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Dec. 15 2015

孔雀雌蛛對跳迪斯可的求偶者無動於衷

1
  • 孔雀雌蛛對跳迪斯可的求偶者無動於衷

新的研究證實,雄蛛利用複雜的動作、振動與顏色,贏得雌蛛青睞。

孔雀雄蛛(如圖,Maratus volans)必須賣力把握機會以吸引雌蛛。PHOTOGRAPH BY JURGEN OTTO

 

孔雀雄蛛表演的歌舞多采多姿,贏得「骷顱」和「閃亮馬芬」這樣的藝名,舞藝在動物王國幾乎無可匹敵。不過一項新研究顯示,牠們的主要觀眾——牠們想取悅的雌蛛——可沒那麼容易被打動。

AD

ads-parallax

 

這個新發現刊登在12月2日的《英國皇家學會公報:生物科學》期刊,強調整個動物界的雄性搶著得到雌性青睞的驚人程度。

 

孔雀蜘蛛自然也不例外, 它們的求偶之舞簡直新潮酷炫,再一看它們小巧的個頭,就更加充滿喜感。這個小東西只有不到5毫米長,可一旦表演起來卻能讓人大開眼界。

 

孔雀雄蛛最近被發現的求偶之舞,是有史以來最花俏、最複雜的,而牠的體積則讓這整件事更加令人驚奇。這個小小視聽奇觀量起來不到五公釐長。

 

「這種結合複雜的類哺乳動物行為、小巧身軀和繽紛花紋的動物,就是令人抗拒不了,」尤爾根・奧托說,他是澳洲農業與水資源部門的蟎類生物學家;他那出於嗜好而拍攝的突破性影片,將孔雀蜘蛛的舞姿帶到世人眼前。「很難不為牠們著迷。」

 

孔雀蜘蛛不是唯一會表演的孔雀跳珠。來看看牠那色彩鮮豔、最近被發現的一些親戚。

 

當孔雀雄蛛認為牠看上一隻雌蛛時,「牠的眼睛再也容不下其他事物,」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的麥可・卡蘇莫維克說,他是這項研究的共同作者之一。雄蛛接著開始跳起一連串的舞——包括科學家戲稱為「扭屁股」和「加速搖擺」的動作——透過地面將實在的振動傳遞給雌蛛。

 

一旦引起雌蛛的興趣,雄蛛就會露出色彩鮮豔的腹部皮瓣,接著來回不停地昂首闊步,同時瘋狂地揮舞牠那顏色特殊的長腳。

 

雌蛛心,海底針

可是一個巴掌拍不響,而研究者不知道雌蛛究竟如何參與並響應這種儀式。雌蛛怎麼看待趾高氣昂、手舞足蹈的追求者?雄蛛鮮豔的顏色真的和求偶有關嗎?

 

為了找到答案,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博士生瑪德琳・吉拉德前往澳洲雪梨,並且收集了64對孔雀蜘蛛,由一隻雄蛛和一隻未交配過的雌蛛組成一對。每一對走進卡蘇莫維克所謂的「求愛舞台」:一個周圍裝有攝影機、以伸縮褲襪當作地板的封箱。

 

這個沒有裝飾的設置讓吉拉德能夠偵測孔雀雄蛛的振動之舞與揮舞腳部的動作,同時追蹤雌蛛如何反應。

 

研究團隊發現,雌蛛不會想當然耳地為雄蛛的舞蹈神魂顛倒;相反地,雌蛛會在求偶舞開始的時候,轉向雄蛛或是撇過頭去,就看牠們感不感興趣。有些雌蛛的反應更激烈,牠們會快速地振動腹部、斷然拒絕——甚至更糟。「如果雌蛛不喜歡這隻雄蛛,就會把牠給吃了,」卡蘇莫維克說。

 

64對的求偶舞之中,雌蛛接受的案例只有16對。在這些罕見的情況下,吉拉德發現雄蛛的外觀重要性,不亞於牠們的舞姿,不過它們在引起並使雌蛛保持興趣的方面,作用略微不同。

 

或許孔雀蜘蛛很吃視覺效果這一套,沒什麼好奇怪的。孔雀蜘蛛的視覺極好,這是牠們靠著沒有蜘蛛網輔助,必須跟蹤並撲向獵物磨練而來的。

 

研究者稱讚這項研究明確地證明「因為雌蛛優先和展現繽紛色彩、求偶舞步複雜的雄蛛交配,雄蛛的所有求偶把戲跟著演化,」澳洲麥覺理大學的瑪麗・赫柏斯坦說,她並未參與這項研究。「兩者之間的關連很少能夠直接證實。」

 

但問題還是在。我們不清楚雄蛛的繽紛花紋有哪一點讓雌蛛如此關注。孔雀蜘蛛當初如何變得這麼愛現的,也還是個謎。「難道一開始是因為舞蹈,接著顏色就跟著演化?」赫柏斯坦問。「還是說顏色、動作和振動是同步演化的?」

 

不過有一點很清楚,涉及到交配時,孔雀雄蛛的生死全憑雌蛛。

 

「雌蛛掌控整個交配過程的程度很是驚人,」卡蘇莫維克說。「如果雄蛛不知道察言觀色,牠不只會求偶失敗——還可能小命不保。」




 

撰文:Michael Greshko, 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蘇睿哲

Twitter上關注作者Michael Greshko。

JUL. 2020

聖母峰

是誰第一個站上世界最高峰?

聖母峰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