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Dec. 13 2017

考古學家新發現惡名昭彰船難的集體墓穴

1
  • 考古學家新發現惡名昭彰船難的集體墓穴

AD

ads-parallax

墳塚躺著五名巴達維亞號(Batavia)的乘客,這是一艘荷蘭東印度公司(Dutch East India Company)的旗艦,在1629年由荷蘭前往爪哇的首航中沈沒。 這些遺體整齊排放下葬,沒有歷經暴力的跡象,可能沈船不久後就死於脫水——在瘋狂降臨其他倖存者之前。

眾所皆知,船隻在燈塔島(Beacon Island)附近的晨礁(Morning Reef)觸礁以後,巴達維亞號許多其他乘客都被叛亂者殺害。這般暴行的痕跡在考古學家發掘出的其他墳墓裡比比皆是。例如一副男性骨骸的頭頂被利劍削去。他的遺體被隨便地拖到最後安息之地。

和其他巴達維亞號船難的遇難者不同,最新發現的多人塚呈現整齊的埋葬,沒有暴力相關跡象。PHOTOGRAPH COURTESY ALISTAIR PATERSON, 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

巴達維亞號的指揮官法蘭西斯科.佩薩特(Francisco Pelsaert)把282名生還者留在燈塔島(Beacon Island)——離澳洲海岸80公里遠的豪特曼阿布洛霍斯群島(Houtman Abrolhos)一部分——上,自己便試圖尋找鄰近水源,但不久後島上就陷入混亂。多虧他驚人的壞運,他花了三個月才帶著援助回來。

趁佩薩特不在的時候,一名秉持享樂主義的商人耶羅尼莫許.科涅利茲(Jeronimus Cornelisz)掌握了大權並且指使了數十起謀殺,甚至殺害婦女與小孩。但當他派去探勘其他島嶼的人回頭背叛他時,他的恐怖統治也跟著終結;佩薩特回返後,科涅利茲和多名追隨他的叛亂者遭到處決。

船難後總共有115人死亡,多數遭到屠殺。燈塔島如今有個暱稱叫「巴達維亞號墳場(Batavia’s Graveyard)」,有些媒體則稱呼它「謀殺之島(Murder Island)」。

「這個故事很獵奇,對吧?」傑瑞米.格林(Jeremy Green)說,他是西澳洲博物館(Western Australian Museum)的海洋考古學負責人,研究巴達維亞號船難逾40年。「我還沒聽過一樣糟的故事。」

 

照亮悲劇的一道光

燈塔島發現的亂葬岡縱然悲慘,卻貢獻難得奢侈的科學材料。因為佩薩特在事件後出版他的日誌,使考古學家能將他們的發現和詳盡的歷史敘事相對照。

這是一連串科學家已經追尋數十年的探索。事實上,格林說1963年巴達維亞號的發現促使西澳洲通過保護該州水下考古遺產的法案——地球上最早的相關法律。

雖然當時燈塔島上就發現一些遺存,後續依然耗費20多年才找出更多巴達維亞號的罹難者。1980年代晚期,燈塔島的漁夫在為浴室挖水溝的時候被人骨絆倒。1994年考古學家開始發掘該遺址,裡面有三名成人、一名青少年、一名兒童和一名嬰兒的屍體。

那年以後,考古學家持續搜索新的墓塚。

「在我們的研究計畫期間,過去三年總共在燈塔島中央地帶發現十具遺骸,提供珍貴的新資料,」西澳大學(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教授丹尼爾.富蘭克林(Daniel Franklin)在一份聲明中說。

考古學家希望透過進一步分析400年前巴達維亞號船難與後續叛變的罹難者,能夠對這艘船的乘客有更多了解。PHOTOGRAPH COURTESY ALISTAIR PATERSON, 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

阿姆斯特丹大學(University of Amsterdam)的體質人類學家莉絲貝特.斯密特(Liesbeth Smits)計畫測量新發現遺骨的精確元素組成,這是能指向罹難者飲食與家鄉的化學線索。「人如其食,」她說。

她之前已經利用這項技術發現雖然巴達維亞號的母港在荷蘭,它仍有許多來自斯堪地那維雅、英國、法國與德國的乘客。

格林說,這組世界性的船員有其時代背景。1620年代,歐洲深陷慘烈的三十年戰爭(Thirty Years’ War)苦海,而且荷蘭依然在和西班牙打長達數十年的獨立戰爭。

加入荷蘭東印度公司有其風險;三個出航的歐洲人只有一個回得來。但隨著當時各種衝突使許多人一無所有,有些人視巴達維亞號為出路。

「人們走向機會。(他們可以)吃飽並且領取合理的好薪水,夠幸運的話還有希望賺一筆小錢,」格林說。

針對這些無疑倒霉乘客的研究持續進行。格林說研究團隊明年會出版他們研究發現的學術論文——以科學之光揭開將近四個世紀以前的黑暗暴行。

「我做這工作非常久了,所以我已經習慣看到暴力橫死,」斯密特說。在巴達維亞號的案例裡,「你知道他們身上究竟發生什麼事,也知道那有多驚悚,(所以)有時感受切身,但你得永遠保持客觀。」

 

撰文:Michael Greshko

編譯:石頤珊

延伸閱讀:古老沉船裡發現罕見太陽導航工具 / 這位男子在島上獨居了28年

 

FEB. 2020

最後一艘奴隸船

1860年,克羅蒂德號成為最後一艘抵達美國海岸的奴隸船。這是船上108人以及他們後代的故事。

最後一艘奴隸船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