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witter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Mar. 13 2023

誰最早開始騎馬?古代人骨藏著新線索

  • 騎馬相關的描繪最早開始出現於青銅時代,例如位於埃及塞加拉(Saqqara)霍朗赫布墓(Tomb of Horemheb)中的這幅石灰岩浮雕。類似描繪出現的年代比最近於歐洲東南部發現的可能曾為馬背騎士的遺骸晚了大約1500年。PHOTOGRAPH BY DEAGOSTINI, GETTY IMAGES

    騎馬相關的描繪最早開始出現於青銅時代,例如位於埃及塞加拉(Saqqara)霍朗赫布墓(Tomb of Horemheb)中的這幅石灰岩浮雕。類似描繪出現的年代比最近於歐洲東南部發現的可能曾為馬背騎士的遺骸晚了大約1500年。PHOTOGRAPH BY DEAGOSTINI, GETTY IMAGES

  • 1.位於保加利亞境內馬洛米羅沃(Malomirovo)的一處「庫爾干」,拍攝於2021年6月發掘期間。顏那亞與其他相關文化在歐洲東南部各處皆建有這種墓葬。PHOTOGRAPH BY MICHAŁ PODSIADŁO

    1.位於保加利亞境內馬洛米羅沃(Malomirovo)的一處「庫爾干」,拍攝於2021年6月發掘期間。顏那亞與其他相關文化在歐洲東南部各處皆建有這種墓葬。PHOTOGRAPH BY MICHAŁ PODSIADŁO

  • 保加利亞境內馬洛米羅沃(Malomirovo)一座顏那亞墓葬中出土的騎士遺骸。這名男子過世時約65至75歲,放射性碳定年顯示他生活在大約5000年前。PHOTOGRAPH BY MICHAŁ PODSIADŁO

    保加利亞境內馬洛米羅沃(Malomirovo)一座顏那亞墓葬中出土的騎士遺骸。這名男子過世時約65至75歲,放射性碳定年顯示他生活在大約5000年前。PHOTOGRAPH BY MICHAŁ PODSIADŁO

  • 羅馬尼亞境內史特雷尼庫(Strejnicu)發現的顏那亞墓塚中有一名騎士的遺骨。這名死亡時約30至40歲的男性生活年代介在4500至5000年前,他的遺骸在這篇研究分析的人骨之中最明顯地顯示出騎馬留下的痕跡。PHOTOGRAPH BY ALIN FRÎNCULEASA

    羅馬尼亞境內史特雷尼庫(Strejnicu)發現的顏那亞墓塚中有一名騎士的遺骨。這名死亡時約30至40歲的男性生活年代介在4500至5000年前,他的遺骸在這篇研究分析的人骨之中最明顯地顯示出騎馬留下的痕跡。PHOTOGRAPH BY ALIN FRÎNCULEASA

1

這批從顏那亞文化墓葬中出土的人類遺骨大約有5000年之久,它們或許能部分解釋這個古代民族為何能在歐洲迅速擴張。

騎馬相關的描繪最早開始出現於青銅時代,例如位於埃及塞加拉(Saqqara)霍朗赫布墓(Tomb of Horemheb)中的這幅石灰岩浮雕。類似描繪出現的年代比最近於歐洲東南部發現的可能曾為馬背騎士的遺骸晚了大約1500年。PHOTOGRAPH BY DEAGOSTINI, GETTY IMAGES

騎馬相關的描繪最早開始出現於青銅時代,例如位於埃及塞加拉(Saqqara)霍朗赫布墓(Tomb of Horemheb)中的這幅石灰岩浮雕。類似描繪出現的年代比最近於歐洲東南部發現的可能曾為馬背騎士的遺骸晚了大約1500年。PHOTOGRAPH BY DEAGOSTINI, GETTY IMAGES

新的考古證據顯示,歐亞大草原上的古老遊牧民族可能是最早開始騎馬的人群。馬術技能可能讓他們在馳乘於歐洲大陸時握有競爭優勢。


從匈牙利、羅馬尼亞與保加利亞的墓葬中出土的24具古老人骨顯示出肢體曾經承受騎馬帶來的壓力的跡象。大部分遺骨都來自過著遊牧生活的顏那亞文化(Yamnaya Culture),這支民族在大約5500年前從東歐草原往西擴張。

五名從4500年前至5000年前的墓葬中出土的顏那亞人尤其顯現出頻繁騎馬的跡象──例如下背部脊椎受損,以及骨盆與股骨嵴增厚。此外,還有四名個體來自可能受顏那亞文化影響的其他文化,從它們身上也能看到類似的跡象。

這些遺骨是已知最早的騎馬證據,雖然學者提醒顏那亞人或許不是最早騎上馬背的人群。

1.位於保加利亞境內馬洛米羅沃(Malomirovo)的一處「庫爾干」,拍攝於2021年6月發掘期間。顏那亞與其他相關文化在歐洲東南部各處皆建有這種墓葬。PHOTOGRAPH BY MICHAŁ PODSIADŁO

1.位於保加利亞境內馬洛米羅沃(Malomirovo)的一處「庫爾干」,拍攝於2021年6月發掘期間。顏那亞與其他相關文化在歐洲東南部各處皆建有這種墓葬。PHOTOGRAPH BY MICHAŁ PODSIADŁO

「他們有可能不是最早的騎士。」赫爾辛基大學考古學家沃克.海德(Volker Heyd)說,他是發表於《科學進展》(Scientific Advances)期刊上一篇關於這些人骨的研究的通訊作者。「但是這是目前關於騎馬的最佳證據。」

歐洲東南部遍佈著成千上萬被稱作「庫爾干」(kurgan,豎井墓)的獨特墓葬。這篇研究中的人骨來自217座在2019至2022年間由考古學家發掘的庫爾干與其他墓塚。

這些人骨中可能曾為騎手的比例之高,顯示對於早至5000年前的歐洲東南部部分人群來說,騎馬是個常見的活動,考古學家馬丁.圖曼(Martin Trautmann)說道,他是赫爾辛基大學的學者,也是這篇研究的第一作者。「相當有可能在我們找到的這些最早證據的年代,騎馬已經是行之有年的活動了。」他說。

保加利亞境內馬洛米羅沃(Malomirovo)一座顏那亞墓葬中出土的騎士遺骸。這名男子過世時約65至75歲,放射性碳定年顯示他生活在大約5000年前。PHOTOGRAPH BY MICHAŁ PODSIADŁO

保加利亞境內馬洛米羅沃(Malomirovo)一座顏那亞墓葬中出土的騎士遺骸。這名男子過世時約65至75歲,放射性碳定年顯示他生活在大約5000年前。PHOTOGRAPH BY MICHAŁ PODSIADŁO

羅馬尼亞境內史特雷尼庫(Strejnicu)發現的顏那亞墓塚中有一名騎士的遺骨。這名死亡時約30至40歲的男性生活年代介在4500至5000年前,他的遺骸在這篇研究分析的人骨之中最明顯地顯示出騎馬留下的痕跡。PHOTOGRAPH BY ALIN FRÎNCULEASA

羅馬尼亞境內史特雷尼庫(Strejnicu)發現的顏那亞墓塚中有一名騎士的遺骨。這名死亡時約30至40歲的男性生活年代介在4500至5000年前,他的遺骸在這篇研究分析的人骨之中最明顯地顯示出騎馬留下的痕跡。PHOTOGRAPH BY ALIN FRÎNCULEASA

這篇研究的作者群並不認為顏那亞人如過往研究宣爭的那樣將馬匹用於戰事,但是他們在論文中寫道,騎馬「對於顏那亞畜牧社會的總體成就應具有實質貢獻。」

早期騎士

科學家認為馬的馴化大約發生在5500年前,目的是為了取得奶與肉,其後約4500年前,馬開始被用於拉戰車,而這篇研究為兩者之間的年代鴻溝建立起一道橋樑。海德認為顏那亞的馬匹以戰馬來說太過不穩定,而公元前2000的壁畫中描繪的拉戰車的馬可能是專為戰爭培育的。

「公元前2000年之後可見的馬可能在基因上經過挑選,以培育出更勇敢且適用於戰事的品種。」他說。

圖曼補充說明,顏那亞的馬比當代的馬更小。「牠們胸膛較寬且呈桶狀,腿較短且粗壯,與普氏野馬(Przewalski’s horse)很接近」他說。

早期的馬具也與現在不同。海德說馬具的考古證據很稀少,因為原料通常是會腐壞的材質。不過早期騎士可能只會在馬背上披上簡單的墊子而非馬鞍──馬鞍大約在公元前1000年以後才出現,而馬鐙又更晚問世。

海德也說明,古埃及與美索不達米亞的古代騎士畫像顯示,他們乘在馬背上的位置比當代騎手要往後許多,馬頭部戴的挽具則連接著更長的韁繩。

「我認為這是青銅時代馬術的特徵,」他說:「你得坐在馬背的最後面才能維持姿勢並且引導這隻動物。」

路的盡頭

哥德堡大學考古學家克里斯蒂安.克里斯蒂安森(Kristian Kristiansen)並未參與這項研究,她說這篇新研究有助於化解多年以來關於顏那亞人是否騎馬,抑或只是為了奶與肉而牧馬的爭論。「這為長久以來的僵持帶來新突破」他說。

克里斯蒂安森最近編輯了一本關於顏那亞的新書,她說他們可能為了更便於管理牛、綿羊、山羊與其他馬等牲畜群而開始騎馬。

學者曾經將顏那亞人的迅速擴張解釋為由馬背上的戰士四處征戰得來的軍事成就,然而更晚近的研究認為其他因素,例如他們的行動力增強,可能對擴張速度有更多影響。人類學家詹姆士.馬洛里(James Mallory)是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的榮譽教授,沒有參與這項研究,他說這篇論文對於顏那亞馬匹在戰爭中的角色「字斟句酌」。「然而這場論戰離終點尚遠。」

無論顏那亞人是否將馬匹用於戰鬥,他們遠行的能力都可能造就了他們在歐洲各語言中留下的遺產。學者相信顏那亞語形塑了整個印歐語系的詞彙與文法,包括古希臘文、拉丁文、日耳曼語系、斯拉夫語系與凱爾特語都在受影響之列。

語言學家認為部分在各語言中皆相似的古老辭彙,包括「母親(mother)」和「父親(father)」,都源自於顏那亞人使用的語言,學者已經重建出這種語言,並且將之稱為原始印歐語(Proto-Indo-European)。另一個從這種語言重建出的詞是éḱwos,接著會變化成equus,即拉丁文的「馬」。

 

延伸閱讀:3200年古老樹木,揭示青銅時代帝國崩毀的神祕面紗 300萬年前的石器出土,卻非出自我們祖先之手

APR. 2024

真菌潛力無限的奇妙世界

這個鮮為人知的龐大生命網路,如何影響地球萬物與人類未來

真菌潛力無限的奇妙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