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Nov. 24 2014

古墓背後:媲美《冰與火之歌》的權力遊戲

1
  • 古墓背後:媲美《冰與火之歌》的權力遊戲

當考古學家往古墓內愈挖愈深,古老文獻也訴說著爾虞我詐的宮廷故事。

希臘一座神祕王陵裡頭埋葬的可能是亞歷山大大帝的親信。圖為在龐貝城出土的亞歷山大馬賽克肖像。攝影:Araldo de Luca, Corbis

為了查出墓中人的身分,考古學家在希臘北部神祕的安菲波利斯古墓( Amphipolis tomb)尋找線索。研究團隊認為這座陵墓是為某個跟亞歷山大大帝非常親近的人建造的 —— 他的母親奧林皮雅絲(Olympias)、他的妻子之一羅珊(Roxane)、他的愛將之一,也可能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與愛人赫菲斯提安(Hephaestion)

過去三個月來,考古學家 Katerina Peristeri 和她的團隊已經有了一連串耐人尋味的發現,包括雕刻成年輕女性模樣的柱子以及一片描繪希臘女神波瑟芬妮遭擄情景的馬賽克地板。這些昂貴藝術作品的年代全都屬於亞歷山大大帝死後不久的那段動盪時期,暗示墓中人是個重要人物。

AD

ads-parallax

幾乎可以肯定,亞歷山大本人是葬在埃及。但他家族中很多人的埋骨地點都無人知曉。安菲波利斯的挖掘行動鐵定會為亞歷山大大帝和他家族的故事再添一章,這個王朝的爾虞我詐與腥風血雨完全不亞於熱門影集《冰與火之歌:權力的遊戲》中的蘭尼斯特家族。在亞歷山大的家族中,「少有幾個國王或統治者壽終正寢,」愛荷華州路德學院的古典歷史學家、同時也是亞歷山大大帝傳記作家的 Philip Freeman 說。

宮廷鬥爭

要了解這些爾虞我詐的故事,就得從亞歷山大的父親腓利二世(Philip II)說起。他在公元前 359 年登基成為古老馬其頓的國王。當時的馬其頓只是個位於古希臘北邊的山區小國,但腓利二世胸懷大志。他整肅馬其頓軍隊,把他們從一票三流戰士改造成一部紀律嚴明的戰爭機器。

腓利二世是天生的征服者,他帶領軍隊西進,讓希臘的主要城邦都臣服在他的統治下。「腓利二世是傳統的戰士國王,」《腓利二世、亞歷山大與馬其頓帝國興亡史》一書作者 Ian Worthington 說。「他總是親自上陣殺敵。」

依照慣例,馬其頓的國王擁有三妻四妾,娶這些妻子的目的通常是為了跟強大的鄰國結盟。亞歷山大的母親奧林皮雅絲是摩洛西亞(Molossia,位於今日阿爾巴尼亞)的公主,她聲稱自己是希臘傳奇英雄阿基里斯(Achilles)的後裔。她是腓利二世的眾多妻妾之一,而古代史料記載,她在宮廷中機關算盡,就為了讓自己的兒子登上馬其頓王位。有些歷史學家甚至懷疑她給亞歷山大同父異母的哥哥下毒,害他心智能力受損。

有一段時間,她的心計似乎成功了。腓利二世把年幼的亞歷山大當成繼承者栽培,不僅聘請知名教師亞里斯多德(Aristotle)為他提供一流的教育,也鼓勵他成為勇猛的戰士。

但腓利二世宮廷裡有權有勢的馬其頓貴族卻把亞歷山大視為半個外國人,而且可能還是私生子。等到亞歷山大快 20 歲時,腓利二世似乎也有了同樣的疑慮。他又娶了一個馬其頓妻子,並且在一場酒會上允許眾人公然質疑亞歷山大血統的正統性。接著腓利自己還對著亞歷山大拔劍,堪稱無可挽回的侮辱。

安菲波利斯古墓入口處的兩尊人面獅身像。攝影:the Greek Culture Ministry, EPA

腓利二世後來試圖彌補,但他已經樹立了一個可怕的敵人。接下來發生的事,來龍去脈眾說紛紜,但簡單的事實眾所周知:公元前 336 年,腓利二世為他的一個女兒舉辦了一場奢華的婚禮,並廣邀鄰國的王宮貴族來參加這場國宴。

腓利計畫於黎明時分在首都埃格(Aigai)的劇場舉行表演,作為慶祝的一部分。他身穿白色披肩大步走進劇場,左右分別是亞歷山大和他的新女婿。腓利揮手要貼身侍衛離去,而當他站上劇場中央時,眾人大力鼓掌喝采。

「那是他聽到最後的聲音,」Worthington 說。有個刺客從人群中竄出,在眾目睽睽之下刺死了腓利。接下來的一片混亂中,這個名叫波薩尼亞斯(Pausanias)的殺手從劇院裡衝出去,奔向早已備妥的馬匹。但就在波薩尼亞斯即將逃走時,他卻摔了一跤,結果被腓利的三個保鏢用長矛刺死。

陰謀論

波薩尼亞斯是一個人行動嗎?有些古文獻暗示是這樣沒錯,他刺殺腓利是因為妒火中燒。在古代馬其頓,很多貴族都是雙性戀,腓利也不例外。波薩尼亞斯曾是腓利的愛人,但等到腓利厭倦他之後,就把這個年輕人一腳踢開,甚至允許其他人蹂躪他。因此波薩尼亞斯有可能是為了報仇而刺殺了腓利二世。

但 Worthington 表示,有幾個線索指向一場陰謀。例如,波薩尼亞斯逃跑時,奔向的地點綁了好幾匹馬,暗示計畫逃離現場的人有好幾個。

「我認為波薩尼亞斯是被人操弄的,」Worthington 說,他懷疑奧林皮雅絲和亞歷山大在這場刺殺事件中扮演了關鍵角色。他們母子倆都曾被腓利二世深深侮辱過。除此之外,他們可能也擔心腓利新娶的馬其頓嫩妻會生下一個更能被當地貴族所接受的馬其頓繼承人。要阻止這種事發生,唯一方法就是除掉腓利。因此 Worthington 推論,奧林皮雅絲和亞歷山大聯手蠱惑了波薩尼亞斯,慫恿他殺害腓利。

其他的古典歷史學家倒是沒這麼肯定亞歷山大弒父。但路德學院的 Freeman 說,「你若把亞歷山大搬到現代然後嘗試分析他,你還是會覺得非常有趣。」

有些人猜測,葬在安菲波利斯王陵裡的可能是亞歷山大最親密的朋友與愛人赫菲斯提安(圖左,把手搭在婚姻之神 Hymen 肩上)。攝影:DeAgostini, Getty Images

國王駕崩,吾王萬歲

既然腓利二世已死,亞歷山大就得讓馬其頓宮廷相信他有資格繼位為王。他為父親策畫了一場昂貴的喪禮,以一個巨大的火堆將遺體火化,並在距離安菲波利斯大約 160 公里的埃格(今日的希臘城鎮維吉納)郊外幫他打造了一座華美的墳墓。在馬其頓權貴的注目下,亞歷山大以埋葬「荷馬英雄的方式」厚葬了父親,維吉納王陵博物館(Royal Tombs Museum)的館員與考古學家 Ioannes Graekos 說。

亞歷山大將腓利的遺骨放在一個黃金打造的箱子裡,連同大批皇家寶藏一起埋進王陵,包括一頂鍍金王冠、一把金色權杖、一副黃金胸甲,以及一張黃金與象牙裝飾的床。接著他還命藝術家在門口上方畫了一幅狩獵圖,描繪亞歷山大跟父親一起追捕獅子的畫面。

「只有王族可以獵獅子,所以亞歷山大是在光耀父親,但他同時也是在光耀自己,」加拿大歷史博物館的考古學家 Terence Clark 說。「這是再清楚不過的宣言:如今當家的是亞歷山大。」

但儘管表面看起來自信滿滿,亞歷山大對宮廷裡的敵人還是心懷顧忌。他下令處死自己的表親阿敏塔斯(Amyntas)和腓利二世的一個年輕隨從。他母親奧林皮雅絲則負責處理王室女眷中的敵人。有至少一份古文獻記載,她強迫腓利年輕的馬其頓妻子自殺,並命人殺害情敵的女兒。南卡羅萊納州克雷姆森大學(Clemson University)的古典歷史學家 Elizabeth Carney 說,奧林皮雅絲是個「很懂政治的女人」。

現在就剩軍隊了。亞歷山大必須讓馬其頓的將領與士兵相信他跟父親一樣,是當指揮官的料。因此他發起一連串軍事行動、弭平了巴爾幹地區的叛亂、擊潰城邦底比斯(Thebes),帶領軍隊打了一次又一次的勝仗。等到他滿 21 歲時,亞歷山大已經牢牢掌控了馬其頓和希臘,也準備好要進軍波斯了。

亞歷山大開疆拓土,統治範圍南至埃及、東達印度,創造了古典世界最偉大的帝國之一。他最親密的戰友就是他的愛人赫菲斯提安,而當赫菲斯提安終於在公元前 324 年東征途中死於一場神祕疾病時,亞歷山大幾乎因為悲痛而崩潰。根據古代作家普魯塔克(Plutarch)的說法,他把赫菲斯提安的醫生給釘死,還屠殺了該地區的一整個民族,作為獻給赫菲斯提安靈魂的祭品。

安菲波利斯陵寢位於卡斯塔丘(Kasta Hill)頂上,是在希臘發現最大的古墓。攝影:Athanasios Gioumpasis, Getty

分崩離析

當亞歷山大在 33 歲去世時,他自己也還身在東方,正計畫征服阿拉伯半島。他顯然偏好戰爭的刺激,不喜歡治理國事的枯燥細節。他娶了至少兩個異國妻子,但卻沒給他這龐大的帝國留下任何合法繼承人,似乎也不太思考繼位的事。他在巴比倫死於一場神祕熱病之後不久,他的手下將領、貴族以及家族成員就展開了激烈的王位爭奪戰。最後他的巨大帝國在內戰中被當成戰利品瓜分了,他也沒有留下任何嫡系後裔。

亞歷山大的母親死在一個殘酷無情的馬其頓權貴卡山德(Cassander)手中。為了坐上馬其頓王位,卡山德俘虜了奧林皮雅絲,然後處死了她。接著他也跟亞歷山大一樣,著手剷除其他對手。他把亞歷山大最重要的異國妻子羅珊和他的遺腹子亞歷山大四世囚禁在安菲波利斯 —— 並於公元前 311 年把他們母子倆都祕密殺害了。完成了這些骯髒事後,卡山德就統治馬其頓王國,直到他在公元前 297 年去世。

基於史料,今日大部分考古學家都深信亞歷山大本人是葬在埃及某處,可能就在亞歷山卓(Alexandria)。但奧林皮雅絲、羅珊、赫菲斯提安和許多將領的陵墓也都還未被發現。也許安菲波利斯陵寢的挖掘團隊會找到他們其中一人的遺骨。

撰文:Heather Pringle, 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魏靖儀

APR. 2019

超級城市

如何打造1000萬人的巨型都市?

超級城市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