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Dec. 2015

新紐約

 
一位知名作家回顧他的故鄉在過去80年間的改變。
紐約的天際線正經歷戲劇性的改變,不僅在曼哈頓如此,在東河另一側的布魯克林與皇后區也一樣。美國最高的建築物,世界貿易中心一號大樓,在最早的移民建立家園的砲臺公園北方巍然聳立。攝影:喬治.史坦梅茲 George Steinmetz

紐約的天際線正經歷戲劇性的改變,不僅在曼哈頓如此,在東河另一側的布魯克林與皇后區也一樣。美國最高的建築物,世界貿易中心一號大樓,在最早的移民建立家園的砲臺公園北方巍然聳立。攝影:喬治.史坦梅茲 George Steinmetz

NGM MAPS

NGM MAPS

很久以前,還是個八歲男孩的我站在布魯克林一棟三層樓高的出租公寓屋頂上,第一次感受到驚奇。

當時是1943年,我們在數週前離開了位於吵雜工廠旁邊的潮溼一樓公寓,搬到這個沒有暖氣的頂樓。我之前從來沒有一個人爬到新家的屋頂上過。太危險了,我母親說,那是人造的懸崖。

黃昏時,我的朋友都回家吃飯去了,我的母親在外面採買,我試探地冒險爬上最後一段樓梯,覺得現在不上去,就再也有沒機會了。我打開門,踏進一個充滿木板、礫石、煙囪、在籠子裡發出咯咯聲的鴿子和晒衣繩的世界。那一瞬間,我覺得我的人生改變了。

向西邊望去,在港口另一端的遠方,太陽正沉入一個我只知道它叫做「澤西」的地方。雲層緩慢地翻騰著,在前景的雲是暗的,遠處的雲邊緣鑲著橘色。貨船緩緩地移動,在黑色水面上劃出易斷的白線。在曼哈頓,高聳的建築因為在戰時而沒有一點燈火,融入漸暗的天空。遠方參差不齊的輪廓之上,幾顆星星隱約閃爍,像是刺穿深藍色帶條紋的天空夜幕的小洞。我的下方是五十幾間房屋的屋頂。這一幕是形狀、色彩和神祕陰影的炫目展現,超越了我們稱為「街坊」的這片區域的局限。

我想說點什麼,但詞窮了。我當時還不知該如何形容我的感受。那個詞想必是「驚奇」。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