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Apr. 10 2020

吸血蝠的交友方式與我們驚人的類似

  • 在哥斯大黎加的洞穴裡窩著一群吸血蝠。PHOTOGRAPH BY NICK HAWKINS, MINDEN PICTURES

    在哥斯大黎加的洞穴裡窩著一群吸血蝠。PHOTOGRAPH BY NICK HAWKINS, MINDEN PICTURES

1

一項新研究發現,這種吸血哺乳類建立友情的方式是由淺入深,隨著時間逐漸發展成刎頸之交。

一項有趣的新研究發現,吸血蝠建立友情的方式和人類相同,都是隨著時間慢慢由淺入深,最後才形成生死與共的關係。

吸血蝠原生於中南美洲,過去已經知道這種高度社會性的蝙蝠,會和彼此維持長達十年以上的關係,然而科學家不知道這樣的連結是如何建立起來的。

如今,3月19號刊載於《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上的研究指出,這種會吸血的哺乳類在透過互相理毛,與無血緣關係的陌生蝙蝠建立信任基礎後,最終會將吸食的血液反芻出來和對方分享。對於每三天必須進食一次的牠們而言,這是一種利他行為。不只如此,分享血液的行為也有互惠的傾向,蝙蝠更樂於將食物提供給那些曾和自己分享血液的夥伴。

俄亥俄州立大學的行為生態學家格里.卡特(Gerry Carter)說:「我們發現曾互動過的經歷與社會環境,對吸血蝠之間的關係相當重要。」

這項研究支持了生態學中較新穎的「加注理論」(raising the stakes),該理論認為無血緣關係的動物,會先以例如「為對方理毛」這樣較低成本的方式,來試探一下利他行為的水深,之後才會付出較高成本的投資──以吸血蝠而言,就是互相分享血液。

除了蝙蝠,這項最早於1998年提出的理論或許也適用於其他社會性動物──包括人類。

卡特表示,這也是為何藉由研究這些食血的社會性動物,或許能洞悉複雜的人類友情的原因。

歃血為盟

為了測試蝙蝠如何締結彼此間的關係,卡特與同事在巴拿馬相距甚遠的兩個地點,捕獲了共27隻吸血蝠(Desmodus rotundus)。吸血蝠是三種已知的吸血蝙蝠之一,牠們會在夜間沿著地面疾速飛行,用四肢貼上獵物,並以剃刀般鋒利的牙齒以毫無痛覺的方式割開獵物的血管(通常是牛或是其他大型動物),讓牠們能夠用舌頭舔舐涓涓流出的血液。

AD

ad970250

在實驗室中,科學家讓來自巴拿馬不同處的蝙蝠兩兩成對,或將牠們編進小型的混合群體。接著科學家觀察若不給某隻蝙蝠食物,牠會如何與室友們互動。

在15個月的相處後,蝙蝠之間出現了某些模式。許多未打過照面的蝙蝠搭起了理毛關係,但少有分享血液的情況發生。

在陌生的編蝠間,理毛關係總是會先於分享血液的行為出現。而會將血液分享給同伴的蝙蝠,牠們互相理毛的情形會在首次分享血液前增加,之後趨於穩定。

不僅如此,當附近沒有熟識的同伴時,陌生蝙蝠之間的關係更可能建立起來。另外相較於處在群體中的蝙蝠,蝙蝠兩兩成對時,之間的關係會更快且更頻繁地形成。

加注理論

加註理論簡單易懂:你不會鼎力協助不懂得回報的傢伙。「加注理論」的建立者之一,加拿大渥太華卡爾頓大學的生物學家湯姆.謝拉特(Tom Sherratt)表示。

謝拉特說:「你會先初步測試潛在合作夥伴的可信度,看看能不能得到回報。」如果不行就不會形成任何關係,也沒什麼大損失。

「這是項很有力的策略,因為這既可以讓你逐步與對方建立信賴關係,又能避免在不合作的人身上損失太多。」

但這項理論很難在動物身上驗證。並未參與這次蝙蝠研究的謝拉特說,要在蝙蝠身上發現這樣的關係模式,得在隨機引入陌生的個體後進行長時間的監測,而這正是卡特與他的同事在這次研究中所做到的事情。

以牙還牙

卡特補充說,儘管有些人不願承認,但「互惠」也是人際關係重要的一部分。

「人類的友誼中有著微妙的偶然性與期待,但將之接露出來未必符合每個人的最大利益。」卡特說。

AD

ad970250

這樣想吧:「當你的某個朋友變的完全不可靠,會發生什麼事?」卡特問。

「如果你在他們身上投下了全部心力,他們卻從來不回報,你多快會從這段關係脫身,建立另一段關係呢?」

延伸閱讀:冠狀病毒是蝙蝠的錯?蝙蝠比蝙蝠俠更像蝙蝠俠的七件事

JAN. 2021

2020病毒肆虐的一年

我們歷經哪些考驗?編輯精選2020年攝影圖輯,捕捉了動盪時期中的人性。

2020病毒肆虐的一年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