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Jul. 29 2019

IUCN宣布:馬賽長頸鹿已瀕臨絕種

1
  • 如今野外剩下3萬5000頭馬賽長頸鹿。牠們的數量在過去30年內已減少將近50%。PHOTOGRAPH BY SERGIO PITAMITZ,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這種棲息於肯亞與坦尚尼亞的長頸鹿亞種,在過去30年內已減少將近50%,大多是因為盜獵及土地利用的變化。

如今野外剩下3萬5000頭馬賽長頸鹿。牠們的數量在過去30年內已減少將近50%。PHOTOGRAPH BY SERGIO PITAMITZ,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如今野外剩下3萬5000頭馬賽長頸鹿。牠們的數量在過去30年內已減少將近50%。PHOTOGRAPH BY SERGIO PITAMITZ,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科學家宣布,又多一種長頸鹿亞種瀕臨絕種。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是野生動植物保育狀態的全球官方組織,該聯盟在7月中旬宣布,分布於肯亞與坦尚尼亞的長頸鹿亞種馬賽長頸鹿(Masai giraffe)目前已瀕危,主要原因是盜獵及土地利用的變化。

AD

ads-parallax

目前尚存大約3萬5000頭馬賽長頸鹿,但牠們的數量在過去30年內已減少將近50%。非洲的長頸鹿整體數量在同樣時間內的減少幅度高達40%。

生物多樣性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的國際法律主任譚雅.薩納瑞比(Tanya Sanerib)說,馬賽長頸鹿非常著名。由於牠們是體型最大的長頸鹿亞種之一,你想到「長頸鹿」時,牠們可能就是你會想到的「典型」範例。薩納瑞比說,對這個亞種而言,被宣布瀕危是一個警告。

「這是一則可怕的消息……它敲響了警鐘。」她說:「它代表我們需要國際通力合作,利用一切能用的工具,為長頸鹿做更多事。」

威脅增加

這是馬賽長頸鹿首次受到單獨評估──先前這個亞種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紅色名錄被視為長頸鹿整體類別的一部分,該名錄認定長頸鹿為「易危」物種,與滅亡的距離只比「瀕危」遠一點而已。在長頸鹿的九個亞種裡,馬賽長頸鹿跟網紋長頸鹿(reticulated giraffe)是瀕危,努比亞長頸鹿(Nubian giraffe)與柯多方長頸鹿(Kordofan giraffe)則極度瀕危。

捕獵長頸鹿在肯亞與坦尚尼亞都是非法的,但長頸鹿仍遭到盜獵,並被剝取獸皮、獸肉、骨頭與尾巴。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資料,每年大約有2%至10%的長頸鹿在坦尚尼亞塞倫蓋提國家公園(Serengeti National Park)遭到非法捕獵。盜獵變得更加頻繁,原因是國家內亂,以及交易長頸鹿身體部位的新興市場,包括尾毛首飾與骨雕。坦尚尼亞媒體曾報導,有些人甚至相信長頸鹿的骨髓與腦能治癒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長頸鹿死亡數目也提高了,這是因為人口成長並擴張到原本是荒野的地區,導致作物損壞與車輛撞擊的事件增加。人類為獲取叢林肉而打獵也對長頸鹿形成威脅。

↑↑↑↑↑101動物教室:你所不知道的長頸鹿!

「被遺忘的大型動物」

與其他受威脅的物種相比,長頸鹿歷來受到的研究較少。根據長頸鹿研究人員艾克索.揚科(Axel Janke)的說法,雖然已有數以千計的科學論文以白犀牛為研究對象,但只有大約400篇論文討論長頸鹿。非洲剩下的長頸鹿數量比大象還少。

胡利安.芬納斯(Julian Fennessy)說:「牠們可說是被遺忘的大型動物。」他是非營利組織長頸鹿保育基金會(Giraffe Conservation Foundation)的共同總監與共同創辦人。「遺憾的是,牠們悄然消逝,而大象、犀牛、獅子與其他物種卻受到更多關注。」

薩納瑞比說,我們對長頸鹿還有許多不了解的地方,如果失去牠們會很可惜。舉例而言,牠們具有複雜的循環系統,可能有助於了解人類的高血壓。研究人員也發現長頸鹿會在夜晚發出低沉的聲音,但他們不知道原因為何。

她激動地說:「這個物種快要滅絕了,我們還有一些跟牠們有關的疑問既特別又令人著迷,卻尚未獲得解答。」

雖然多年來的共識是長頸鹿只有一個物種與九個亞種,但近年已出現基因差異的證據,顯示其實有四種長頸鹿,而且馬賽長頸鹿是獨立物種。儘管馬賽長頸鹿未被廣泛認定為特有種,但芬納斯說,將牠們分類為獨立物種可能獲得更多保育上的優勢。舉例來說,美國的《瀕危物種法》(Endangered Species Act)提供保護給物種等級的動物,這代表以美國標準而言,即使數個亞種明顯瀕危,長頸鹿依然不被認定為瀕危物種。

但芬納斯說,整體而言,這種新評估方式為這些動物的困境帶來一線曙光。

芬納斯說:「藉由認定牠們是瀕危物種,我們現在跟政府、合作夥伴一同努力,但願能在為時已晚之前拯救牠們。」

「守望野生動物」(Wildlife Watch)是國家地理學會與國家地理合股有限公司合作進行的調查性報告計畫,聚焦於野生動物犯罪與剝削。請按此閱讀更多守望野生動物的故事,並造nationalgeographic.org進一步了解國家地理學會的非營利任務。請將您的意見、回饋、關於報導的想法寄至ngwildlife@natgeo.com。

延伸閱讀:被做成壯陽藥而瀕危的蛙,如何靠盜獵者翻轉命運? / 消失幾十年後野外現蹤!世界上最大的切葉蜂原來沒絕種

NOV. 2020

病毒重整世界

一場肺炎大流行,改變了什麼?

病毒重整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