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Dec. 03 2019
Sponsored

科技城市裡的生態綠島— 重生的新竹動物園

1
  • 科技城市裡的生態綠島— 重生的新竹動物園

  • 科技城市裡的生態綠島— 重生的新竹動物園

  • 科技城市裡的生態綠島— 重生的新竹動物園

  • 科技城市裡的生態綠島— 重生的新竹動物園

  • 科技城市裡的生態綠島— 重生的新竹動物園

  • 科技城市裡的生態綠島— 重生的新竹動物園

占地僅三公頃,位於新竹市中心的新竹動物園,是全臺灣歷史最悠久的原址現存動物園。經歷了日治時代、二次世界大戰,走過83 個年頭,多變的世事全都刻寫在這處城市綠島的建築與大樹之中。仿德國漢堡哈根貝克動物園大門所建的大象與獅子門柱,如今已經是珍貴的文物資產。

位於新竹公園內的「兒童遊園地」於1936 年正式開放,園內設有展示小動物的園區,這就是新竹動物園的濫觴。在民生經濟穩定發展的1960-70 年代,民間興起了捐贈動物的風潮,此處也成為新竹最熱門的遊憩景點。1971 年,「新竹縣新竹市立動物園」正式成立為獨立機關,往後20 年是新竹動物園最熱鬧的時候,甚至創過單日兩萬人入園的紀錄。

但隨著各式遊樂園愈來愈多,籠舍日漸老舊、保育觀念更新,新竹動物園終究面臨了轉型的需求。曾在這裡度過美好時光的一代,結合了園方、志工與其他力量,推動了動物園復興運動,終於爭取到中央補助經費,從2017 年5 月開始休園整建。

AD

新觀念的整合,舊園區的重生

現任園長楊家民說,重生後的新竹動物園,基本核心價值將會是「第一,動物的動物園,以滿足動物的需求為主。第二,是沒有籠子的動物園,動物將生活在以類棲地概念打造的寬敞空間中。更因為新竹動物園是位在市中心的、小而美的動物園,所以也將成為環境教育與生命教育的場域。」

動物園的明星河馬樂樂,率先享受了擴建後的水池與寬敞的環境,雖然因為高齡不適合搬遷,而必須忍受施工期間的不適與嘈雜,讓陪伴她27 年的河馬爸爸陳宏業擔心又心疼,但陣痛期過後的新欄舍不但擁有廣闊的活動平臺,也有適合小朋友身高的觀察玻璃窗,讓樂樂能不受打擾地安心進食。

靈活好動的獼猴與長臂猿,也將住進開放式猴島,享有更自在的空間。但園內還是保留了少數籠子,作為歷史的見證。「我們會問小朋友,會不會想被關在籠子裡讓人看?」資深志工何蜀傑老師說,這樣的體驗能讓孩子懂得同理心。除了設計團隊最在意的美感,動物的需求與管理員的需求,都讓園方與設計團隊不斷來回溝通,並向林業試驗所尋求在食草、景觀植栽與棲地營造方面的專業意見,但植物的部分急不來,「畢竟植物的成長需要時間,希望在未來幾年間,植物能逐漸展現出我們期待的風貌。」負責推動協調動物園重生計畫的市長室秘書湯千萩說。同時,「動物園將不只是看動物的地方,而是可以參與動物生活的地方,」吳老師表示。園內規劃了食物森林,「幼兒園到國小的孩子都能來種下種子或幼苗,幫忙照顧、收成,再一起去餵動物,」楊園長說,因為規模小,反而能讓孩子有更多機會認識並照顧這些植物/食物,了解人和動物都有一樣的需求,既是食農教育,也是生命教育。

野生動物的祕密基地

動物園占地雖不大,卻是繁忙市區中重要的綠地,是野生動物從附近十八尖山綠帶前往香山濕地的中繼站,可以在此休息、覓食。「我們最常被問的,就是再生後會增加什麼動物。」楊園長說。但其實新竹動物園也負擔了野生動物救傷的重任,也是查緝沒入動物的新家,到了野生動物繁殖季節時,還得充當保母。湯千萩說,有一次她來找園長,結果看到園長面前三隻小蝙蝠一字排開,園長還得一邊跟她談公事、一邊餵奶。

動物園獸醫余國睿也說,常有民眾送來各種受傷動物,碰到沒接觸過的物種,他還得向其他動物園或特生中心請益。園區小小的動物病房中住著外面送來的領角鴞寶寶、跟同伴處不好的絨鼠,手術臺上躺著剛動完手術的中國鵝。出生第二天就被母親拋棄的馬來猴寶寶,在保溫箱中張大眼睛看著外面的世界。照顧好因緣際會來到這裡的動物,也是責無旁貸的工作。

相伴成長

在動物病房中照顧馬來猴寶寶的實習生吳詠平,今年剛從臺大動物科學技術系畢業,目前正在等候國外學校的入學通知,打算攻讀野生動物獸醫,將來到動物園工作。其實早在高中畢業那年,他就曾到新竹動物園當實習生。問他新竹動物園是否影響了他科系的選擇?他很肯定地說,「當然,這裡絕對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這個月底,當重生後的新竹動物園打開大門,或許也將迎來未來的獸醫、生物學家、冒險家、市長、甚至總統。因為沒有人知道,這裡播下的種子,將來會長出什麼樣的幼苗,綻放出什麼樣的花朵。

DEC. 2019

深入耶路撒冷

地底下埋藏了哪些宗教與文化寶藏?

深入耶路撒冷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