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Sep. 2019

地底下的威脅

 
北極永凍土融化的速度比預期的更快,不但改變地貌,也釋放出含碳氣體,可能會加速氣候變遷。

西伯利亞東部的巴塔蓋卡巨坑將近有1公里寬,而且持續增大,是整個北極眾多坑洞中最大的一個。因為摻雜著冰的永凍土解凍,地面因而下陷、形成巨坑或湖泊。攝影:凱蒂.奧林斯基 katie Orlinsky

瑟蓋.齊默夫把一根長毛象的骨頭丟到骨頭堆上。他蹲在沁涼寬闊的科力馬河畔的泥地上,旁邊是地質破碎的高聳峭壁。這是深入北極圈的西伯利亞東部的夏天。放眼望去沒有半點霜雪,但這處稱為「杜瓦尼谷」的峭壁受到科力馬河的侵蝕,顯露出深埋底下的東西:一層永凍土,深達數百公尺,而且正快速暖化。細枝、其他植物物質,還有冰期的動物殘骸,全都散落在河灘上,齊默夫的靴子也深陷其中。「我熱愛杜瓦尼谷。」他一邊說,一邊從淤泥中用力拉出化石。「這裡就像一本書,每一頁都是自然史的一則故事。」在地球頂端這片230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氣候變遷正寫下新的篇章。北極的永凍土並不是像科學家以前預測的那樣逐漸解凍。從地質學角度來看,幾乎等於是一夜之間就解凍。像杜瓦尼谷地區這樣的土壤軟化、陷落,釋放出原本在冰凍泥土中深埋了數千年的古代生命遺跡和大量的碳。這些碳以甲烷或二氧化碳的形式進入大氣,肯定會加快氣候變遷的速度。

齊默夫那搖搖欲墜的研究站位於金礦小鎮車斯基,距離杜瓦尼谷約三小時的快艇船程,他以那裡為基地,已經花了幾十年發掘北極暖化的祕密。

如今的新發現顯示,隨著地球暖化,碳會散逸得更快。由於沒想到北極暖化得這麼快,融水又以令人憂慮的方式沖刷著極區的地貌,如今研究人員推測,地球平均溫度每上升攝氏1度,永凍土釋放的碳量,可能相當於四到六年的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的總碳排放量,這是科學家幾年前估計值的二到三倍。如果不遏止化石燃料的使用,可能在未來數十年內,永凍土就會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源,與現在排放量居冠的中國一樣。

我們還沒有把這一點列入計算。直到最近, 聯合國的跨政府氣候變遷研究小組(IPCC)才開始將永凍土納入預測。

與人類本身相比,永凍土讓地球暖化的潛力只是小巫見大巫。但若希望如2015年巴黎會談期間195國的協議一樣,將暖化限制在攝氏2度以內,新的研究顯示,我們必須比IPCC的模型預測提早八年壓低排放量,才能抵銷持續發生的解凍。在我們必須加速轉換到潔淨能源的原因中,這可能是最被低估的一個。不管我們設定的抗暖化目標為何,想達到它,採取行動的速度必須比我們所想的更快才行。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NOV. 2019

女性的蛻變

追求獨立自主的一百年

女性的蛻變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