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Mar. 05 2014

神鬼戰士的生活

1
  • 神鬼戰士的生活

考古學者勘測出一所古代格鬥學校,古羅馬著名的格鬥士在這裡生活、訓練與打鬥。

 

這幅示意圖描繪出一所格鬥學校幾近完整的遺跡,這所學校發現於奧地利東部的卡農屯。
Illustration courtesy M. Klein/7reasons

 

AD

ads-parallax

文:Dan Vergano, National Geographic

 

一個國際考古團隊勘測了一所為古羅馬格鬥士而設的學校;根據他們的說法,那些著名的戰士在堡壘監獄中生活及受訓。

這所在奧地利維也納城外的卡農屯(Carnuntum)發現的格鬥學校是第一所在羅馬以外的地方發現的。現在埋藏在一片牧野之下的學校已經透過非侵入性的土壤感測技術完整勘測出來。(延伸閱讀:〈神鬼戰士訓練營〉

這項《古代》期刊(Antiquity)在2月時報導的發現讓世人明白公元2世紀時,這些知名的古代戰士在羅馬帝國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這是一座監獄,他們都是獄囚,」率領這個研究團隊的維也納大學考古學者沃爾夫岡.紐鮑爾說。「他們在牢房中生活,牢房所在的堡壘只有一個大門可以出入。」

紐鮑爾表示,這個發現顯示即使在羅馬城以外,格鬥也是一門「大生意」。至少有80名(很可能更多)格鬥士生活在這座兩層樓高的廣大設施,中庭裡還有一個練習場。那裡還有專為冬季練習而設的地暖系統、浴場、醫務室及配管系統,附近還有一座墓園。

 

 

 

羅馬帝國的囚徒

紐鮑爾說,格鬥士顯然是備受重視的奴隸,他們與卡農屯城隔離;這個城鎮在公元124年時由哈德良大帝興建於多瑙河畔,後來成了羅馬帝國的戰略要塞。

「卡農屯的發現讓我們清楚認識,在羅馬帝國寒冷的北方邊界過格鬥士的生活及接受格鬥士的訓練,是什麼情形,」未參與這個研究團隊的哈佛大學格鬥士專家凱瑟琳.柯爾曼說。

雖然整個羅馬帝國共建立了100所以上的格鬥學校,目前卻只有在羅馬、卡農屯與龐貝找到遺跡(龐貝有小型的私人格鬥場)。在奧地利這座占地1萬1000平方公尺、高牆圍繞的建築中,格鬥士一年到頭都在訓練,好在附近的一座公共競技場格鬥。

「並不常有人喪命,因為他們太重要了,」紐鮑爾說。「可能有很多其他人死在格鬥場,他們都是沒有受過格鬥訓練的人。而且有很多流血場面。然而格鬥士之間打鬥的重點是在於表現,而不在互相殘殺。」

 

這張新發現格鬥學校的地圖顯示,學校宛如一座堡壘或監獄。
Illustration courtesy Antiquity Publications Ltd.

 

窄小的營房

格鬥士睡在3平方公尺大的牢房中,一間牢房住一到兩個人。牢房與擁有較大房間的一側是分開的;那些大房間裡住的是格鬥士的教練,他們本身是從格鬥生涯存活下來的退役格鬥士,擅長教授特定的武器使用技巧與格鬥術。

「各種相似之處顯示格鬥士在行省的居住與訓練方式與在首都(羅馬)一樣,」柯爾曼說。這座建築唯一的出入大門面對一條通往城鎮公共競技場的道路,那座競技場據傳是羅馬帝國第四大的。

這座堡壘監獄也打破了一般對格鬥士像馬戲團般四處遷徙的印象,2000年上映的電影《神鬼戰士》就是那樣演的。

「他們並不是一個團體,」紐鮑爾說。「每一個人都獨自接受格鬥訓練,並且在場中央的柱樁旁被告知自己的對手是誰;在我們的勘測圖中能看到這根柱樁的殘跡。」

紐鮑爾計畫在卡農屯繼續進行地面上的勘測製圖工作,該地證實曾經是一座大得驚人的城鎮。

紐鮑爾強調,土耳其艾費蘇斯一座格鬥士墓園的骸骨分析指出,格鬥士的飲食以蔬菜為主。他的團隊希望能為卡農屯格鬥士墓園的骸骨進行類似的分析,嘗試更進一步地探索這些遠古戰士的真實生活。

JAN. 2020

疼痛新解

深腦刺激、虛擬實境、突變基因,科學家正揭開慢性疼痛的奧祕並找出新的治療方法!

疼痛新解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