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Mar. 2020

蜜蜂的祕密

 
一位攝影師以野外蜂巢為拍攝對象, 捕捉到史無前例的影像,顯示出這些昆蟲如何自我防衛、保持溫暖或涼爽, 並維持群體生活。
德國蘭根鎮的西方蜜蜂會用管狀的舌頭吸水帶回蜂巢,並用這些水控制蜂巢的溫度。攝影: 英戈. 阿恩特 INGO ARNDT

德國蘭根鎮的西方蜜蜂會用管狀的舌頭吸水帶回蜂巢,並用這些水控制蜂巢的溫度。攝影: 英戈. 阿恩特 INGO ARNDT

蜜蜂群體建立後,幾乎立刻就遭到攻擊。

原因不是蜂蟹蟎、殺蟲劑、蜂群衰竭失調症,或者目前全世界蜜蜂族群面對的許多其他危機,而是費邊胡蜂――牠們在毛茸茸的小小蜜蜂旁邊就像紅眼巨人。這些掠食者的每一次攻擊都迅雷不及掩耳,牠們在空中抓住蜜蜂,帶著受害者飛走;蜜蜂隨後會被切開餵食給胡蜂自己飢餓的幼蟲。

若是一對一,西方蜜蜂無法與費邊胡蜂匹敵。費邊胡蜂體長達4公分,配上強而有力的大顎,能把較小的昆蟲切成碎片。

遭圍攻的前幾天,蜂群在胡蜂的襲擊下顯得全然無助。

「我心想,喔天啊,如果一直這樣,牠們會殺了我的整個蜂群。」攝影師英戈.阿恩特說,這些蜜蜂住在他位於德國蘭根鎮的院子裡。

但一週過去,蜜蜂開始逆轉頹勢。牠們開始聚集在蜂巢入口處,就像一片活生生的防衛地毯。每當胡蜂飛得太近,數隻守衛者就會跳到入侵者身上攔截牠們。然後瞬間會有更多蜜蜂疊上去,壓制住胡蜂。

這團蜂球的內部還會發生更奇特的事。西方蜜蜂會快速鼓動飛行肌,讓身體中段的胸部散發出少量的熱。當十多隻蜜蜂同時加速鼓動時,這團蜂球可以大幅提升周圍溫度。

這群蜜蜂正在活生生地將胡蜂烤熟。

「我覺得這太巧妙了。」約爾根.陶茲說,他是最近退休的生物學家,在德國符茲堡大學專門研究蜜蜂約有25年。

蜂球是有力的武器,但也可能殃及己方。有時蜂團最內側的蜜蜂也會跟著胡蜂死去,為了保護蜂群而犧牲自我。

過去兩年內,阿恩特拍到了蜜蜂行為的許多新細節,這只是其中一個面向。他拍攝野生動物已有30年,但不是昆蟲專家,於是與陶茲搭擋合作。

蜜蜂對抗胡蜂的行為已在亞洲一些相關物種身上記錄到,以色列和埃及的西方蜜蜂養蜂人也見過這種景象,但從沒有人像阿恩特那樣拍攝到牠們的決鬥過程。「這是我所見過最好的照片。」湯瑪斯.D.希利說;他是美國康乃爾大學教授,研究蜜蜂行為和社交互動已有半世紀之久。

在最初的幾場戰鬥後,阿恩特說,他曾看過胡蜂和蜜蜂一天纏鬥多達十次。如果蜜蜂群很弱,胡蜂可將之徹底擊潰,但現在阿恩特家院子發生的戰鬥仍在持續,演變成昆蟲間的消耗戰。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APR. 2020

50年後,世界更美好?會更糟?

50年後,世界更美好?會更糟?

AD

熱門精選

AD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