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Nov. 2020

醫療危機:比利時

醫療危機

比利時

在COVID-19隔離病房裡,疲憊的醫護人員照顧患者,傾聽他們低聲訴說的恐懼。一名護士說:「如果我不做,誰來做?」

撰文:辛西亞.戈尼 CYNTHIA GORNEY
攝影:塞德利克.傑貝耶 CÉDRIC GERBEHAYE

 


塞德利克.傑貝耶依照身邊的醫護人員建議,戴上口罩、面罩、穿上防護衣、鞋子罩上兩層袋子、手上戴著兩層手套。他已經學會隔著塑膠持握相機進行拍攝。在布魯塞爾的一間療養院,他看到一名年長的女士盯著為她做新冠病毒檢測的護理師的眼睛,說道:「我很害怕。」

護理師握住那名女士的雙手,靠近她說:我也很怕。她和她的團隊單單那一天就要檢測將近150個人。後來她轉身跟傑貝耶說話時,聽起來沮喪、堅強、悲傷、憤怒,全都混雜在一起。「其他人都不能靠近這些人,」她說:「如果我不做,誰來做?」

傑貝耶今年43歲,他的祖父母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倖存的比利時人與荷蘭人。身為攝影記者,直接面對武裝衝突和死亡並不罕見。不過今年春天,當他徘徊於醫院、老人照護中心和運屍車時,他了解到自己這一代的比利時人就像當年他們的祖父母一樣,正在初次見證自己的國家陷入危機,並感到恐懼。

我很害怕。3月和4月的幾個星期當中,比利時的COVID-19人均死亡率似乎是全球最高的。這是否真如某些人所主張的,只是因為比利時當局在統計上比其他國家誠實?無論如何,傑貝耶在布魯塞爾及兩個小城跟著殯葬業者和醫院工作人員採訪時,看到了傷害也發生在活著的人身上:在疫情前線照顧患者且須臨機應變的男男女女,他們皆身心俱疲。

一天下午,在蒙斯的一間醫院外面,兩名護理師坐在傑貝耶附近,這是她們的休息時間,她們默默抽著菸,看起來垂頭喪氣。她們讓傑貝耶聯想到蜷縮在一起彼此取暖的小動物。他在心裡對她們說:妳們是歷史的一部分,儘管妳們已經累到不在乎了。他將相機舉到眼前。兩位護理師沒有頭。

聽診器、面罩、防護衣:這些防疫必需品散落在比利時拉盧維耶爾的一間醫院外,那是一名醫生為了避免新的感染,在從救護車前往急診室途中脫下棄置的。 塞德利克.傑貝耶的報導有部分由國家地理學會的COVID-19緊急記者基金贊助。攝影:塞德利克.傑貝耶 CÉDRIC GERBEHAYE

聽診器、面罩、防護衣:這些防疫必需品散落在比利時拉盧維耶爾的一間醫院外,那是一名醫生為了避免新的感染,在從救護車前往急診室途中脫下棄置的。 塞德利克.傑貝耶的報導有部分由國家地理學會的COVID-19緊急記者基金贊助。攝影:塞德利克.傑貝耶 CÉDRIC GERBEHAYE

抗疫工作造成的心理代價寫在這位醫技人員戴著面罩的臉上,他正在拉盧維耶爾的醫院幫一名病人做電腦斷層掃描前的準備。今年春天有一段時間,比利時的COVID-19人均死亡率是全球最高的,到5月底時,總人口1170萬的比利時已有超過9000人死亡。雖然後來疫情被控制住了,但盛夏時的數字再度攀升,令人擔憂。攝影:塞德利克.傑貝耶 CÉDRIC GERBEHAYE

抗疫工作造成的心理代價寫在這位醫技人員戴著面罩的臉上,他正在拉盧維耶爾的醫院幫一名病人做電腦斷層掃描前的準備。今年春天有一段時間,比利時的COVID-19人均死亡率是全球最高的,到5月底時,總人口1170萬的比利時已有超過9000人死亡。雖然後來疫情被控制住了,但盛夏時的數字再度攀升,令人擔憂。攝影:塞德利克.傑貝耶 CÉDRIC GERBEHAYE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DEC. 2020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古埃及祭司是精明的實業家能針對不同預算提供葬儀套裝服務!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