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l. 07 2015

人類能熬過第六次大滅絕嗎?

1
  • 人類能熬過第六次大滅絕嗎?

一項新的研究發現,物種正以驚人的速度在消失。作家伊莉莎白‧科爾伯特指出,這已引發對人類能否倖存的質疑。

 

 

過去的5億年,地球上的生物有五次幾乎全數滅絕——原因諸如氣候變遷、一次嚴酷的冰河時期、火山,以及6500萬年前撞進墨西哥灣的那顆太空隕石,導致恐龍和一大群其他物種的滅絕。這些事件是已知的五次大滅絕,而所有的跡象都顯示,我們現在即將面臨第六次大滅絕。

AD

ads-parallax

不過這一次,我們不能怪東怪西,只能怪自己。根據上週刊登在《科學前緣》(Science Advances)的一項研究指出,目前的物種滅絕速度,可能比正常速度高了上百倍——而那還只是計入最為人熟知的動物而已。地球的海洋和森林,住有數不清的物種,其中有許多物種可能在我們開始認識牠們之前就會消失。

記者伊莉莎白‧科爾伯特的書《第六次大滅絕》(The Sixth Extinction)獲得今年普立茲非小說獎。我們和她談到,這些新發現可能透露了哪些關於地球生物未來的訊息。我們是否有機會能給這場大規模的物種滅絕踩煞車?人類是否注定要成為自己忽視環境的受害者?

 

引發許多討論的這項新研究估計,多達四分之三的物種,在經過幾代人類之後,就可能滅絕。這聽來是令人不敢置信的警鐘。

是的。那項研究仔細調查了最常被研究的動物族群。他們把範圍限縮在脊椎動物——例如哺乳類、鳥類、爬蟲類和兩棲類——然後說,好,我們來看看實際發生的狀況。他們證明了驚人的事實,滅絕的速度在1500年時已經非常快了,而且情況只有愈來愈糟。

記錄到的滅絕速度都是很大的數字,而人類卻變得有點習以為常。10年、20年前出生的小孩都是看著這些數字長大的。他們並不會覺得情況超乎想像地異常。

人們一直在爭辯,我們是否真正身處於第六次大滅絕的痛苦中。你的看法如何?

說實話,那是我認為我們放錯重點的爭辯之一。等我們找到那個問題的確切答案時,可能地球上四分之三的物種都已經消失了。我們真的不希望走到可以明確回答這個問題的那一步。 

不容質疑的明顯事實是,我們身處在一個物種滅絕速度非常快的時代,這種速度已經是大滅絕的等級了,儘管一次大滅絕可能要耗時數千年才會結束。

 

有沒有哪些棲地或物種——或是哪些動物族群,你認為會因為正在發生的變遷而特別容易受害?

因為數個原因,島嶼動物極為脆弱。牠們多半處於與世隔絕的狀態。我們正在做的事情之一,是消除以前造成島嶼物種被隔離的壁壘。紐西蘭一直沒有陸上哺乳動物。在沒有這些捕食者的環境下演化出來的物種都非常脆弱。紐西蘭有為數龐大的鳥類物種已經絕跡,而許多現存的物種則陷於困境之中。

也就是說,那些長久遭到隔絕的地方都很脆弱。那些分布範圍非常有限、只在世界上某個地方才有的物種,也很容易受害。牠們無處可去,萬一棲地遭到破壞,牠們就會消失。

 

關於人為因素的部分(我們顯然要為第六次大滅絕負責),有什麼最有力的證據能指出我們牽涉其中?

我們要為現在所見的滅絕速度升高負責,這一點沒什麼好爭辯的。過去的100年間我們所知道的物種滅絕事件,跟人類活動沒有關係的只占極少數。我從來沒聽過有人爭辯說:「滅絕速度啊……那只是自然現象,不管有沒有人類都會發生。」要提出這種主張,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如果我們正扣下扳機,那麼我們在槍裡裝了什麼彈藥?

關於這件事,已有數以千計的科學文章寫過。我們進行狩獵、引進外來物種。我們正在改變氣候,-而且從地質學的標準來看,改變的速度非常、非常快。我們正在改變全球海洋的化學性質。我們正在改變地表。我們砍伐森林,種植單一作物,這對許多物種來說都不好。我們濫捕魚類。清單可以一直一直列下去。

子彈並不缺。我們現在的火力可是大得很。

 

我們還有可能減緩物種的消失嗎?

剛剛提到的那些人類改變地球的方式,無論是哪一種,我都能指出一整座圖書館那麼多的報告,為如何改善狀況提出建議。就拿海洋中的死亡區來舉個小小的例子。我們可以用各種方法來改變施肥方式。我們在美國中西部的農田灑下氮肥,肥料會流入密西西比河、進入墨西哥灣,進而在海中造成死亡區。

根本的問題是,73億的人口——而且還會增加到80億、90億——能不能和那些現在仍存活的物種一起生活在地球上?還是說我們注定會引發毀滅,而部分的原因是我們消耗了大量其他物種也需要的資源?我無法回答這個的問題。

 

另外五次大滅絕,地球花了多少時間才復原?

要達到之前的生物多樣性,似乎要花數百萬年。

 

所以從現在開始,人類所居住的世界有可能不是持續處於大滅絕之中,就是一直處於某種從大滅絕中復原的狀態。

是的。假如你給脊椎動物(人類是脊椎動物的一種)100萬年的平均壽命,而人類已經活了這100萬年中頭20萬年,然後一場大滅絕事件加速發生——即使撇開人類是否會在自己造成的這場大滅絕中受害不談——你不能指望相同的物種到了地球恢復過來的時候,還會繼續存在。

 

你剛才提到的問題很有意思——人類是否會在自己造成的這場大滅絕中受害?

我不想斷言人類無法在許多物種消失之後繼續生存。我們已經證明人類是可以活下來的。我們的適應力很強。但我認為關鍵是,我們不會想要事情真的發生來知道答案。

這引出了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因為人類在某個數量的物種滅絕後存活了下來,就代表未來也能繼續保持嗎?還是說我們終究會危及維持人類生存的系統?這個問題非常重大,而且極為嚴肅。

還有另一個問題。就算我們真能活下來,到時候的世界是我們想要居住的世界嗎?是我們希望未來世世代代的人類所居住的世界嗎?這是個不一樣的問題,但兩個問題都必須認真看待。依我看,這些問題再嚴重不過了。

 

撰文:Nadia Drake, 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蘇睿哲

Twitter上關注作者Nadia Drake。

SEP. 2019

北極資源爭奪戰

2036年,北極無冰

北極資源爭奪戰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