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X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Jun. 24 2024

馬雅人如何選擇活祭品?DNA研究提供新線索

  • 座落於墨西哥境內猶加敦半島上的奇琴伊察遺址內的卡斯蒂略金字塔(El Castillo)。這座馬雅城市在大約1000年前達到鼎盛時期。PHOTOGRAPH BY CRISTINA MITTERMEI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座落於墨西哥境內猶加敦半島上的奇琴伊察遺址內的卡斯蒂略金字塔(El Castillo)。這座馬雅城市在大約1000年前達到鼎盛時期。PHOTOGRAPH BY CRISTINA MITTERMEI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墨西哥奇琴伊察骷髏頭平臺(Platform of Skulls)的浮雕一景。馬雅人以活人獻祭向他們的眾神祈求穀物豐收,或祈雨,或祈求征戰得勝。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墨西哥奇琴伊察骷髏頭平臺(Platform of Skulls)的浮雕一景。馬雅人以活人獻祭向他們的眾神祈求穀物豐收,或祈雨,或祈求征戰得勝。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1

一篇新研究分析了馬雅城市奇琴伊察(Chichen Itza)存放超過800年的人類遺骸,研究結果挑戰了長久以來學者對於活祭品年齡與性別的假設。

座落於墨西哥境內猶加敦半島上的奇琴伊察遺址內的卡斯蒂略金字塔(El Castillo)。這座馬雅城市在大約1000年前達到鼎盛時期。PHOTOGRAPH BY CRISTINA MITTERMEI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座落於墨西哥境內猶加敦半島上的奇琴伊察遺址內的卡斯蒂略金字塔(El Castillo)。這座馬雅城市在大約1000年前達到鼎盛時期。PHOTOGRAPH BY CRISTINA MITTERMEI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將近60年前,考古學家在奇琴伊察,古代馬雅最強大城市之一的一座地下蓄水池中發現一批人骨。這座蓄水池連通到一處距離聖井(Sacred Cenote)僅幾十公尺的洞穴,而聖井是一處裝滿水的天然井,裡面有數百名活人祭品的遺骨。

1967年發現這處位於墨西哥猶加敦半島的蓄水池(chultún)時,考古學家判斷馬雅人曾在延綿八個世紀的時間中持續將年輕成人與兒童放入此處,並且假定大部分為年輕女性;在當時,學界認為馬雅人偏好以女性作為祭儀的犧牲者。

AD

ads-parallax

然而現在一篇新的DNA研究顛覆了這項假定,研究揭曉共64組從洞穴中取樣的人類遺骸全部屬於男性祭品,其中許多人是年齡介在三至六歲間的兄弟或表親——而且同卵雙胞胎的數量異常地多。

「我們並沒有預期會是這樣的情形。」德國馬克斯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的考古學家羅德里戈.巴克拉(Rodrigo Barquera)說,他也是這篇描述這項分析的新研究的第一作者,研究成果甫刊載在《自然》(Nature)期刊上。

「傳統上,中美洲考古學中的這類墓葬和豐產獻祭有關,而豐產獻祭通常只用女性當祭品。」

墨西哥奇琴伊察骷髏頭平臺(Platform of Skulls)的浮雕一景。馬雅人以活人獻祭向他們的眾神祈求穀物豐收,或祈雨,或祈求征戰得勝。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墨西哥奇琴伊察骷髏頭平臺(Platform of Skulls)的浮雕一景。馬雅人以活人獻祭向他們的眾神祈求穀物豐收,或祈雨,或祈求征戰得勝。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大規模墓葬

巴克拉與其他共同作者在最近幾年間重新檢視1967年從chultún與洞穴中取出,目前存放在附近的遺骨。

他們的新研究顯示,這個地點在西元500年至1300年之間曾經用於超過100次入葬。

大多數葬在這裡的人都於西元900多年以前入葬——大約在當時,奇琴伊察曾是馬雅北部低地的主要城市,這個區域含括現在的墨西哥尤加敦半島、瓜地馬拉北部以及貝里斯。

早期的人類學研究顯示獻祭的犧牲者幾乎都是幼童或兒童;不過這是他們的DNA首度得到分析,巴克拉說。

在得知洞穴中只埋葬了男孩的同時,研究人員也驚訝地發現,許多犧牲者是近親:至少有四分之一的男孩與埋葬在同一洞穴中的另一名男孩彼此之間是兄弟或表親,其中包括兩對同卵雙胞胎。

同卵雙胞胎出生的機率只佔出生率的0.4%,所以在64份墓葬中發現兩對同卵雙胞胎的情況遠高於可預期的偶然情形,巴克拉如此說明。

英雄雙胞胎

雖然西班牙人在16世紀早期抵達馬雅領地之後曾記錄下許多活人獻祭的報告,然而目前尚不清楚活人獻祭在馬雅文化中有多普及。

現在看起來,馬雅人似乎主要在馬雅文明的晚期階段使用活人獻祭,以向他們的眾神祈求穀物豐收,或祈雨,或祈求征戰得勝。

雙胞胎在中美洲神話中佔有重要地位,也是基切馬雅人的聖書《波波爾.烏》(Popul Vuh)的中心主題,這個故事可追溯到馬雅文明的最早階段。

根據《波波爾.烏》記載,一對名為胡恩-胡納赫普(Hun-Hunahpú)與弗庫布-哈納赫普(Vucub-Hanahpú)的雙胞胎進入冥界打了一場球賽,但是在輸球以後成為神明的祭品。

雖然雙胞胎已經死亡,其中一人的頭顱卻讓一名處女懷上名叫胡納赫普(Hunahpú)與許巴蘭克(Xbalanqué)的「英雄雙胞胎」,而這對雙胞胎歷經犧牲與重生的反覆循環,最終為父親復仇。

巴克拉說明,地下建物,諸如那些孩童被埋葬的洞穴,被視作前往冥界的入口;以雙胞胎男孩或近親——可能在沒有真的雙胞胎可用時做此選擇——獻祭,可能屬於儀式中涉及英雄雙胞胎的部分,意在確保玉米豐收。

老骨新問

這篇新的《自然》論文提出了有更多待考古學家回答的問題。首先是死因,因為洞穴中的遺骨上沒有可見的人為痕跡,與鄰近的另一座聖井中的人骨不同。

「我們找不到任何指向特定獻祭方式的切割痕跡或傷痕,」巴克拉說道「意即這些獻祭並沒有使用例如取出心臟或斬首之類的方式,所以他們可能使用了其他獻祭方法。」

進一步的古代DNA分析將可辨認葬在洞穴中的孩童們是否有人來自同一個家族的不同世代,如果結果是肯定的,那麼就表示這份提供活祭品的殊榮──或詛咒──可能是特定家族間的世襲特權,巴克拉說道。

疾病免疫力

這篇新研究也分析了居住在奇琴伊察周圍的當代馬雅人血液樣本;分析結果顯示洞穴中埋葬的兒童與該區域的當代居民之間存在「基因延續性」。

巴克拉說這表示這些活祭品來自當地的人群而不是馬雅帝國境內的遙遠社群。

研究人員也在古代與當代的DNA序列之間看到疾病免疫方面存在顯著差異,顯示當地馬雅人已經適應了西班牙殖民時期引入的特定傳染性疾病,例如沙門氏菌感染,巴拉克說道。

任職於墨西哥國家考古學與歷史學研究所的考古學家及國家地理探險家古勒默.德安達(Guillermo de Anda)雖然並未參與這篇最新研究,但是他曾花費數十年在奇琴伊察尋找活人祭品的遺骸,尋找過程中也曾多次潛入聖井水下。

他近期曾經為了尋找1967年發現大規模墓葬的洞穴而進入周遭叢林,然而洞穴似乎已經被數年後在廣大城市廢墟旁建造然後又遭廢棄的飛機跑道所掩蓋了。

「我們真的很想到實地看看,然而似乎永遠不可能了。」德安達說。

德安達說,洞穴和聖井的距離之近,帶出了為何兩處同樣用作放置獻祭犧牲者的地方會相距如此近的問題;而洞穴埋葬的遺骨缺乏可見的死因,這也是個待解的謎團。

這篇研究似乎是第一次有學者將古代DNA分析用在奇琴伊察的遺骸上,而德安達希望這樣的技術也能在近期內用在聖井中的獻祭犧牲者遺骨上。

「這對奇琴伊察而言是新事物,」他說:「我們期待能加以應用。」

 

延伸閱讀:500年前被獻祭給印加諸神!科學重現冰封「印加少女」面容 1700年前的「猴子祭品」或許能透露中美洲兩大古老強權之間的複雜關係

JUL. 2024

原住民族逆轉未來

全球各地最早的住民如何找回環境、文化與自我認同主導權

原住民族逆轉未來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