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Oct. 2019

瀕危與重生

雪霸國家公園以人工繁殖的櫻花鉤吻鮭幼魚,成長到七個月大之後放流到七家灣溪,同時復育溪流棲地,使大甲溪上游的櫻花鉤吻鮭族群恢復到100年前的數量。攝影:涂植鈞

100年前,日本學者大島正滿命名發表了臺灣特有的櫻花鉤吻鮭,他在著作《泰雅的呼喚》中描述,派駐在大甲溪上游梨山社的日本警察,從廚房的水缸中發現櫻花鉤吻鮭,探詢原因後驚訝地發現,櫻花鉤吻鮭是從羅葉尾溪的溪溝沿著取水用的水管進入廚房的水缸。1970年代山區的開發以及興建水庫防砂壩,干擾了櫻花鉤吻鮭的棲地,使族群數量開始減少,鄭明能1980年在七家灣溪調查發現,溪流中的櫻花鉤吻鮭只剩不到50尾。

警覺到櫻花鉤吻鮭面臨滅絕危機後,政府展開保育工作,透過退耕還林、退霸還水的棲地復育,以及人工繁殖與放流,經過30多年的時間、許多專家學者如林曜松、張崑雄等人的投入,七家灣溪的櫻花鉤吻鮭如今增加到5000尾以上,清華大學曾晴賢估計已恢復到1919年時的數量。

臺灣的櫻花鉤吻鮭在生物地理上具有重要價值,牠們不僅是溫帶鮭科魚類在東亞自然分布的最南限,也是臺灣高山曾經有冰河的證明。從櫻花鉤吻鮭的瀕危與重生,我們可知透過人為保育的介入,仍可讓瀕危物種免於滅絕的命運。砍伐森林、盜獵、氣候變遷、過度捕撈,人類活動正使地球生物面臨另一次大滅絕危機。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除了公布受威脅物種的紅色名錄,也定期把保育有成的物種從滅絕名單中除名,2018年,全球有13種動物因為保育措施而改善了瀕危狀況,IUCN下一個計畫是建立保育成功的「綠色名錄」,我們亟需在時猶未晚時,透過各種保育行動,使綠色名錄的長度逐漸增長,保存地球美好的生物多樣性。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NOV. 2019

女性的蛻變

追求獨立自主的一百年

女性的蛻變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