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Apr. 30 2020

人們愈來愈擔憂,南半球的冬季可能會助長COVID-19蔓延

1
  • 2020年4月7日星期二,幾個人在巴西聖保羅的維拉福爾摩沙公墓(Vila Formosa cemetery)埋葬一名死去的冠狀病毒患者。PHOTOGRAPH BY VICTOR MORIYAMA, THE NEW YORK TIMES VIA REDUX

新型冠狀病毒是季節性的嗎?這個問題仍然沒有答案──但巴西為此深表擔憂,因為他們是冠狀病毒病例數最多的南半球國家。

巴西聖保羅──今年這裡的流行性感冒疫苗接種行動變得更加急迫。隨著聖保羅州即將進入較冷的月份,民眾也準備迎接秋冬的流感季節。醫療專業人員盡可能為更多人注射流感疫苗,希望能藉此更快在具有流感與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共同症狀的患者身上辨識出COVID-19。

這種區隔方式可能非常重要。巴西是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與死亡數最多的南半球國家,而截至4月16日為止,聖保羅則是該國最多病例的地區。如今隨著該地區的氣溫開始下降,大眾也開始質疑,冠狀病毒是否可能為季節性疾病,還有冬季是否會讓疫情更加嚴重。

我們很難判斷病原是否具有季節性,部分原因是病原內沒有決定這項特徵的基因訊息。此外,這種官方名稱為SARS-CoV-2的冠狀病毒株是新出現的病株,所以尚無足夠資料供我們下任何結論。

聖保羅大學公衛學院的流行病學家安娜.寶拉.佐藤小百合(Ana Paula Sayuri Sato,音譯)說:「它或許是一種季節性病毒,就跟其他呼吸道病毒一樣,但在它首次爆發的此刻,我們依然很難知道病毒會如何表現。」

目前科學家能透過導致每年冬天的普通感冒的已知季節性疾病,緩慢收集一些初步線索──這些疾病包括了冠狀病毒科的其他成員。

關於季節性

現在我們仍不確定為什麼有些病毒具有季節性循環模式,有些卻沒有,但有幾項因素能協助許多病毒的傳播威脅特別會在冬天出現。

普通感冒及流感等的許多呼吸性病毒,在較冷氣溫下更加穩定,這讓它們能懸浮在空氣中更長時間,並在物體表面上留存更久。

氣溫下降時,人們也更容易感染這些病毒。乾冷的冬季天氣會導致呼吸道黏膜出現變化,使上呼吸道變窄,並讓肺部下呼吸道濕潤黏膜層內的水分蒸發。這種狀況會讓許多呼吸性病毒更容易與那層黏膜結合,然後進入體內。

比起較暖月份,冬季也會使人花更多時間待在室內,這會導致體內維生素D濃度降低,進而可能增加感染疾病的機率。維生素D能提升巨噬細胞及T細胞的功能,這兩種細胞是免疫系統的成員,作用是抵抗試圖進入身體的病原。

維生素D也有助於減少發炎──新墨西哥州立大學的生物學家凱瑟琳.漢利(Kathryn Hanley)說:「發炎非常嚴重時會導致許多病毒性疾病,也會造成COVID-19病患的死亡。」她正在研究受到氣候影響的病毒,例如茲卡病毒及登革熱病毒。此外,缺乏維生素D可能損害肺輸出,也可能增加呼吸性疾病的風險,包括氣喘、肺結核、慢性阻塞性肺病。

季節性為什麼可能很重要

即使今年的COVID-19病例數隨著南半球進入冬季而顯著升高,但光有這件事也無法證明季節性就是罪魁禍首。

因為有些已知的季節性病毒已經存在好一陣子,所以許多人已經對這些病毒產生抵抗力,足以讓研究人員更準確地研究這些疾病的表現會如何隨著時間改變。不過,目前每個人都容易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在大流行階段,這種疾病正透過這些所謂的未感染族群(naïve population)四處蔓延。我們幾乎不可能在這個階段追蹤疾病傳播的季節性模式。

病毒學家瑪莉爾達.塞基拉(Marilda Siqueira)說:「我們會需要三、四年時間來了解這種病毒是如何表現的。」她是里約熱內盧的奧斯瓦爾多.克魯茲研究所(Oswaldo Cruz Institute)呼吸性病毒與麻疹實驗室主任。

確認病原是否有季節性是很重要的,因為季節性可能會影響人們最終對病毒產生的免疫力,以及疫苗成品的作用機制。

對於流感或普通感冒,我們的身體無法像是對麻疹一樣產生長期抗體。如果人體對於新型冠狀病毒的反應真的與流感相似,那麼我們感染後獲得的免疫力可能會在一年內逐漸消退。這代表了即使今年感染冠狀病毒,也無法預防明年的再次感染。如此一來,如果冠狀病毒疫苗真能問世,我們也需要每年接種疫苗。

目前我們能確定的是,新型冠狀病毒已經顯示出它比其他近親更加危險。最初的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在2003年出現,然後相對迅速地消失了;自2004年起就沒再出現新病例。不過塞基拉說,SARS的傳染力根本比不上新型冠狀病毒。

世界衛生組織表示,每個感染COVID-19的人都有可能傳染給其他兩人。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疾病數學家在4月7日發布的一份報告則顯示,真實數字可能是世界衛生組織估計的三倍。

漢利說,這種快速蔓延的現象有助於解釋為何新型冠狀病毒的死亡率比它的前輩們暴增得更快──以及為何COVID-19可能會比已知的季節性呼吸性病毒致命得多。目前南半球國家只能準備迎戰這場他們確定會惡化的疫情。

「我們必須做好準備,」聖保羅大學的小百合佐藤說:「因為疫情高峰尚未到來。」

延伸閱讀:她在半世紀前發現了冠狀病毒──卻沒有獲得多少肯定為什麼肥皂比漂白水更適合用來對抗冠狀病毒?

AUG. 2020

終結瘟疫

我們從歷史上的全球流行病學到了什麼?

終結瘟疫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