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Nov. 17 2020

從暴力到民主──動物如何決定領袖?

1
  • 在烏干達的一群黑猩猩。有些黑猩猩的優勢雄性採用鐵腕統治,有些則以較溫和的方式治理。PHOTOGRAPH BY RONAN DONOVA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在英國的一個蜂巢中,工蜂們圍繞著產卵的蜂后。PHOTOGRAPH BY KIM TAYLOR, NATURE PICTURE LIBRARY

美國總統大選剛過,我們應景來看看大至大象、小至蜜蜂,動物如何保持社會井井有條。

在烏干達的一群黑猩猩。有些黑猩猩的優勢雄性採用鐵腕統治,有些則以較溫和的方式治理。PHOTOGRAPH BY RONAN DONOVA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在烏干達的一群黑猩猩。有些黑猩猩的優勢雄性採用鐵腕統治,有些則以較溫和的方式治理。PHOTOGRAPH BY RONAN DONOVA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不論是蜜蜂、海豚或是大象,許多動物生活在由單一領袖領導的合作群體之中。一如人類社會,這些動物統治者取得權力的方式也各有不同。

好比黑猩猩會隨著體型與性格的不同,以暴力或聯盟的方式拿下龍頭;另一些動物,如斑鬣狗的老大,則是像人類的君主政體一樣,由性別或血統定奪;也有像棘背魚(Stickleback)這樣,單純追隨魚群中最好看的魚即可。

AD

ads-parallax

加州米爾斯學院的行為生態學家珍妮佛.史密斯(Jennifer Smith)表示,雖然有時候人類會視領導者的「高齡」為一種弱點──至少對美國總統而言如此──但有些動物反而欣然迎向長者。

史密斯說:「通常哺乳類會主動跟隨在那些,於一生中累積了更多知識與經驗的動物身旁。」,而這現象在雌性長者身上更是如此。

老娘當家

以非洲象為例,當家的就是象群中最年長的母象。

根據肯亞安博塞利國家公園(Amboseli National Park)的研究,這些可達60高齡的大母象最擅長認出危險的獅吼聲,並保護親屬倖免於外侮;牠們還能透過出了名的記憶力繪製地景圖,帶領象群找到食物、水源等必要資源。史密斯說:「牠們的領袖地位源於聲望與成就。」

老后領軍的現象也出現在虎鯨身上。在雌虎鯨生下最後一胎後,牠還會帶領牠的家族長達50年之久。最近一項研究顯示,停經後的雌性雌虎鯨會帶領虎鯨群前往最佳地點捕魚,因而對其親屬的存續相當重要;一旦祖母級的虎鯨死亡,其子嗣的死亡風險也隨之攀升。

「老奶奶的生態知識對牠們的社會來說非常重要,在食物匱乏的情況下更是如此。」史密斯說

嫡傳制度

優勢雌性也統御著非洲的斑鬣狗部族。每個部族可以多達130隻斑鬣狗,雌斑鬣狗一出生就會被劃分到一個固定的社會階級中──就好像一個沒有人能從中畢業的高中小團體。

「在斑點鬣狗的社會中,女王是繼承母親的階級而來,屬於一種社會知識與權力的轉移。」史密斯說明。

在規模較大的鬣狗部族中會有許多家族,家族間以王族為首,並次第擁有分配食物與資源的位階,比如優勢雌性與牠們的小孩能在親屬間獲得最優渥的食物與社會支持。這樣的體制通常能確保這些雌性更加健康、產下更多後代,經由如此循環維持社會階級穩固,也讓雄性穩居次要位階。

「在鬣狗部族中,方方面面都是由雌性發號施令。」史密斯說

暴力至上

黑猩猩社會的頂層是一個以「性」為主要興趣的優勢雄性。領導者享有親近可生育雌性的機會,也會是最多子嗣的父親。

黑猩猩領袖藉由遏止群內紛爭,以及控制食物等資源來維持群體和諧;牠們也決定用餐順序,該順序也代表誰能夠與誰交配──這可是相當受到支持者歡迎的政治分肥。

黑猩猩群體中的優勢雄性並非如鬣狗一樣與生俱來,所以牠們一直在防範其他伺機政變的雄黑猩猩。正因如此,明尼蘇達大學研究大型猿類群體關係的生態學家邁克爾.威爾遜(Michael Wilson)說:「許多黑猩猩首領都是『自私的暴徒』,牠們非常努力透過恐嚇所有人來維持尊崇的地位。」

建立聯盟

但事情並非總是如此。

有趣的是,有些黑猩猩──特別是那些體性較小、較溫和的黑猩猩──是透過截然不同的策略成為領袖:結盟。

威爾遜在坦尚尼亞的貢貝溪國家公園(Gombe Stream National Park),研究一隻被研究人員稱作佛洛伊德的黑猩猩首領。這隻雄黑猩猩藉由理毛、花更多時間互動等方式,與追隨者打好關係來維持權力。其他也採取這種策略的雄黑猩猩,也曾被人觀察到給嬰兒呵癢,簡直就跟人類從政者在競選站點親吻嬰兒一模一樣。

佛洛伊德透過示好與一些老套的政治手腕,獲得了追隨者的忠誠,以及食物、梳理、交配機會等特權。

有志一同

政治學家研究人類有多大程度會依據「魅力」來選擇領導人──同樣的標準也適用在其他動物身上。

三刺棘背魚(three-spined stickleback)是一種原產於北半球的小魚,牠們追求的是身體上的吸引力。這可不是基於什麼膚淺的美學,三次魚之所以選擇肥碩、體表光滑──代表身體健康──的領袖,正是因為這些條件背後意味著強健的身體與生存技能。

這項研究也發現,一旦魚群中有一條魚認定了並開始追隨那個有魅力的領袖,其餘的魚就會跟著大多數魚走。

從魚群愈大,愈有可能追隨到正確領導者的結果來看,人數增加確實有助於群體做出正確選擇。但和人類一樣,共識決也有它的缺點──有時候少數魚會追隨到不那麼理想的魚領袖,讓整群魚誤入歧途。

舞式民主

蜂后以一種非常暴力的方式登上王位。工蜂會餵食普通的工蜂幼蟲特殊的食物,養育出十幾隻蜂后候選者。隨後,工蜂們各退一步讓蜂后候選者一對一決鬥:勝者為王,輸家則死在致命的螫傷之下。

在英國的一個蜂巢中,工蜂們圍繞著產卵的蜂后。PHOTOGRAPH BY KIM TAYLOR, NATURE PICTURE LIBRARY

在英國的一個蜂巢中,工蜂們圍繞著產卵的蜂后。PHOTOGRAPH BY KIM TAYLOR, NATURE PICTURE LIBRARY

最後的贏家就是蜂后了,但牠其實算不上是所謂的領導者。著有《蜜蜂民主》(Honeybee Democracy)的康乃爾大學生物學家湯瑪士.希利(Thomas Seeley)表示:「蜂后的功能是產卵,除了是一名嫻熟的戰士,這就是牠會做的一切了。」

希利說,儘管蜂后黃袍加身,但當蜜蜂面臨瀕危的蜂巢要遷往何處,或一個成功茁壯的蜂巢是否要分蜂等生死抉擇時,牠們會以民主的方式決定走哪條路線來帶領蜂巢。

上百隻偵查蜂在外出尋找新巢位後,會返回蜂巢報告覓得的黃金地段。偵查蜂跳舞──藉此傳達距離與方位的資訊──跳的越有有勁,就越能吸引其他偵查蜂前去訪視該地點。

當訪問某個優質地點的偵查蜂超過一定數量後,該地點的蜜蜂會意識到牠們已經達到法定蜂數並將「贏得選舉」。緊接,牠們會返回蜂巢讓其他蜜蜂依這個結果行動。

希利表示,將蜜蜂的行為與人類選舉並列時相當有趣。在人類選舉中,候選人並不一定有什麼動機誠實以對;相反的,坦承未來家園的宜居度對蜜蜂來說相當重要。

「每隻蜜蜂成功與否都得仰賴蜂群的表現,」希利說。因此牠們「只能正確回報,否則自己也會被自己搞砸。」 這條戒律對於包含我們人類在內的其他物種來說,也許值得借鏡。

 

延伸閱讀:為何英雄鼩鼱有著自然中最不可思議的脊柱? / 「殺人胡蜂」入侵美國,本文告訴你不可不知的訊息

DEC. 2020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古埃及祭司是精明的實業家能針對不同預算提供葬儀套裝服務!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