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Oct. 12 2020

睽違3000年,袋獾終於重返澳洲大陸

1
  • 近數十年來,以兇猛性情聞名的袋獾一直受到一種傳染性癌症的侵襲。PHOTOGRAPH COURTESY OF AUSSIE ARK

  • 袋獾進入牠們在澳洲東部桉樹林的新家。PHOTORGAPH COURTESY OF WILDARK

科學家希望這種好鬥的掠食者再引入之後,能為遭受入侵種蹂躪的生態系統帶來平衡。

近數十年來,以兇猛性情聞名的袋獾一直受到一種傳染性癌症的侵襲。PHOTOGRAPH COURTESY OF AUSSIE ARK

近數十年來,以兇猛性情聞名的袋獾一直受到一種傳染性癌症的侵襲。PHOTOGRAPH COURTESY OF AUSSIE ARK

自從「塔斯馬尼亞惡魔」袋獾的刺耳尖叫不再響徹澳洲大陸的森林,已經過去3000年了。但如今,歸功於堅定不移的再引入工作,這種吵鬧的瀕危小型動物有26隻重返澳洲大陸。

這些有袋類的體型不比玩具犬大,以兇猛的性格和有力的上下顎而聞名,牠們的上下顎能在幾分鐘內將龐大的屍體撕成碎片。但在1990年代,這個物種受到一種具傳染性且致命的「袋獾面部腫瘤病」(devil facial tumor disease)侵襲,使牠們在澳洲塔斯馬尼亞島州上的剩餘野外族群數量降至僅僅2萬5000隻。

AD

ads-parallax

我們並不知道這種動物為何在數千年前從澳洲大陸消失,但可能是人類活動所致──古早時代的獵人殺死了澳洲大陸的多數大型動物群,使袋獾沒有食物可吃。

作為食腐動物,袋獾在維持平衡、健康的生態系統上扮演了重要角色──這就是為什麼科學家一直非常努力將牠們重新帶回澳洲大陸。

物種恢復組織澳洲方舟(Aussie Ark)的會長提姆.福克納(Tim Faulkner)說:「我們努力了超過十年才達到這個階段。」該組織與非營利組織全球野生動物保育機構(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及野生動物方舟(WildArk)密切合作,精心策畫將人工飼養的動物釋放到一處稱為巴靈頓野生動物保護區(Barrington Wildlife Sanctuary)的4平方公里圍欄地區,該區位於澳洲東部巴靈頓山國家公園的北方。

他補充說,儘管袋獾有令人恐懼的名聲,但「牠們對人類或農業都毫無威脅」。

即使如此,再引入動物的影響仍不明朗,所以科學家在今年3月非正式地再引入了15隻袋獾。該團隊使用無線電項圈來追蹤他們釋放的袋獾,並在袋獾適應新家時放置袋鼠屍體作為食物。當所有袋獾都顯示出茁壯成長的跡象之後,科學家覺得很樂觀,又在9月10日釋放另外11隻個體──如今這些動物大都能夠自力更生。

「牠們很自由,牠們在野外生活。」福克納說:「我們使用了一些基礎方式來追蹤牠們,但基本上,現在輪到袋獾做牠們該做的事了。」

抵抗入侵者

為了準備迎接袋獾,福克納的團隊將一大片保育桉樹林圍起來、拔除侵佔性植物、清理可能導致森林火災的枯枝層,並使用人道的致死控制來消滅赤狐與野貓──牠們是對澳洲大陸的小型哺乳類族群造成毀滅性打擊的外來掠食者。

 

袋獾進入牠們在澳洲東部桉樹林的新家。PHOTORGAPH COURTESY OF WILDARK

袋獾進入牠們在澳洲東部桉樹林的新家。PHOTORGAPH COURTESY OF WILDARK

野貓不會捕獵袋獾──事實上,需要擔心的可能是貓才對。

袋獾專家大衛.漢彌爾頓(David Hamilton)說:「環境中存在著袋獾,似乎會稍微嚇阻野貓。」他也是塔斯馬尼亞大學的研究助理,並未參與這項再引入計畫。袋獾通常不會吃貓,反而會迫使貓在黃昏和清晨狩獵,以避免跟夜行性的袋獾起衝突。

這個現象看似不起眼,但其實這種輕微的行為變化可能會保護夜行性的原生物種,例如袋狸。有幾種袋狸被認為在澳洲瀕臨絕種。漢彌爾頓說,有趣的是,袋狸的數量會在袋獾比貓更多的地方增加。

 

這就是福克納與其他人希望袋獾在澳洲會做的事──穩定澳洲大陸的生態系統,對抗入侵種。

但漢彌爾頓警告,袋獾對上赤狐時會發生的狀況依然是「很大的未知數」。赤狐的體型比貓大,與袋獾更相近。

還有一個問題是:再引入袋獾是否會對其他敏感的物種產生不可預見的後果。舉例來說,在2012年,一群袋獾被引入塔斯馬尼亞外海的瑪麗亞島,導致數個短尾水薙鳥族群消失。

野貓及刷尾負鼠都不是該島的原生動物,牠們之前已經在獵食海鳥,而儘管袋獾開始壓制這些掠食者,但牠們也開始吃海鳥蛋和雛鳥。

 「理論上,牠們不應該〔在澳洲〕造成負面影響。」漢彌爾頓說:「但我們在做這種事的時候必須思考整個生態系統,而這是個很大的問題。」

他補充說,這就是為什麼再引入行動必須是在一處廣闊卻有圍欄的環境中開始進行。

「生態上的一瞬間」

假設一切順利,這三個保育組織計畫在未來兩年內將另外40隻袋獾放進同一處森林保護區。牠們也會有同伴。

自從福克納的團隊消滅貓及狐狸之後,他們也開始將其他陷入危險的原生種放進同一處棲地,包括圓盾大袋鼠、長鼻袋狸、長鼻袋鼠和赤褐袋鼠。

除了東袋鼬、刷尾岩袋鼠、澳棕短鼻袋狸之外,澳洲方舟也計畫在後續六個月內釋放更多的那些前段提到的物種。

這些小型哺乳類會透過挖掘枯枝層並加速其分解,來散播種子及降低野火密度,這對於維持牠們的環境清潔與健康是至關重要的。

「我們必須仰賴這些小型的陸域生態系工程師來翻動枯枝層。」福克納說:「一隻袋狸每年能翻動跟一頭大象一樣重的土壤。光是一隻袋狸就這麼厲害。」

他補充說,如果實驗真的成功了,附近有1500平方公里的保護區土地可以讓再引入行動拓展範圍。

「我深深相信,隨著時間過去,我們會看到袋獾成為澳洲大陸的一部分常態。」福克納說:「3000年前,牠們曾經生活在這裡。你懂的,那在生態上只是一瞬間而已。」

 

延伸閱讀:消失近半世紀 這種毛茸茸小動物重返澳洲大陸了! / 天然的生態寶庫 純淨塔斯曼尼亞

OCT. 2020

顛覆恐龍世界

全球新種恐龍化石快速大量出土,翻轉你對古代野獸的五大認識:牠們的樣貌、如何孵化、成長、移動、社交

顛覆恐龍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