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l. 20 2016

愛琴海沉船 古物撈不完

1
  • 愛琴海沉船 古物撈不完

一年多來,深海探險家們二度在愛琴海偏僻處發現將近兩打的沉船。

一名潛水員正在測量在最近發現的45艘船骸中、最古老的船隻上所發現的薩摩亞雙耳罐。這些陶罐可追溯至公元前525年至480年間。PHOTOGRAPH BY VASILIS MENTOGIANIS


在2015年七月的一個下午,海洋考古學家庫索佛雷奇斯(George Koutsouflakis)正在他位於雅典的辦公室內和同事聊天,這時他的電話響了。電話的另一頭是一位來自佛爾尼群島(Fourni archipelago,位於東愛琴海的薩摩斯島Samos和伊卡利亞島Ikaria之間)的自由潛水漁夫。在佛爾尼群島沿岸潛水捕魚的日子裡,這位漁夫發現某些地方的海床上滿是古代的陶土容器,這些鑲嵌著珊瑚的容器很久很久以前便從船上散落。在過去一年中,他手繪了海底地圖並標示出了將近40處可能的船骸。他希望庫索佛雷奇斯可以看看這張地圖。

這通電話來的正是時候:身為伊卡利安島民,庫索佛雷奇斯好幾年來不時便會聽到關於佛爾尼沉船的傳聞,而在那個夏天,他正試著組織一支考察隊伍來尋找這些船骸。當庫索佛雷奇斯從該名漁夫那聽到了消息後,他對同事微微一笑,知道該是執行這計畫的時候了。

AD

ads-parallax

就在2015年九月、僅僅11天的潛水探勘,庫索佛雷奇斯和他來自RPM航海基金會的夥伴彼得.坎伯(Peter Campbell)一起找到了22艘沉船遺骸。今年六月,他們帶著潛水員、考古學家和文物修復專家共25人,再度回到佛爾尼群島。在22天的潛水探索中,他們又找到了23艘前現代時期的船骸,使得發現的沉船總數來到了45艘,這數量在希臘水域的所有已知船骸中佔了20%。

橫跨世紀

這些新發現的沉船橫跨了逾兩千年的希臘海洋史。最古老的船隻大約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25年,而最近代的船骸則在19世紀早期。其他的船骸年齡則分別落在不同世紀:這些船上物品包括了古典時期(公元前480至323年)、希臘化時期(公元前323至31年)、晚古時期(西元300至600年)和中世紀時期(西元500至1500年)的鍋碗瓢盆、儲物罐、手掌大小的檯燈和精緻的黑漆陶瓷小物。

這艘船是在佛爾尼找到的沉船中,唯一一艘外露木材結構得以保存的船骸,該船的時代約為18至19世紀。PHOTOGRAPH BY VASILIS MENTOGIANIS

 

最常見的文物就是一種被稱為「雙耳罐」的陶土製品。這些土罐被古代商船們用來運輸酒、橄欖油、魚醬和其他物品。透過分析這些土罐的樣式和成分,可以辨識它們究竟來自何方,不同土窯製造出來的成品外觀,會因當地窯燒土壤的不同而異。2016年發現的土罐分別來自塞普勒斯、埃及、薩摩斯、派特摩絲、小亞細亞、希臘本土、羅馬、西班牙、甚至北非,顯示了歷史上不同地中海文化錯綜複雜的貿易網連結。

一探究竟

今年六月最後幾次晨潛的其中一次,筆者和四個希臘最厲害的潛水專家登上了橡皮艇。這次任務是要到本島其中一段曲折的海岸線、探索一艘位於深海的船骸,因此我們正期望從一位深海潛水員身上得到一些指點。由於到處都是天然形成的海灣和港口,佛爾尼成了古代船隻在海上遇到強風時的最佳避風港。

在海面上穿過一陣霧和水氣之後,橡皮艇駕駛將小艇慢下,接著我們請深海潛水員幫忙確認位置。其他沉船調查計畫都是使用遠端操控的儀器來探測海床,這有時一天就會花上數萬美金。但坎伯和庫索佛雷奇斯卻依賴這種低科技的探測技術:和在當地捕魚數十載漁夫們聊聊。

當我們還浮在疑似沉船遺址的上方時,頭兩名潛水員穿上了將近五十磅的裝備翻身下水。其中一名潛水員名叫米緹卡斯(Manos Mitikas),他正是一年前帶著沉船地圖致電給庫索佛雷奇斯的那位佛爾尼潛水漁夫。整個團隊在他的協助下找到了許多沉船。今天早上他們正在探索一處60公尺深的遺跡,充足的潛水氣瓶是絕對必要的。

我們在海面上等待,海浪將我們的船漂離他們當時的下水處。潛水員下潛的過程總是令人緊張。即便是非常專業的潛水伕,也可能會冒著儀器故障、減壓不足和氮氣麻醉導致昏沉的風險。在長達25分鐘的等待之後,一顆紅色的充氣浮標終於浮上來:他們找到了沉船並做了位置記號。

潛水漁夫米緹卡斯(Manos Mitikas)從海底撈起一個雙耳罐。許多從這艘沉船上發現的物件都來自於北非。PHOTOGRAPH BY VASILIS MENTOGIANIS

潛水伕們逐漸浮上來。海底沉船的輪廓隨著深埋沙堆中的土罐堆顯現,這些容器不只完整,更罕見地遠從北非來到到遙遠的東愛琴海。

海盜窟

45艘沉船看起來是個龐大的數字,但這在所有跨國航線中只佔了非常少的一部分。「這兒的水域是相對安全的。」坎伯說。古代沉船比例只能靠推測,但從週期數據可估算約莫為3%。大部分在佛爾尼一帶的船骸看起來都是在撞上暗礁或是峭壁後沉船。

海盜猖獗的威脅不下大海本身危險的程度,事實上佛爾尼一直以來都以海盜巢穴出名。米緹卡斯正是海盜後代。他秀給筆者一份當地族譜,上頭紀錄了1869年,米緹卡斯的高祖父因海上犯罪而被處決。他說:「別擔心,我行事正直,那已經是好幾世代前的事了。」

米緹卡斯和其他當地人從小看著這些海底陶罐長大的。「這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我以為海本來就是長那個樣子。」他說。幾乎所有本島上的房屋、店面和餐廳,屋內都會擺著雙耳罐。「漁網多多少少都會撈到一些罐子,這無可避免。」

漁民vs學者

遺憾的是,探索這些船骸使得希臘漁夫和考古學家出現對立。一旦某處水底的考古遺址經人發現,希臘政府便會禁止該區域的捕魚活動。最近大量海底遺跡面世,大片水域將會被宣告為禁捕水域,此舉將嚴重影響當地漁夫生計。藉由在海底文物監委會(暫譯,the Ephorate of Underwater Antiquities)任職之便,庫索佛雷奇斯協助大幅縮小禁捕區域,算是兼顧古今的折衷方案。

 

這些可能是希臘化時代的雙耳罐,來自於尼多斯島(Knidos )和科斯島(Kos)。它們摔碎在海底峭壁的斜坡上。PHOTOGRAPH BY VASILIS MENTOGIANIS

但在佛爾尼,當地居民和考古學家雙方卻罕見地釋出善意。奧林匹亞迪斯(Smalis Olympiadis),這名33歲的漁夫在季末帶領考古團隊到達愛琴海目前已知最大的古代石錨場。該地位於本島東部海灣、水下40公尺處,而錨本身長逾1.8公尺,重量超過136公斤,為紅色和橘色的珊瑚礁以及鈣化海藻覆蓋。庫索佛雷奇斯使盡力氣將石錨拖行到淺海後,六名壯丁合力將它抬到橡皮艇上。

奧林匹亞迪斯主要捕捉烏鰭石斑魚、沙重牙鯛和赤鯛為生。但最近他的漁獲以每年10%速度減少。他對於考古學家們在他島嶼附近活動感到欣慰,不只是因為這個多達25人的團隊每晚都在他販售漁獲的餐廳用餐。他知道至少其他十處沉船,並打算在下一季和這些考古學家分享資訊。

長期計畫

這項計畫或許能將這座島轉變成地中海水下考古學的熱門研究地點。「我們真的不希望我們變成那種晃頭晃腦跑來這邊的外國人,找到一些文物,然後把它們送回去雅典。」坎伯說,「我們希望可以幫助當地人,讓他們有足夠的資金和能力來維持這個位於島上、世界一流的海洋博物館。」

佛爾尼市長姜.馬路西斯(John Marousis)說,十年前許多雅典人和幾乎所有外國人,都沒有聽說過佛爾尼群島。本島直到了1969年才供電,直至今日島上人口也僅維持在1200人而已。當地經濟非常依賴觀光,但經濟危機後,觀光業一落千丈。

他期待在這島上看到一座博物館,但不僅是為了吸引觀光客而已。作為位於薩摩斯和伊卡利雅之間的小島群,佛爾尼向來相形失色。他說「最重要的就是特色,薩摩斯因為產酒以及作為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的出生地而聲名大噪。伊卡利雅因多老人和伊卡魯斯神話(the myth of Icarus)聞名於世。現在,我們有了沉船遺跡。」其夫人點頭同意並補充道:「不只如此,我們這裡的老人數目其實比伊卡利雅來的更多。」

在考古計畫的最後一晚,超過百名當地的村民聚集在小型市政建築前聆聽坎伯和庫索佛雷奇斯的報告。他們回顧了這整季下來的精華片段,展示了令人歎為觀止的水下奇觀照,並把打撈上岸的文物交由人群近距離觀看觸摸。在感謝了當地人的支持與協助後,坎伯便針對希臘諸島之間的觀光競賽出聲:「伊卡利雅島上有伊卡魯斯的傳說,儘管讓他們自豪去吧!你們有的可是貨真價實的寶藏。」

 

撰文:Nick Romeo

編譯:林品竹

APR. 2019

超級城市

如何打造1000萬人的巨型都市?

超級城市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