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witter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Mar. 11 2024

紐約人氣貓頭鷹撞樓身亡 參議員推「FLACO」法案減少下一個窗殺

  • 從愛鳥人士到小孩,Flaco自由飛翔的身影,成為許多城市人的心裡的朋友。圖片來源:Rhododendrites(CC BY-SA 4.0)

    從愛鳥人士到小孩,Flaco自由飛翔的身影,成為許多城市人的心裡的朋友。圖片來源:Rhododendrites(CC BY-SA 4.0)

  • 紐約動物園曾試圖用網子去誘捕Flaco,最後都沒成功。圖片來源:David Barrett (CC BY-SA 4.0)

    紐約動物園曾試圖用網子去誘捕Flaco,最後都沒成功。圖片來源:David Barrett (CC BY-SA 4.0)

  • Flaco成為捕鼠高手,一度變胖的照片也吸引國際媒體關注。圖片來源:Rhododendrites(CC BY-SA 4.0)

    Flaco成為捕鼠高手,一度變胖的照片也吸引國際媒體關注。圖片來源:Rhododendrites(CC BY-SA 4.0)

  • Flaco住在中央公園的期間,社群關注牠的一舉一動,甚至擔心紐約馬拉松的人群會嚇跑Flaco。圖片來源:Rhododendrites(CC BY-SA 4.0)

    Flaco住在中央公園的期間,社群關注牠的一舉一動,甚至擔心紐約馬拉松的人群會嚇跑Flaco。圖片來源:Rhododendrites(CC BY-SA 4.0)

1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曹可芝 編譯;陳文姿 審校

對許多紐約市民來說,貓頭鷹弗拉科(Flaco)翱翔的身影讓他們領會自由的快樂,而牠的死亡則是一記重擊,烙印在都市居民的心上。

從愛鳥人士到小孩,Flaco自由飛翔的身影,成為許多城市人的心裡的朋友。圖片來源:Rhododendrites(CC BY-SA 4.0)

從愛鳥人士到小孩,Flaco自由飛翔的身影,成為許多城市人的心裡的朋友。圖片來源:Rhododendrites(CC BY-SA 4.0)

弗拉科是隻歐亞雕鴞(Eurasian eagle owl),一生幾乎都在紐約市中央公園動物園裡度過。一年多前、2023年2月,弗拉科的籠子遭到破壞,牠趁隙逃了出來,自此常居在中央公園附近。

起初,動物園方與關注者都擔心,習慣牢籠生活的弗拉科不知如何在野外狩獵。動物園花了好幾個星期,無論是用食物或其他同類的叫聲都無法將牠誘捕回籠。弗拉科展現強大的生物本能,飛行技巧進步,並成功捕獲老鼠,讓關注牠的社群為牠加油,轉而盼望牠能自由。

「牠在外面似乎玩得很開心」,曼哈頓觀鳥社群「Manhattan Bird Alert」的巴瑞特(David Barrett)告訴《衛報》,弗拉科飛得越來越好。

園方後來放棄圍捕,但定期追蹤牠的動態,萬一弗拉科出現健康問題,準備隨時出手相救。不過,最密切追蹤弗拉科的不是園方,而是無數愛鳥社群的粉絲和居民。他們常在網路分享弗拉科的身影,無論是站在枝頭觀察慢跑的人類、或是停在公寓的陽台上,都能吸引網友按讚。大家還很關心牠的戀愛故事,希望牠能找到另一半。

紐約動物園曾試圖用網子去誘捕Flaco,最後都沒成功。圖片來源:David Barrett (CC BY-SA 4.0)

紐約動物園曾試圖用網子去誘捕Flaco,最後都沒成功。圖片來源:David Barrett (CC BY-SA 4.0)

Flaco成為捕鼠高手,一度變胖的照片也吸引國際媒體關注。圖片來源:Rhododendrites(CC BY-SA 4.0)

Flaco成為捕鼠高手,一度變胖的照片也吸引國際媒體關注。圖片來源:Rhododendrites(CC BY-SA 4.0)

好景不常,《紐約時報》報導,2月23日有民眾在西區89街的地上發現弗拉科,傷勢嚴重,研判應是撞上建築物。救援組織野鳥基金會(Wild Bird Fund)獲報後緊急前去搶救,但很快就宣告弗拉科死亡。

弗拉科的死訊令許多人心碎,整個周末不時有粉絲前往中央公園,花束、蠟燭和插畫在弗拉科常棲息的橡樹下圍成小小的紀念館,哀悼牠的逝去。弗拉科在2010年出生於北卡羅萊納州,原本會在3月迎來14歲生日。

中央公園動物園表示,弗拉科的死亡應歸咎當初破壞圍欄的人。園方檢驗弗拉科屍體,初步顯示牠死於急性外部創傷。但園方要進一步化驗牠體內是否殘留毒物或曾染病,這些都可能影響鳥的正常飛行。

「窗殺」據信是弗拉科的主要死因。據估計,光是在紐約市,每年就有近25萬隻的鳥類因撞擊建築物或窗戶死亡。

紐約市近年針對窗殺提出多項對策,2020年有一則新規上路,要求新建跟整修大樓必須考量鳥類安全,設置類似窗戶貼紙等裝置;2021年法規也要求,紐約市府所擁有和管理的建築物在候鳥遷徙高峰期需要關閉非必要的室外燈光,避免牠們在燈光叢林中迷失方向、飛到筋疲力竭。

弗拉科逝世幾天後,紐約州參議員霍伊曼(Brad Hoylman-Sigal)與環保團體合作,重新推動兩部護鳥法案,並將他提出的「鳥類安全大樓法」(Bird Safe Buildings Act)更名為「有羽毛的命也是命」(Feathered Lives Also Count)法。法案縮寫就是「FLACO」,以此紀念弗拉科。

霍伊曼說,他對弗拉科之死非常難過,重新命名是向牠致敬,而且希望藉此讓「FLACO法」和「暗空保護法」(Dark Skies Protection Act)獲得更多支持,降低鳥類撞擊的風險。

Flaco住在中央公園的期間,社群關注牠的一舉一動,甚至擔心紐約馬拉松的人群會嚇跑Flaco。圖片來源:Rhododendrites(CC BY-SA 4.0)

Flaco住在中央公園的期間,社群關注牠的一舉一動,甚至擔心紐約馬拉松的人群會嚇跑Flaco。圖片來源:Rhododendrites(CC BY-SA 4.0)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網站,內容由許多專家學者及民間環團,提供國內外環境教育與環保資訊;主題涵蓋全球變遷、溫室氣體控制、環保生活、環境汙染防治、生態保育、能源節約與能源效率、綠建築等各面向。期許能替沒有選票的山林、濕地、海洋、土地發聲。

APR. 2024

真菌潛力無限的奇妙世界

這個鮮為人知的龐大生命網路,如何影響地球萬物與人類未來

真菌潛力無限的奇妙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