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Oct. 25 2019

拯救漏油生態危機:菲律賓吉馬拉斯島的故事

1
  • 吉馬拉斯島一處幽靜的海灘。Mats Sjödin攝(CC BY 3.0)

  • 塔克隆島國家海洋保護區也受到此次油汙嚴重影響。圖為在沿海紅樹林救出的傷鳥。Shubert Ciencia攝(CC BY 2.0)

  • 吉馬拉斯省新巴倫西亞(Nueva Valencia)拉帕斯(La Paz)鎮的油汙清理工作。Shubert Ciencia攝(CC BY 2.0)

  • 島上的紅樹林復育工作。Arnel Murga/Mongabay提供。

2006年8月11日,佩特龍石油公司(Petron Corporation)僱用的M/T Solar 1號油輪在菲律賓島省吉馬拉斯海岸附近沉沒,洩漏了210萬公升的船用燃料,至今仍是菲律賓歷史上最嚴重的漏油事件。外洩的油不僅破壞了環境,也影響了吉馬拉斯人民和經濟。

吉馬拉斯島一處幽靜的海灘。Mats Sjödin攝(CC BY 3.0)

「看到死魚漂浮在水中,我傻眼了,接著到處都是油汙。」兼差當導遊的當地漁民加霍(Jean Gajo)指著沙灘和海水說著。現在沙灘和海水已恢復成白色和藍色。但在漏油後,島嶼和海洋都被染成了黑色。

根據環境和自然資源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and Natural Resources, DENR)的資料,這次事件影響了紅樹林、海草和珊瑚礁等1500公頃的當地生態系統。

AD

在受影響地區中,受創最嚴重的國家海洋保護區塔克隆島海洋自然保護區(Taklong Island National Marine Reserve, TINMR)。 TINMR是魚類的繁殖地,許多會在菲律賓境外捕獲的魚類在此繁殖。由於海水被汙染,政府全面禁止捕撈,2萬名漁民幾十年來唯一生計就這樣沒了。在清理過程中,該島的另一個經濟支柱-旅遊業,也被暫時禁止。吉馬拉斯損失了數十億披索。這樁悲劇需要很長的時間來復元。

各種國際非營利組織、政府機構和學術機構合作因應危機,包括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國際海事組織(IMO)、綠色和平組織、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國家減災與管理委員會(NDRRMC)、DENR、菲律賓漁業和水生資源局(BFAR)以及菲律賓大學米沙鄢分校(UPV)等。

13年後,吉馬拉斯的白色沙灘回來了。TINMR有了「吉馬拉斯寶石」的美稱,漁民再次享有豐收的水域。

塔克隆島國家海洋保護區也受到此次油汙嚴重影響。圖為在沿海紅樹林救出的傷鳥。Shubert Ciencia攝(CC BY 2.0)

清理油汙

NOAA的「漏油處置綜合指南」提供許多處置方法,包括油柵、水面除油、屏障/堤壩、物理集油、手動除油/清除、機械除油、吸附劑、真空吸油、殘骸移除、沉積物再處理/翻耕以及就地燃燒等。但是,要採取何種因應措施取決於多種因素,例如漏油量、油的類型和品質、當地的普遍狀況以及事件發生的地點。選擇因應措施必須以科學為基礎,以盡量減少可能的負面影響,如水土流失和環境汙染。

洩漏後,當地人立即試圖控制油汙擴散。「Bayanihan」是菲律賓語互相幫助之意,是因為這場危機而產生的詞彙。

加霍說:「起初只有當地村民把油汙從海中吸出。洩漏的消息傳開後,人們便開始自願參加清理工作。」

由於TINMR地處偏遠,甚至沒有水泥道路,無法使用重型設備進行機械除油,社區必須手動清理。

一開始處理人員用人類的頭髮製作油柵攔油,因為人髮是有效的吸油劑,收集頭髮變成全國性運動。全國不同地區的美容院和理髮店收集了剪下的頭髮送到吉馬拉斯。但是這個方法後來被放棄。

「因為降解速度緩慢,進入環境後也很難取回。這些收集來的人髮可能也曾經暴露在理髮店使用的化學藥品中,變成另一種汙染源。」菲律賓大學米沙鄢分校油汙外洩應變計畫(UPV-OSRP)主持人沙達巴(Resurrecion B. Sadaba)博士解釋。UPV-OSRP計畫除了執行清理工作,也蒐集評估該島重建和復育狀況的研究資料。

處理人員開始用周圍地區發現的其他天然材料製成油柵,包括竹子、藤條、樹葉、椰子殼和稻草,沿著海灘放置攔截油汙。

到達海岸線的油靠商用吸附墊物理清除。難以去除的油則任其自然降解。

吉馬拉斯省新巴倫西亞(Nueva Valencia)拉帕斯(La Paz)鎮的油汙清理工作。Shubert Ciencia攝(CC BY 2.0)

菲律賓海岸警衛隊(PCG)、佩特龍公司和國外援助團隊主要使用溢油分散劑(OSD)進行海上清理。根據「油汙外洩預防應變手冊」,OSD可充當油汙清潔劑,除去海水表面的油,並分解成較小、可較快速降解的粒子。

Solar 1的保險公司的外包商是義大利石油天然氣公司Sonsub,用一艘專門設計來回收外洩油汙的船,從水下640公尺船隻沉沒處回收剩餘的油汙。

Sonsub在水下部署兩輛遙控載具(ROV),用機器人攝影機監控,在10個沉沒的貨櫃各鑽兩個孔,一個孔將水引入油箱,將油推出第二個孔,第二個孔與運輸箱相連。每週7天、每天24小時持續運作21天後,總共回收了約9000公升的油。

海岸線和海上清理工作持續了一年,共收集了大約28萬2000袋(約2100噸)天然材料製作油柵和清理回收。收回來的油後來成為棉蘭老島水泥加工的替代燃料。

紅樹林和海草

一份報告顯示,吉馬拉斯省估計共有648.98公頃的紅樹林受到影響。大約469.18公頃的土地受到嚴重汙染,其餘的179.8公頃的土地被輕微汙染。漏油三個月後,有0.93公頃的紅樹林死亡

沙達巴說,清除紅樹林油汙最好的方法就是自然恢復。OSD或化學清潔劑不能直接施用於紅樹林和周圍的沉積物中,因為可能含有對紅樹林動物群有毒的化學成分。「最好的行動就是什麼都不做,讓自然透過生物降解自行恢復,更快更安全。」他強調。

吉馬拉斯漏油事件的幾個月前,安蒂克省也發生塞米拉拉村漏油事件。沙達巴說,根據他在塞米拉拉村的經驗,緊急處理人員進入紅樹林清除石油可能踩在紅樹林上,造成的弊大於利。

島上的紅樹林復育工作。Arnel Murga/Mongabay提供。

沙達巴與另一位UPV-OSRP科學家巴諾威佛(Abner Barnuevo)博士一起發表的研究顯示,許多紅樹林經歷結構變化、白化病和其他異常情況。結構變化包括葉片尺寸縮小和生長受阻跟漏油事件有關。

沙達巴說:「紅樹林的恢復狀況可從其基本功能的運作判斷,如開花、結果和幼苗生長。2014年,紅樹林開始展現其基本功能,這就是復甦的跡象。」

菲律賓大學海洋生物研究站(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Marine Biological Station, UPV-MBS)教授涅瓦雷斯(Marie Frances Nievales)研究海洋生態系統另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的情況:海草。海草床是各種海洋動物的繁殖和育幼地,是海洋和沿海生態系統健康的指標。跟紅樹林一樣,海草可大幅減少土壤侵蝕,並有助於保護海岸線免受颱風和漲潮的影響。

涅瓦雷斯教授的研究發現TINMR海草發生結構變化,包括海草覆蓋率和枝條密度的降低。

「海草提供的經濟和生態服務受到漏油事件的影響。」涅瓦雷斯說,「我們還注意到海草床上的海參正在減少,因此補充了一些海參。」

復原和重建研究持續進行中

可見的油汙消失後,清理工作並未停止。 OSDs、潮汐活動和溫度等其他因素已將油分解為水和沉積物中的較小顆粒。除了高度不溶於水外,這些較小的油性顆粒也是微生物透過降解獲得碳和能量的來源。

沙達巴指出:「我們持續監測海水中的多環芳烴(PAHs)含量。」多環芳烴對人類致癌,也是水中有油汙存在的指標。因此,汙染區域的PAH含量受到嚴密監控。前後共花了三年時間才讓PAH降到NOAA的安全水準

駐日本的菲律賓科學家塔洛瑞特(Terence P.N. Talorete)博士建議使用生物修復技術,加速生物降解。塔洛瑞特說,生物修復是「在受汙染的環境中添加材料,以加速自然生物降解過程的行為」。

此過程的關鍵添加物是吃重油的碳氫化合物降解細菌。將這些細菌加入被油汙汙染的環境,油汙分解完畢後,細菌自然死亡,而不會損害環境。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兩次漏油事故都運用過生物降解和修復技術──1989年的阿拉斯加港灣漏油事件2010年墨西哥灣BP漏油事故。但是吉馬拉斯漏油並未進行生物修復,因為有些問題需要進一步研究。

在吉馬拉斯漏油事故中,生物修復僅進行到實驗室階段。不過,總部位於捷克的環境研究公司「Sadaba and Dekota」建議將生物修復技術納入菲律賓的國家漏油應變計畫中。

UPV-OSRP一開始是五年計畫,但由於需要監視該島的恢復狀況,沙達巴將其擴展到七年。

沙達巴說:「漏油應變計畫必須制度化。」菲律賓的漏油事故愈來愈多。但是沒有現有的機構可以解決此類問題。「每次的漏油事件,解決方案都因情況而異。但是其中有共通的模式存在,有好的做法可以複製。」

沙達巴表示,UPV-OSRP的制度化將可減少菲律賓解決漏油問題的成本。目前主要是由國外聘請的顧問協助解決問題。

加強沿海管理和保護,賦予地方社區權力

海洋資源受到汙染會影響漁民生計和日常生活。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沿海家庭透過清理油汙和種植紅樹林等以工代賑計畫賺取收入。DENR提供導遊、紀念品製作、餐飲和T恤印刷的培訓,以及可以提供當地社區替代生計的其他活動。

「這很有幫助。即使到了現在,我仍在使用透過培訓習得的技能。」計畫的受益者之一加拉博(Lily Galabo)說。目前吉馬拉斯正在加強發展生態旅遊,計畫提供的技能十分管用。

2007年,吉馬拉斯政府尋求東亞海洋環境管理合作組織(PEMSEA)的幫助,以實施國際沿海管理(ICM),一種用於管理沿海地區問題的自然資源和環境管理架構。

TINMR保護區負責人戴安娜(Rhett Arthur Diana)表示:「這座島已制定了沿海管理和保護、生態旅遊以及活躍成員的全面性計畫。」

政府機構和當地社區成員共同努力實施ICM。地方政府部門(LGUs)提供海洋保護和執法活動財政支援,而監督國家自然資源福祉的執行部門DENR負責與當地社區合作。

這裡的ICM採取「包山包海」策略,保護範圍涵蓋森林到珊瑚礁。其加強宣導運動不僅教育當地人,也教育遊客;嚴格執行海事法,建立了確保環境受到保護的機制。

「漏油期間,有些水生動物消失了。(被汙染的地區)寂靜無聲,鳥叫或其他動物的叫聲都聽不到,」在快速評估工作中負責記錄紅樹林狀況的戴安娜說,「現在看得到蜥蜴、白鷺、魚、水鳥等動物了。」

在漏油事件發生之前,島上動物群的資料不足。缺少基線資料,就很難確定漏油事件對當地動物群的影響。由於有了ICM,吉馬拉斯現在有島上動植物的清單。

當地居民拉巴多(Nard Labado)坦言:「以前我為了取得柴火砍伐紅樹林。我不知道它們的重要性。現在,身為一個漁夫和沿海地區的居民,我幫助種植紅樹林並教育我的孩子們環境的重要性。」

身為PEMSEA的成員,吉馬拉斯發展出「沿海地區報告系統」,該報告系統主要是為了呈現ICM實施的進度和影響而開發的。因為這個系統,PEMSEA讚揚吉馬拉斯是東亞海域永續發展和沿海管理的典範。

吉馬拉斯在2017年Para El Mar(為了海洋)競賽中取得國家綜合保護區系統(NIPAS)類的冠軍。這個類別由海洋保護區支持網絡(Marine Protected Areas Support Network)每年選出最有效管理、以科學為基礎的海洋保護區治理最佳實踐者。

DENR對當地社區成員進行了環境保護和養護方面的培訓和教育。培訓結束後,社群在島上種植紅樹林,並報告盜獵和其他非法捕魚活動。現在居民成為島的守護者,確保漏油或任何其他環境危機不再發生。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林大利 審校

參考資料:

  • Mongabay報導(2019年10月15日),Saving an island from the worst oil spill in the Philippines: The case of Guimaras
  • Abner P. Barnuevo and Resurreccion B. Sadaba (2014) Recovery of mangrove deforested areas from M/T Solar oil spill in Guimaras, Philippines. International Oil Spill Conference Proceedings: May 2014, Vol. 2014, No. 1, pp. 2260-2272. doi:10.7901/2169-3358-2014.1.2260
  • Atlas, R. M., & Hazen, T. C. (2011). Oil biodegradation and bioremediation: a tale of the two worst spills in US history. doi:10.1021/es2013227
  • Barnuevo, A. P., & Sadaba, R. B. (2014, May). Recovery of mangrove deforested areas from M/T Solar oil spill in Guimaras, Philippines. In International Oil Spill Conference Proceedings (Vol. 2014, No. 1, pp. 2260-2272). 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 doi:10.7901/2169-3358-2014.1.2260
  • Chua, T.-E. 2008. Coastal Governance: a Reflection of Integrated Coastal Management Initiatives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the East Asian Seas Region, pp. 371–402. In: Chua T.-E., G. Kullenberg and D. Bonga (eds.). Securing the Oceans: Essays on Ocean Governance – Global and Regional Perspectives. Global Environmental Facility/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 Regional Programme on Building Partnerships in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for the Seas of East Asia and the Nippon Foundation, Quezon City, Philippines.
  • Hoff, R. Z. (1993). Bioremediation: an overview of its development and use for oil spill cleanup.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6(9), 476-481. doi:10.1016/0025-326X(93)90463-T
  • Nievales, M., & Frances, J. (2009). Some structural changes of seagrass meadows in Taklong Island National Marine Reserve, Guimaras, western Visayas Philippines after an oil spill. doi:10.5134/144631
  • OTA, 1991. Bioremediation of Marine Oil Spills and Analysis of Oil Spill Response Technologies. Office of Technology Assessment, Washington DC.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網站,內容由許多專家學者及民間環團,提供國內外環境教育與環保資訊;主題涵蓋全球變遷、溫室氣體控制、環保生活、環境污染防治、生態保育、能源節約與能源效率、綠建築等各面向。期許能替沒有選票的山林、濕地、海洋、土地發聲。

DEC. 2019

深入耶路撒冷

地底下埋藏了哪些宗教與文化寶藏?

深入耶路撒冷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