的三塊蝦化石之一。PHOTOGRAPH BY SCHOOL OF ENVIRONMENTAL AND RURAL SCIENCE, UNIVERSITY OF NEW ENGLAND

1

現生蝦類也會躲進其他動物的殼裡,而這組奇異的化石是該行為的最早證據。 

大約1億年前,當恐龍還在陸地上遊盪時,三隻小蝦子出發去找房子。牠們可能遠離了有保護作用的珊瑚礁區,因此需找尋能躲避掠食者的庇蔭,然後選中一顆巨大的蛤蜊──不是那區最大的,但是足有舒適的25公分寬。

牠們住進去以後很快就被淤泥淹沒,原本的庇護所突然變成了墳墓。然後牠們就待在那裡,直到一名澳洲農夫在2016年找到了牠們。這枚蛤蜊化石和裡面三隻體長約3公分的蝦子目前被安置在澳洲的克柔龍轉角博物館(Kronosaurus Korner museum)。

描述這副化石的論文最近發表在《古地理學· 古氣候學· 古生態學》(Palaeogeography, Palaeoclimatology, Palaeoecology)期刊上,它代表著蝦子使用其他生物(或生物巢穴)作為藏身處的最早例證,而現在的蝦子依然會這麼做。許多陸生及海生動物都存在這種稱作「客居」(inquilinism)的行為。

由於化石蝦保存完整,牠們在貝殼中迅速被泥沙淹沒的時候可能還活著,而泥沙可能來自地震或強烈的風暴。如果牠們死後才被沖刷進殼裡,遺體就不會這麼完整。「蝦子相當脆弱,」芮內.范潔(René Fraaije)說,他是荷蘭史前史博物館(Oertijdmuseum)的館長,並未參與研究。「如果你找到完整的標本,甲殼、尾部和腳都連接得好好的,那這隻動物形成化石時一定還活著。」

這幾隻蝦有可能為了築巢或蛻皮而跑進蛤蜊裡,但是科學家並沒有找到類似行為的證據。牠們可能為了躲避最終埋葬牠們的風暴,但「沒有時光機」的話,幾乎不可能確認這樣短促的事件過程,羅素.畢克涅(Russell Bicknell)說,他是澳洲新英格蘭大學的古生物學家,也是這篇新研究的第一作者。

畢克涅說,一個可能的解釋是這些蝦子遵循躲避掠食者的生存本能行動。「蝦子離食物鏈頂端很遠,」他說:「幾乎任何東西,除了濾食性的雙殼貝類以外,都可能會吞了這些小傢伙。」

目前小動物借住其他動物處所的化石數量正在緩慢增長,而這份標本是其中最新的一組,它讓生物學家知道有些蝦子可能已經選擇寄居至少1億年了。

「這是一個重大結論、大發現,」尼儂.羅賓(Ninon Robin)說,他是比利時皇家自然科學研究所(Royal Belgian Institute of Natural Sciences)的古生物學家,沒有參與這項研究。「這樣相互關聯的標本很罕見。這真的要靠運氣。」

客氣但不請自來的房客

在生物的同伴關係光譜中,客居正好落在雙方都收益的共生關係與單方受益且由另一方付出代價的寄生關係之間。如果宿主還能生活──有時候會有這種像是小豆蟹在貽貝裡定居的情形──這樣對宿主沒什麼好處,但也不會真的造成困擾。不請自來的房客不用付任何房租就能得到些許安全庇護。

寄居蟹是客居的經典例子。牠們在成長過程中不會長出自己的殼,而是仰賴諸如蝸牛之類其他有殼動物拋下的殼。寄居蟹必須靠其他動物的殼生存,但是對於包括蝦子在內的其他客居動物而言,這更像是方便之舉。

客居現象在動物史中「開始得很早」,阿拉巴馬大學古生物學家亞戴爾.克隆馬克(Adiël Klompmaker)說,他也是這篇研究的作者之一。已知最古老的動物大約在5億4100萬年前演化而生,雖然有些證據顯示最早的動物應該在更早以前就出現了;而有殼動物可能不久之後就誕生了。

克隆馬克說,部分動物演化出殼之後不久,其他動物就開始用牠們來藏身。貌似可信的最早客居化石證據是一組在鸚鵡螺的殼中發現的三葉蟲,三葉蟲是已滅絕的海洋節肢動物,而鸚鵡螺屬於頭足類,可追溯至4億8500萬至4億4400萬年前的奧陶紀。科學家也在菊石化石中發現過各式各樣的海洋居民。菊石是一種已滅絕的軟體動物,螺旋狀的殼可長至直徑1.8公尺寬。

「大型鸚鵡螺、大型菊石之類的動物能提供良好的保護,因為你可以往深處鑽。」畢克涅說。但是在緊要關頭,蛤蜊殼可能也非用不可。

躲避危險

除了這三隻塞在蛤蜊殼裡的小蝦米以外,古生物學家還在同一個地層中發現另一枚內藏有大約30隻小魚化石的較大蛤蜊。目前還未有科學論文詳細描述這枚裝著魚的蛤蜊,不過能在同種蛤蜊裡發現兩組保存良好的小型生物化石,這個事實清楚顯示這些小動物是為了應對環境中的威脅才住進去的,畢克涅說。

如果這些小動物如同畢克涅相信的那樣,當時正在躲避掠食者並尋求安全遮蔽,牠們可能沒有其他地方可躲藏。附近沒有珊瑚礁的證據,而珊瑚礁能為蝦和其他靠近食物鏈底層的動物提供更好的藏身地點。

「海床上存在各種危險。」克隆馬克說。在遠離珊瑚礁的地方,且缺乏躲避掠食者的選項,即便不算太堅固的雙殼貝類在小蝦米眼中可能都很有吸引力。

如果這些蝦子確實是為了躲避掠食者或環境變動而搬進蛤蜊裡的話,這份化石就保存了動物學習如何在海床生存的早期證據。「牠們從一開始就在適應這個非常特定的生態系,」羅賓說:「這是牠們存活茁壯的唯一途徑。」

畢克涅非常熱衷於這項發現。「我非常開心這些偶然形成化石能保存下來,這就像大海撈針一樣,」他說:「它們就像是時光膠囊……能帶給我們很好的洞見,認識已滅絕生態系中的成員如何互動。」

 

延伸閱讀:近9億年前的海綿化石,可能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動物 / 中國發現比長頸鹿更高的「參天巨犀」化石

NOV. 2021

藻礁 何去何從?

保育、政治、能源與經濟,桃園藻礁為何陷入泥淖?

藻礁 何去何從?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