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witter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Mar. 06 2023

郵輪乘客巧遇罕見景象:1000頭鯨魚海上大會師 (內有影片)

  • 一隻座頭鯨在南極洲外海悠游。2022年在南極半島北邊的科羅內欣島(Coronation Island)外海被觀察到在進食的幾百頭鯨魚中,也有這種鯨魚。PHOTOGRAPH BY JORDI CHIAS, NATURE PICTURE LIBRARY

    一隻座頭鯨在南極洲外海悠游。2022年在南極半島北邊的科羅內欣島(Coronation Island)外海被觀察到在進食的幾百頭鯨魚中,也有這種鯨魚。PHOTOGRAPH BY JORDI CHIAS, NATURE PICTURE LIBRARY

  • 照片中正在捕食浮游植物的磷蝦,是一種非常小的甲殼動物,也是海洋食物網的基礎。PHOTOGRAPH BY PAUL NICKLE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照片中正在捕食浮游植物的磷蝦,是一種非常小的甲殼動物,也是海洋食物網的基礎。PHOTOGRAPH BY PAUL NICKLE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1

搭乘國家地理堅忍號的乘客,在南極洲附近遇見了一群正在進食的長鬚鯨──這是長達一個世紀以來人類所見最大規模的鬚鯨群聚。

一隻座頭鯨在南極洲外海悠游。2022年在南極半島北邊的科羅內欣島(Coronation Island)外海被觀察到在進食的幾百頭鯨魚中,也有這種鯨魚。PHOTOGRAPH BY JORDI CHIAS, NATURE PICTURE LIBRARY

一隻座頭鯨在南極洲外海悠游。2022年在南極半島北邊的科羅內欣島(Coronation Island)外海被觀察到在進食的幾百頭鯨魚中,也有這種鯨魚。PHOTOGRAPH BY JORDI CHIAS, NATURE PICTURE LIBRARY

舉目所及都是長鬚鯨,成百上千,牠們呼吸的水霧模糊了地平線。2022年1月,在南極洲附近,國家地理堅忍號上的乘客和船員巧遇了這場奇景,這是自從商業捕鯨把這個物種逼到幾乎絕滅以來就無人看過的景象。

「去年當我們航行在科羅內欣島北方的時候,迎接我們的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景像:海平面上滿滿都是鯨魚在噴氣。」動物學家,也是郵輪上的駐船博物學家康納.萊恩(Conor Ryan)說;這艘郵輪是由林德布拉德遠征(Lindblad Expeditions)負責經營。

「我們一靠近,就被連綿不絕的鯨魚噴水聲包圍,由於空氣中都是鯨魚呼出的冷凝水氣,我們得一直擦相機鏡頭和太陽眼鏡。」萊恩在電郵中說。

 

為數大約介於830到1153頭之間的長鬚鯨,還有幾隻座頭鯨和藍鯨,聚在一起狂吃南極半島北邊的科羅內欣島附近密密麻麻的磷蝦群。

分析了這場盛宴的照片和影片的史丹佛大學科學家說,這麼大規模的鬚鯨群聚,可能是20世紀末商業捕鯨結束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之前,有紀錄的長鬚鯨最大群聚也不過只有300隻。

「差不多在100年前,看到這樣的景象或許並不罕見,史丹佛大學的海洋生態學家、也是關於這次事件一篇新研究的共同作者馬修.薩沃卡(Matthew Savoca)說,這篇研究發表於2月22日的《生態學》(Ecology)期刊上。

長鬚鯨重達80噸,是體型僅次於藍鯨的鯨魚。曾經有約100萬頭的這種龐然巨鯨在全世界的海洋中巡游,但一個世紀的捕鯨讓牠們的數量減少了約98%。雖然數量已有回升,但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還是把這種動物列入易危名錄。

能親眼見到這番不可思議的景象,讓擁有國家地理探險家身分的薩沃卡對長鬚鯨在南冰洋的恢復感到樂觀,他說。但同時他也很擔心:長鬚鯨的威脅之一就是船擊,還有被漁具纏住,他們在這群長鬚鯨之間確實也有看見幾艘商業磷蝦撈捕船。

磷蝦撈捕的隱憂

「長鬚鯨回來了非常棒,愈來愈多人有機會看到也是。」德國漢堡大學自然史中心的海洋哺乳類生態學家海倫娜.赫爾(Helena Herr)說。

曾經在南冰洋進行大範圍鯨魚研究的赫爾說,鯨魚常常聚在科羅內欣島外海,是因為周圍水域富含南極磷蝦。

照片中正在捕食浮游植物的磷蝦,是一種非常小的甲殼動物,也是海洋食物網的基礎。PHOTOGRAPH BY PAUL NICKLE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照片中正在捕食浮游植物的磷蝦,是一種非常小的甲殼動物,也是海洋食物網的基礎。PHOTOGRAPH BY PAUL NICKLE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這種微小的甲殼動物形成了南冰洋食物網的基礎,也是企鵝、鯨魚和烏賊最愛的獵物。人類也愛磷蝦,所以每年從南冰洋撈走成千上萬噸的磷蝦,做成膳食補充品和養殖魚的飼料。

萊恩和郵輪上的觀光客看到這麼多長鬚鯨時所感到的喜悅,卻「在我們意識到其實鯨群之間還有拖網漁船在作業的時候黯淡了下來,」他說:「目擊這番景象真的令人震驚。」

萊恩也是這篇新研究的共同作者,他和其他人在這篇研究中警告說,當鯨魚數量增加,和磷蝦捕撈業的有害衝突也會跟著增加──除非採取更多措施。

舉例來說,南冰洋磷蝦捕撈業的管理單位南極洲海洋生物資源保育委員會(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Antarctic Marine Living Resources, 簡稱 CCAMLR),就應該要把鯨魚的安全與營養需求列入考量,薩沃卡說。

此外,委員會也必須堅持現有的法規,赫爾說。「法規有限制不可以在離鯨魚或其他正在捕食的動物太近的地方捕撈磷蝦。而這篇研究告訴我們,至少有四艘船沒有遵守這些規則。」她說。

根據薩沃卡的看法,未來十年間我們如何管理南極洲的磷蝦捕撈業,會決定2022年1月看到的這次群聚是不是會愈來愈普遍──或僅僅只是偶然。

 

延伸閱讀:巨型翻車魚刷新全球最大硬骨魚新紀錄!新種鯨魚才剛被發現,就已瀕臨絕種

JUN. 2024

壓力有毒!

壓力影響生理的科學新證據

壓力有毒!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