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Apr. 2016

跨越生死線

 
死亡究竟是終點還是過程?科學家及真實個案帶你重新審視死亡的定義。
2015年3月,還在學走路的加德爾.馬汀掉入冰冷的溪流中,死亡超過一個半小時。三天半之後,他平安健康地離開醫院。許多這樣的故事促使科學家重新審視死亡的定義。攝影:琳恩.強森 Lynn Johnson

2015年3月,還在學走路的加德爾.馬汀掉入冰冷的溪流中,死亡超過一個半小時。三天半之後,他平安健康地離開醫院。許多這樣的故事促使科學家重新審視死亡的定義。攝影:琳恩.強森 Lynn Johnson

起初,這似乎不過是她這輩子最嚴重的一次頭痛。

於是22歲、育有三歲女兒簡妮西絲、同時懷有五個月身孕的卡拉.佩雷茲走到母親的臥房躺下,希望頭痛會消失,但是疼痛卻愈來愈劇烈,她一邊在床沿嘔吐,一邊要弟弟打電話叫救護車。

當時是2015年2月8日星期日,將近午夜時分。救護車火速將佩雷茲從她位於內布拉斯加州滑鐵盧村的住家送到奧馬哈的衛理公會婦女醫院。她在急診室裡開始失去意識,醫生在她的喉嚨插管,以持續輸送氧氣給胎兒。他們安排她做電腦斷層掃描,找到了病因:大量腦出血導致顱內壓過高。

她中風了,但令人訝異的是,她的胎兒安然無恙,心跳強健穩定,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神經學家在凌晨2點左右做了另一次斷層掃描,證實了他們最擔心的事:佩雷茲的腦部腫脹,嚴重到整個腦幹都從頭骨下方的一個小開口擠了出來。

「他們一看到那樣子,就知道情況不樂觀了。」在佩雷茲懷簡妮西絲和這次懷孕期間都負責照護她的婦產科醫師蒂芬妮.索莫爾-薛利表示。

佩雷茲陷入了生死交界的模糊地帶,大腦已經停止運作,而且永遠不會復原──換句話說,大腦已經死了。她的身體可以靠機器持續存活,對她而言這只為了一個理由:孕育她22週大的胎兒,直到他長得夠大,可以自己存活。處在這個邊界地帶的人愈來愈多,科學家也在探究我們的存在何以不像開關──「開」就是活著,「關」就是死亡──反而像調光器,可以在由開到關之間的各種亮度中游移。在這個灰色地帶,死亡並不必然是永久的,生命可能很難界定,而有些人會在跨過那道重大的分界後又回來,有時候還能精確描述他們在另一邊看到的一切。

死亡是「一個過程,不是一個片刻。」重症醫學醫師山姆.帕尼亞在他的著作《戰勝死亡》中寫道。它是一種全身性的中風,心臟停止跳動,但是器官不會馬上衰竭。事實上,他寫道,它們可能會在完好的狀態中撐上一陣子,這意味「在死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死亡其實完全可以逆轉。」

但死亡是永別,如何能夠逆轉?通過那個灰色地帶時,人的意識處於何種狀態?

在西雅圖,生物學家馬克.羅斯正在試驗利用化學藥劑讓動物進入假死狀態;他混合各種化學溶劑以將心跳及新陳代謝降低到接近冬眠的程度。他的目標是讓心臟病發的人類病患處於「有一點像永生」的狀態,直到他們能夠度過將他們帶到死亡邊緣的醫療危機。

在巴爾的摩和匹茲堡,由外科醫師山姆.提什曼領導的幾個創傷團隊正在進行臨床試驗,透過降低槍傷和刺傷受害者的體溫以減緩失血速度,讓外科醫師有足夠的時間閉合傷口。這些醫療團隊是運用「過冷」技術來達成羅斯想用化學藥劑做到的事情──讓病患暫時死亡,以挽救他們的生命。

在亞利桑那州,人體冷凍專家將超過130名死去的委託人保持在冷凍狀態,這又是另一種生死過渡的狀態了。他們希望有朝一日,科技已經進步到可以治癒造成委託人死亡的疾病,屆時,這些委託人會被解凍並復甦生命。

在印度,神經科學家李察.戴維森研究處於「圖當」狀態的佛教僧侶;在這種狀態中,生命跡象已經停止,但死者的身體仍然是活生生的樣子,絲毫未變,可維持一週或更久。戴維森的目標是看看他能否探測到這些僧人的任何腦部活動,希望能得知在血液循環停止後,心智是否還有任何動靜。

在紐約,帕尼亞則大力宣傳持續進行心肺復甦的好處。他說,心肺復甦術的效用遠超過我們所知,而且,在對的條件下──降低體溫、按壓胸部的深度及速度有規律,以及再慢慢輸入氧氣以免損傷組織──有些病患可能在心跳停止數小時後起死回生,而且通常不會留下長期的後遺症。目前他正在研究死而復生中最神祕的狀況之一:為什麼有那麼多心跳停止的人會描述靈魂出竅或瀕死的經驗?而那些感受又如何可能幫助我們了解陰陽交界處的本質,以及死亡本身?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