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Mar. 08 2021

全世界已知最老的野鳥剛滿70歲──牠為什麼如此特別?

  • 今年滿70歲的智慧,2020年11月時安坐在中途島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裡孵蛋。 PHOTOGRAPH BY JON BRACK / FRIENDS OF MIDWAY ATOLL NWR / USFWS

    今年滿70歲的智慧,2020年11月時安坐在中途島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裡孵蛋。 PHOTOGRAPH BY JON BRACK / FRIENDS OF MIDWAY ATOLL NWR / USFWS

  • 2012年1月,國家地理駐會探險家席薇亞.厄爾(Sylvia Earle)在砂島上坐在智慧旁邊。砂島是中途島動物保護區的一部份,而厄爾是海洋生態系的先驅研究者。PHOTOGRAPH BY SUSAN MIDDLETON

    2012年1月,國家地理駐會探險家席薇亞.厄爾(Sylvia Earle)在砂島上坐在智慧旁邊。砂島是中途島動物保護區的一部份,而厄爾是海洋生態系的先驅研究者。PHOTOGRAPH BY SUSAN MIDDLETON

  • 智慧最近生育的雛鳥在2月1日孵化,正在跟父親、也是智慧目前的配偶「阿奇亞卡麥」(譯註:夏威夷語「渴望智慧」之意。)親熱地蹭蹭。 PHOTOGRAPH BY JON BRACK / FRIENDS OF MIDWAY ATOLL NWR / USFWS

    智慧最近生育的雛鳥在2月1日孵化,正在跟父親、也是智慧目前的配偶「阿奇亞卡麥」(譯註:夏威夷語「渴望智慧」之意。)親熱地蹭蹭。 PHOTOGRAPH BY JON BRACK / FRIENDS OF MIDWAY ATOLL NWR / USFWS

1

信天翁「智慧」熬過了海嘯,比牠大多數配偶都長壽,還養大了超過40隻雛鳥,正在挑戰我們認知中鳥類能力的極限 。

今年滿70歲的智慧,2020年11月時安坐在中途島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裡孵蛋。 PHOTOGRAPH BY JON BRACK / FRIENDS OF MIDWAY ATOLL NWR / USFWS

今年滿70歲的智慧,2020年11月時安坐在中途島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裡孵蛋。 PHOTOGRAPH BY JON BRACK / FRIENDS OF MIDWAY ATOLL NWR / USFWS

夏威夷,卡帕(Kapa'a)──牠可能是每年秋天返回中途島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Midway Atoll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的幾百萬隻黑背信天翁(Laysan albatross)裡的任何一隻。這個保護區是在北太平洋中由三個小小的珊瑚礁島嶼所組成的。位於檀香山北邊幾千公里遠處的這個地方,有一群亮白色海鳥點綴著島嶼上的裸露野地,每隻都蹲踞在單一一顆、汽水罐大小的蛋上。雄鳥和雌鳥都有煙燻眼妝和巧克力褐色的翅膀,張開來可達將近2公尺。

但其中有一隻鳥特別突出:智慧(Wisdom)。牠戴著編號Z333的紅色足環,今年已經至少70歲了,是有史以來所知年紀最老的野鳥。

AD

ads-parallax

「每次智慧出現的時候,我都覺得鬆了一口氣。」強.普利斯納(Jon Plissner)說,他是美國魚類和野生動物管理局(USFWS)的生物學家,在中途島研究信天翁的長壽。

科學家已經相當了解智慧。他們知道牠是在1956年繫上腳環的,那是一項長期研究計畫的一部分,而該計畫從1930年代末以來已經辨識出超過26萬隻信天翁。他們知道牠最喜歡的築巢地點。也知道牠去年11月下旬生了一顆蛋(過去11年來至少有8年都有下蛋),而且去年的蛋在2月1日孵出了一隻毛茸茸的雛鳥。

不過關於智慧和牠的同類,科學家還是有很多不知道的,就從最明顯的問題開始:牠可以活多久?

「我們真的沒概念,」普利斯納說:「我們也不知道牠是不是例外。牠大概就是我們所知的最老的一隻。」

2012年1月,國家地理駐會探險家席薇亞.厄爾(Sylvia Earle)在砂島上坐在智慧旁邊。砂島是中途島動物保護區的一部份,而厄爾是海洋生態系的先驅研究者。PHOTOGRAPH BY SUSAN MIDDLETON

2012年1月,國家地理駐會探險家席薇亞.厄爾(Sylvia Earle)在砂島上坐在智慧旁邊。砂島是中途島動物保護區的一部份,而厄爾是海洋生態系的先驅研究者。PHOTOGRAPH BY SUSAN MIDDLETON

過去15年來,普利斯納和他的團隊幫黑背信天翁雛鳥繫上腳環,並記錄下在50×50公尺地點內築巢的信天翁的腳環數字,這些資料最終將能提供關於牠們壽命的更多資訊。他說,他們的挑戰是信天翁非常長壽,隨便就能活得比研究牠們的人還久。

舉例來說,錢德勒.羅賓斯(Chandler Robbins)是幫智慧繫上腳環的USFWS生物學家,他已經在2017年過世,享壽98。

一隻睿智的鳥

智慧也很有可能不只70歲:1956年,牠被保守估計為五歲,那是黑背信天翁達到性成熟的最早年紀。

2002年,羅賓斯回到中途島,注意到有一隻信天翁戴著需要更換的破損腳環。他很快就意識到兩件事:他早在1956年就幫這隻鳥繫上了腳環,而且,51歲的牠已經破紀錄了。當時的生物學家標示黑背信天翁的壽命是40年。

因為牠多年來都能避開各種身為一隻信天翁可能碰上的致命危機──危險的海嘯、鯊魚,只不過是其中幾個──再加上人類帶來的新危機,像是因為氣候變遷而暖化的海洋、塑膠汙染和釣魚線,牠於是獲得了「智慧」這個名字。

從那時候開始,智慧就成了「網紅」,無論是在家鄉,還是在海外。在夏威夷,黑背信天翁被稱為「莫里」(mōlī),在原住民文化中擁有顯耀的地位,是代表雨水與農業的神羅諾(Lono)的象徵。

牠的名聲尤其吸引了大眾對海鳥與黑背信天翁所面臨危機的關注,貝絲.佛林特(Beth Flint)說,牠是USFWS駐在檀香山的野生生物學家。

「牠是一隻壽命堪比人類的鳥,」佛林特說:「我認為牠最大的貢獻就是激起了大眾的興趣。同時牠也吸引了更多人關心科學。」

低調的媽媽

每年秋天,當黑背信天翁從待了好幾個月的海上返回中途島、展開下一個繁殖季的時候,島上的天空就會從相對空蕩,變成充滿交錯飛過藍綠潟湖上方的鳥兒,牠們修長的雙翼大大張開。

全球黑背信天翁的族群中約有70%、估計為160萬隻左右的個體,都會到中途島築巢。這是一個約5平方公里大、從二戰軍事基地改設的野生動物保護區。生物學家在2020年數到了約49萬2000個巢,比前一年稍微多了一點點。

每一對黑背信天翁夫妻都會在地上築一個杯狀巢,把枯枝落葉和沙土掃成一個直徑約90公分的圓圈。雌鳥產下唯一一顆蛋之後,夫妻倆就會分擔親鳥職責,每次輪流覓食數天到數周,以用魚和烏賊反芻出來的食糜餵食雛鳥。

智慧最近生育的雛鳥在2月1日孵化,正在跟父親、也是智慧目前的配偶「阿奇亞卡麥」(譯註:夏威夷語「渴望智慧」之意。)親熱地蹭蹭。 PHOTOGRAPH BY JON BRACK / FRIENDS OF MIDWAY ATOLL NWR / USFWS

智慧最近生育的雛鳥在2月1日孵化,正在跟父親、也是智慧目前的配偶「阿奇亞卡麥」(譯註:夏威夷語「渴望智慧」之意。)親熱地蹭蹭。 PHOTOGRAPH BY JON BRACK / FRIENDS OF MIDWAY ATOLL NWR / USFWS

幼鳥會在仲夏時分第一次飛行,要直到三至五年後才會返回陸地。接下來牠們會來來去去個幾年,表演精彩的求偶舞追求配偶,並跟對方發展出長期關係。

智慧也比好幾隻配偶都活得更久。牠的個性,普利斯納說,相當低調,正是你預期一隻一輩子下了超過40顆蛋的老手媽媽的態度。

「牠很常在巢裡睡覺,」普利斯納說:「我們得要放個標誌在旁邊,不然牠根本一點也不突出,跟族群裡的其他鳥兒都融為一體。」

信天翁的危機

近來中途島上的信天翁所面對的危機,是入侵的小鼠,牠們會在成鳥孵蛋的時候攻擊成鳥,使成鳥受傷。USFWS的生物學家希望能根除這些小鼠,就像以前根除大鼠那樣,但這是複雜艱困的任務。

汙染也是個問題;每年成噸流進太平洋的尖銳塑膠碎片,會刺穿鳥類的腸道、使鳥類喪命。

但比起其他海鳥,信天翁卻擁有一種可能的生物性優勢:牠們以烏賊為主食,而烏賊有幾丁質的喙,佛林特稱這種物質是「天然塑膠」。信天翁可以吐出烏賊喙──還有塑膠碎片──形成一種名為「食團」(也稱為食繭或食丸)的東西。

即使如此,專家說,塑膠會不會對黑背信天翁產生其他影響也還不清楚,而黑背信天翁已經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近危物種。

北太平洋因為暖化而變得更酸,這些改變也可能會影響到烏賊和信天翁其他的獵物族群。烏賊數量可能會下滑、或是轉移陣地,這有可能會影響到這種鳥類的食物供應,佛林特說。

填補知識的空白

為了能長期解決威脅並保育這個物種,科學家需要更多關於黑背信天翁以及其行為的資料。

這種鳥在陸地上的時候很容易研究──牠們體型大、在地上營巢,也不閃閃躲躲。但牠們大多時間以海為家,遠離研究人員探究的雙眼。

這就是科技能派上用場的地方了。生物學家現在利用許多種有配備衛星的標籤,附著在鳥羽或腳環上,能提供鳥兒飛到哪些地方去的特定資訊。

這類標籤已經發現,繁殖期的黑背信天翁覓食的地方遠遠超出了夏威夷群島,有時甚至遠到阿拉斯加的阿留申群島,羅伯.瑟揚(Rob Suryan)說,他是在朱諾的美國國家海洋與大氣總署(NOAA)阿拉斯加魚類科學中心研究海鳥的海洋生態學家。

「智慧之所以會是海鳥保育方面的偉大模範,是了解到牠為了替雛鳥覓食會飛得多遠。」瑟揚說。

有些標籤上甚至還有加速儀,可以追蹤飛行的力學──拍翅、飛行速度和飛行持續時間,他說。這樣的資料揭開了許多事情,其中包括鳥兒為什麼能這麼有效率地長時間在海上翱翔。

另一個很大的未知數,則是信天翁雛鳥離巢之後的故事,瑟揚說。像是,牠會回到跟父母親相同的築巢地嗎?

這樣的資料可以「提供一個有趣的窗口,看看這些總是令我驚嘆著迷的鳥兒的生活。」他說。

智慧獨秀?

瑟揚不是唯一一個為信天翁著迷的人──有超過190個國家的人收看過康乃爾鳥類實驗室設在考艾島上的信天翁攝影機,這部攝影機曾在2014到2018年間運作。

「智慧拓展了我們對自然界的可能性的想像,而且還有許多等待我們去發現,」查爾斯:愛德邁爾(Charles Eldermire)說,他是康乃爾實驗室鳥類攝影機的計畫負責人,「而這也讓[我們]有更多可以期望的空間。」

身為國際名鳥,智慧也是擁有專屬攝影機的完美候選鳥。但是,普利斯納說,中途島的網路慢得嚇死人。次好的選擇會是動態感應攝影機,可以設定每15分鐘拍一張靜態影像或短影片之類的。

「這些發想持續冒出來,」普利斯納說:「我認為我們明年就會討論這個了。」更多理由可以鼓勵智慧的長壽了。

 

延伸閱讀:這些鳥為什麼要縱火? / 你喝咖啡時有想到鳥類的感受嗎?

MAY. 2021

鯨族的祕密

文化差異並非人類獨有,鯨魚和海豚也有自己的方言、飲食和生活習慣。

鯨族的祕密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