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l. 21 2015

獵殺更多大象真能有助於拯救牠們?

1
  • 獵殺更多大象真能有助於拯救牠們?

2009年以來,莫三比克的大象因為被盜獵而消滅了將近一半;世界銀行欲提供狩獵運動資金的決定引起質疑。

值得慶祝的一幕:莫三比克尼亞沙自然保留區的象群,在日落時分如常四處走動。Photograph by Kristel Richard, SOPA RF/Corbis

以運動消遣之名殺死瀕絕動物,是拯救物種免於滅絕的最好方法嗎?提供開發中國家生物多樣性保育計畫最大融資來源之一的世界銀行,認為確實如此。

世界銀行在去年底核准一項4600萬美元的補助,給世界最貧窮國家之一的莫三比克,以振興觀光業和改善貧窮。如今,這筆款項有70萬美元已被指定用來支持獅子和犀牛的戰利品狩獵。

AD

ads-parallax

莫三比克的大象遭到盜獵,牠們的象牙透過非法交易出口到亞洲,因而數量銳減。根據野生動物保育協會的調查,2009年到2014年間,牠們的數量由估計約2萬隻減少到1萬300隻,這是大規模大象普查的一部分。

這隻懷孕的母象被困在鐵網陷阱中死去,下場是被五馬分屍,以取得象牙和象肉。過去五年來,莫三比克的大象數量已少了將近一半。Photograph by Peter Johnson, Corbis

在莫三比克——其他的非洲貧窮國家也是,例如南非、納米比亞、安哥拉、辛巴威和坦尚尼亞,戰利品狩獵一直被視為提供野生動物保護資金來源的一種方式。(然而,狩獵並不能拯救莫三比克的犀牛,牠在2013年被宣布已在當地絕種。)

相反地,在面臨失去大象和其他動物的情況下,波札那和肯亞已經禁止大型獵物的狩獵運動。

關於將狩獵運動視為一種保育政策,各方的意見對立分歧。

「如果有適當管理,而且收入分配給公園裡面和周邊的社區,」世界銀行華盛頓特區總部的發言人馬吉.薩克說,狩獵「是公園和自然資產得以永續經營的重要手段」。

許多反對者說,狩獵的收入並沒有多到夠振興貧窮地區的經濟,尤其如果有貪腐的政府官員把部分的錢拿來中飽私囊。

對國際動物福利基金會(IFAW)北美地區主任傑弗瑞.傅洛肯來說,這也是個道德問題。有鑑於盜獵的嚴重性,他說,像世界銀行這樣的權責機關,「必須了解世界上其他人都已知道的事實——殺害動物以拯救牠們並不是保育。那樣做就是不對。」

獵殺犀牛以拯救犀牛——達拉斯狩獵俱樂部的成員如是說。2014年1月,反對者在俱樂部的一場活動中舉牌抗議。世界銀行已核准資助莫三比克的大象和獅子狩獵運動,那裡長久以來都樂於將此運動視為保育野生動物的方法。Photograph by Tony Gutierrez, AP

利用它或失去它

在世界銀行的莫三比克提案裡,每年將發出80張大象狩獵證,每張1萬1000美元;還有55張到60張的獅子狩獵證,每張4000美元。絕大部分的收入歸莫三比克政府所有,但有20%要再分配給住在保育區周邊的社區。

世界銀行「從消耗野生動物的功利主義觀點出發,」肯亞安博塞利大象信託(Amboseli Trust for Elephants)的動物學家菲莉絲.李說。

消耗性或永續性利用野生動物,列明在生物多樣性公約(Convention on Biodiversity)中,這是一項多國協定,目的在發展國家對生物多樣性的保育和永續利用政策,它的概念是以不破壞動物棲地和數量的方法,使人類能從動物獲利。

但如同李說的:「如今,對某些保育人士而言,永續利用已遭挾持,變成狩獵(運動)的代名詞。」

她點明達拉斯狩獵俱樂部最近獲准加入自然保育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一事,這個世界組織致力於藉由確保有效並公平管理自然上的利用,以珍惜並保育自然;而這個狩獵俱樂近期拍賣獵殺納米比亞一隻瀕絕黑犀牛許可的爭議,是「讓狩獵為保育發聲的最糟糕方式」。

2014年1月28日,中國人唐永健(音譯)在奈洛比機場被捕;他站在首都法庭的被告席上,被控從莫三比克走私3.4公斤的未加工象牙到中國。他認罪並被處以22萬3000美元的罰款——如果不能繳清,就要服刑七年。中國走私客被認為是莫三比克目前大象數量減少的主要原凶。Photograph by Thomas Mukoya, Reuters/Corbis

「顯然,它不代表物種的保育,」李說:「它是為錢獵殺。」

達拉斯狩獵俱樂部的執行長班.卡特說,一個德州獵人在今年3月殺了那頭黑犀牛,他支付的35萬美元會直接存入納米比亞的一個保育信託基金。

「這種獵殺有生物學上的理由,」卡特說:「那是依據現代野生動物管理的基本前提而來。族群數量重要,個體數量則否。」

威爾.崔維斯是「生而自由基金會」和「美國生而自由」的會長,這個全球野生動物慈善機構致力於終止動物受難,並保護在野外受到威脅的物種。他反駁說:「個體也很重要。」。

「每一個人也許有生存的知識或文化的智慧要傳承下去,這對社會的凝聚力很重要,」他說:「但個體也很重要,因為牠們有權活下去。牠們不是某個物種的棋子——我們人類這個物種存心要扮演上帝,並披上當代野生動物管理的外衣。」

傑弗瑞.傅洛肯在五月CNN的訪問中說:「從生物學的觀點來看,戰利品狩獵不僅完全不顧野生動物管理的預防性原則,而且在某些案例中,還被發現破壞了管理。」

「獵人不像天然的捕食者,」傅洛肯說:「他們以最大的動物為目標,要有最大的象牙、鬃毛、鹿角或牛角。」

 

收益問題

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UNWTO)最近公布的簡報顯示,觀光業的年度總收入中有八成來自「非消耗性」旅遊——遊獵、賞鳥、健行、賞鯨豚和探險旅遊。

在美國,思緯電子國際(Synovate eNation)在2011年做的民調發現,有超過七成的美國人願意付錢參加非洲的野生動物觀賞之旅去看獅子,只有不到6%的人願意付錢去獵殺牠們。

2012年到2013年,莫三比克的野生動物觀光收入三級跳,達到300萬美元。

世界銀行相信,狩獵運動能挹注這些收入。但墨西哥學院(El Colegio de Mexico)的經濟學教授,同時共同主持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Nature)針對環境、總體經濟學、貿易與投資的阿雷杭卓.納達爾,質疑戰利品狩獵真能為農村帶來任何顯著的額外好處。

納達爾說,還不曾有人針對到底能產生多少收益,進行過徹底且可信的研究;更不用說這些金額避開貪腐的官員,順利送到當地社區手中。

這隻在莫三比克馬布多大象保留區的孤單大象,是否象徵大象在非洲許多其他地區的未來?Photograph by Chris Johns

在此同時,莫三比克的盜獵者和走私客卻能毫無阻攔地取得武器,進入保護區和橫越邊界的道路,並經由港口和機場出境。

6月1日,警方在非洲南部的莫安巴地區拘捕五名中國人,他們持有兩批用來獵殺大象和犀牛的大口徑槍枝。二個星期以前,當局在5月14日於馬布多逮捕了二名中國人,起出65支犀牛角和340支象牙,這是莫三比克有史以來查獲的最大一批走私貨。

然而,數日後,12支犀牛角卻從首都的保險庫中消失,換上用一般牛角做的複製品。有11個人隨後被逮,其中有些據信是公務員。

 

改變態度

2014年4月,美國魚類暨野生動物署(United State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宣布暫停進口所有來自辛巴威和坦尚尼亞的大象狩獵戰利品,傳達對這二個國家「大象數量明顯減少」的關切。

聲明稿總結說,辛巴威和坦尚尼亞的大象狩獵活動,「並非永續性,且目前無法支援要恢復族群數量的保育作用」。

今年3月,美國魚類暨野生動物署永久禁止來自辛巴威的大象狩獵戰利品。

 

世界各地的大象

肯亞桑布魯國家保留區的一隻大象,屹立於象群中。 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19世紀開始,歐洲和美國對象牙產品的需求暴增——從撞球到鋼琴鍵盤都有。這張1912年的照片顯示在狩獵探險中被殺的一隻大象。Photograph by Carl E. Akeley, National Geographic

1900年代早期,坦尚尼亞占吉巴的二名男子和世界最大的象牙合影,這二根象牙有將近他們身高的二倍長。Photograph by A. C. Gomes and Co, National Geographic

利用大象表演曾經是風靡一時的馬戲團特技,最近幾年已經受到監督。非洲公象金寶或許是19世紀最受歡迎的馬戲團大象了。Photograph by Atwell, H. A., National Geographic

一個男子騎著大象穿越錫蘭最近被清光的一塊土地;錫蘭曾是英國的殖民地,後來成為現在的斯里蘭卡。Photograph by Alexander Graham Bell, National Geographic

一個受保護的象群在印度加濟蘭加國家公園覓食和飲水。Photograph by Steve Winter,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數百隻大象在蘇丹蘇德沼澤一個被燒毀的區域奔馳。乾季時,大部分的沼澤會因為灌木叢失火而燒毀,在動物季節性遷移時,揚起一陣陣瀰漫的塵土。Photograph by George Steinmetz,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在肯亞桑布魯國家保留區,一隻新生的小象在長輩的庇護下,慢慢地穿越艾瓦索納吉羅河。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在肯亞桑布魯的莽原上,二隻青春期的大象鬥得彼此象牙交纏,牠們的家族成員在一旁密切監看。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在肯亞的大衛.薛德里克野生動物信託(David Sheldrick Wildlife Trust),失親的大象給自己塗上赤土色的泥巴——這個提神的習慣可以驅蟲,還能保護牠們不受非洲烈日曝晒之苦。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在波札那卓比河附近,一隻大象女家長和入侵者起了衝突。Photograph by Chris Johns, National Geographic

上圖的這個陷阱,原本是為了捕捉羚羊這類會破壞作物的動物而設的,但有時卻會使其他動物受害。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在喀麥隆的布巴納希達國家公園,一名男子小心翼翼地觸摸風乾的非洲象象皮。Photograph by Brent Stirton, National Geographic/Getty Images

為了不讓象牙淪落到黑市,一名國家公園管理員將非洲象的象牙砍下來;這隻象在肯亞的安博塞利國家公園遭到非法獵殺。Photograph by Brent Stirton, National Geographic/Getty Images

在肯亞的大衛.薛德里克野生動物信託,穿著綠色外套的飼養員在雨季期間站著照料象寶寶蘇庫魯,就像牠的媽媽在野外照顧牠的時候一樣。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一群大象在月色中消磨時光,享受冰涼的池水;這兒是查德的札庫馬國家公園乾季期間僅剩的水塘。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澳洲已禁止獅子狩獵戰利品的進口,而歐盟則剛通過對一些大型哺乳動物的狩獵戰利品進口採取更嚴格的限制。

最近,有二家航空公司——南非航空和阿聯酋航空的貨運部門,宣布禁止運送大象、犀牛和獅子的狩獵戰利品。

他們加入法國航空、荷蘭航空、新加坡航空和卡達航空的行列,這些航空公司也禁運老虎狩獵戰利品。5月31日,德國漢莎航空貨運宣布立即禁運狩獵戰利品,而英國航空和西班牙國家航空貨運也剛證實,他們將不再運送任何一種動物狩獵戰利品。

對狩獵運動的問題,國際動物福利基金會的傑弗瑞.傅洛肯說,「當一種生物的最大價值是被當成戰利品標本,那麼它無疑已來日無多,就像牠們的某部分——例如象牙或犀牛角的價值,使得保護牠們不被盜獵幾乎是不可能的」。

 
 

撰文:Adam Cruise, 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蘇睿哲

Linkedin上關注作者Adam Cruise。

JUL. 2019

阿波羅登月50週年 重返月球

這一次,我們有不同的任務:從月球出發,開啟太空旅行新時代!

阿波羅登月50週年 重返月球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