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Oct. 2017

邊緣上的民族

涅涅茨人是俄羅斯北極地區的原住民。以牧養馴鹿維生的他們,在每年的長途遷徙途中遇到現代化帶來的兩個阻礙:氣候變遷和一片巨大的天然氣田。

涅涅茨牧人尼阿德瑪.胡迪在西伯利亞的亞馬爾半島上,領著馴鹿群從博瓦年科沃天然氣田的管線下方通過。天然氣管線剛出現時,馴鹿會閃避,現在則毫不猶豫地跟著胡迪走──因為牠們必須抵達北方的夏日牧場。 攝影:伊芙吉妮亞.阿布蓋娃 Evgenia Arbugaeva

尤里.胡迪身穿迷彩夾克,兜帽上的防蚊罩已經拉開,就這樣蹲在大帳篷裡的火堆旁。外面還有七座像這樣的圓錐形帳篷呈半圓形排列在一起;綿延起伏的西伯利亞苔原朝北方的北冰洋延伸;遠處的坡頂上有一群馴鹿在吃草。現在正值7月中旬,尤里帶領的這群涅涅茨牧人大約走了遷徙旅程的一半。他們每年都要沿著亞馬爾半島往北600公里,前往北冰洋海岸――不過那是在氣候正常的那些年。

尼阿德瑪五歲的孫子帕夫力克.胡迪催促母親伊黛恩讓雪橇跑快一點。他一整年都和父母親同住,參與路程1200公里的年度遷徙。不過到了七歲,他就會和其他涅涅茨小孩一樣,就讀政府經營的寄宿學校,一年中多數時間都與家人分開。 攝影:伊芙吉妮亞.阿布蓋娃 Evgenia Arbugaeva

「我們上一次成功抵達卡拉海邊的夏日牧場已經是三年前了。」尤里說,太太卡提雅一邊幫他倒了一杯熱騰騰的茶。「我們的馴鹿太虛弱了,無法長途跋涉。」在2013年到2014年的冬天,異常溫暖的天氣為亞馬爾南部帶來降雨;後來天氣轉為極寒,大部分的冬日牧場都結了厚厚的冰。馴鹿習於挖掘雪地尋找地衣,這是牠們冬天的主食,但牠們挖不開厚冰。於是連同其他鹿群在內,共有數萬隻馴鹿挨餓。現在已是2016年夏天,但是當時倖存的馴鹿還沒完全復原。

馴鹿肉富含微營養素、礦物質和維生素,是涅涅茨人的主食。涅涅茨人屠宰動物後,喜歡趁肉還留有餘溫時生吃。不過在2016年亞馬爾南部爆發炭疽病期間,他們暫停了這項習慣。 攝影:伊芙吉妮亞.阿布蓋娃 Evgenia Arbugaeva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JAN. 2020

疼痛新解

深腦刺激、虛擬實境、突變基因,科學家正揭開慢性疼痛的奧祕並找出新的治療方法!

疼痛新解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