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Sep. 2014

讀者論壇

2014年8月號

2014年8月號

岩石帝國

筆者曾在多年前造訪過廣西的陽朔和樂業,也就是〈岩石帝國〉中那些驚人洞穴的所在地,是在那次的旅程中,才第一次知道有「探洞」這項運動(活動)的存在。如同文中所述,多年來不斷探索這些未知洞穴的清一色全是外國人,不禁讓我產生疑惑,為何歐美人士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心比亞洲人更旺盛呢?僅僅是經濟或是科技發展的程度不同嗎?

科學的發展讓人類探索這個世界的能力大大提高,也發現了更多未知的世界(本期的〈最早的巨石陣〉也是一例)。對未知世界的好奇心,恰恰是推動這個世界不斷進步的動力。希望台灣的教育能夠多鼓勵學生發問、探索,那麼近年社會各界不斷強調的「競爭力」,自然會是水到渠成的結果!

林士懿
台灣,新北市

 

烽火下的藝術

一邊閱讀〈烽火下的藝術〉,一邊想像著這些主動或是被動捲入戰爭的年輕戰士在地下坑道中的生活:潮溼陰暗、躁動不安、不時傳來的捷報和戰友傷亡的消息,伴隨不知何時能結束這一切的絕望感。這似乎是個隱喻,人類和螻蟻一樣穴居地下,生命的價值在戰爭的殘酷壓迫中如此無足輕重、毫無尊嚴。但與此同時,這些藝術創作又同時讓我們看到人性之光。第一次世界大戰過了100年,而人類世界卻依然充滿衝突和戰爭,和平似乎是遙不可及的夢想。這些礦坑的保存,是否能讓更多人對戰爭多一些了解,知道戰爭的可怕與殘酷?

趙瑤靜
台灣,新北市

 

第一次世界大戰展開的軍備競賽,大規模使用各種殺傷性武器;法軍與德軍的地底戰由礦坑開始演變成具有規模的地下都市,因而留下的創作代表他們曾經在歷史的洪流中活著、存在著。

各種肖像、軍團徽章、宗教符號、漫畫、諷刺畫等等,以現在的眼光看來是戰地藝術,在當時一戰的時空背景下,呈現的是士兵精疲力竭、思鄉情愁、被迫從地面轉移到地底的無奈,以及希望戰爭早日結束的刻痕,分明地刻在白堊與石灰石底岩上。

戰爭向來是殘酷的,翻開過去世界長久的歷史來看,不論原因是政治、宗教、資源、各種利益,戰爭都在全球的各個區域發生過。戰爭的腳步由古至今不曾停歇;直到現在大、小規模的戰爭依然持續,而死傷慘重的多半是無辜的民眾。或許我們都忘了回過頭去看看歷史給的教訓,致使戰爭不斷地重複上演。

「相對於戰爭結束來說,我們更希望所有的戰爭本就沒有爆發。」-羅斯福

余冠樺
台灣,台北市

 

大魚小傳

看了大石斑的故事,似乎全球都一樣──只要某個保育物種值錢,關於牠的爭辯就會源源不絕。學者、環保團體如果論述不夠專業,經常會在輿論和政策的拉鋸戰中敗下陣來。不過多年來發現一個事實:在關於保育的爭論中,支持保育的一方、或是支持嚴格禁令總是對的。支持獵捕、開發的利益團體為了贏得民眾支持或是遊說政府,可以很輕易地捏造(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數據或學術研究,而一旦禁令取消(放寬),失衡的生態就再也無法挽救,屢試不爽。魚翅就是最典型的例子,香港的魚翅貿易商甚至成立了一個「海洋資源可持續發展協會」,發出各種訊息和研究報告宣稱捕殺鯊魚是對海洋生態有益的!而研究中貿易和捕撈的資料和數據都是得利團體自己提供、自己寫成報告發表。文中的漁民也是一樣,聲稱大石斑影響漁獲,所幸科學家紮實的研究駁斥了這種似是而非的論述。台灣的環保團體及科學家在這個層面上還需要加強,加上民眾必須有更好的判斷能力,才能在保育大戰中贏得勝利,保護岌岌可危的生態環境。

賴雙鳳
台灣,新北市

未來本刊將不再於紙本雜誌中刊登讀者論壇。您可至本刊官網、臉書粉絲頁留言表達意見,或寫信至客服中心反應問題: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www.ngtaiwan.com;官方粉絲頁 www.facebook.com/ngm.tw;客服中心 cservice@natgeomedia.com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OCT. 2020

顛覆恐龍世界

全球新種恐龍化石快速大量出土,翻轉你對古代野獸的五大認識:牠們的樣貌、如何孵化、成長、移動、社交

顛覆恐龍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