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May. 2016

黃石的挑戰

黃石公園北邊的湯姆礦工盆地中,希拉莉.安德森在安德森牧場上方的山區騎馬,形成經典的馬上英姿剪影。但是她這麼做的目的很實際:藉由讓牛群聚攏並顯示這片土地上有人類出沒來嚇阻捕食者。PHOTO: CORY RICHARDS

黃石公園北邊的湯姆礦工盆地中,希拉莉.安德森在安德森牧場上方的山區騎馬,形成經典的馬上英姿剪影。但是她這麼做的目的很實際:藉由讓牛群聚攏並顯示這片土地上有人類出沒來嚇阻捕食者。PHOTO: CORY RICHARDS

二十多年前,我前往黃石公園採訪,在那片廣袤的荒野上,我與攝影師追逐野牛的蹤跡、捕捉紅鹿的身影、等待老忠實間歇泉的噴發、讚嘆猛獁溫泉的石灰華階地。當時著名的黃石森林大火的痕跡仍然斑斑可見,黝黑的枯木林散發著詭異的美感,下方綠色的灌木與五彩繽紛的野花正在蓬勃生長。灰狼的復育計畫仍在如火如荼地討論之中。黃石國家公園不只提供了這個年輕採訪者記錄觀察的素材,還讓我第一次認識了奧爾多.里奧波這位偉大的生態學家,切身理解到生態系的觀念與國家公園經營管理的複雜議題,並讓我在日後嘗試將這些觀念與體驗帶入對本土的報導中。

作為全球第一座國家公園,黃石公園不僅具有歷史意義,也在這一百多年當中,時時站在保育觀念的最前線,挑戰與啟發全世界對人與自然關係的思考。就像作者大衛.逵曼說的,黃石公園實際上是一場延續一百多年的人與自然之間的談判,儘管廣大無邊的黃石公園對許多人來說可能只是荒野的代名詞。

但是只要從地圖上查看黃石公園—尤其是黃石西邊與南邊筆直有如刀切般的界線—就可以知道,黃石公園實際上全然是人為的產物,那幾何線條不可能代表著自然生態的分界,在這片生態系中生長的動植物也不可能辨別人為的界線究竟被劃在什麼地方。

黃石公園的挑戰正在這裡。它既包含了自然的生態系,也是一座公園,而「公園」從定義上就包括了人類利用的需求。每年數百萬遊客來此體驗「自然」,他們往往與荒野的本質產生衝突,因此發生了遊客喪命於野生動物吻下(即使十分罕見)或野生動物受人為因素威脅(依舊相對常見)的案例。在一刀切的界線外,土地利用與公園管理仍然時時發生衝突。而今日人類對地球環境與氣候的全面影響,從邊界之外也深深撼動著整個公園嘗試恢復與模擬的自然狀態。我們甚至可以懷疑,在今日的地球上還存不存在著完全不受人為因素干擾的真正自然環境。

正因為這樣,在黃石公園這片模擬自然的人為劃定的土地上,持續進行人和自然關係的實驗與談判在今天更顯得重要,在黃石公園的下一個一百年當中,科學家與保育人士的新努力,還會繼續啟發與改變未來世代理解與對待地球的方式,就像它曾經完全翻轉我對自然的理解一樣。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FEB. 2020

最後一艘奴隸船

1860年,克羅蒂德號成為最後一艘抵達美國海岸的奴隸船。這是船上108人以及他們後代的故事。

最後一艘奴隸船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