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Sep. 2020

傷害自然的高昂代價

傷害自然的高昂代價

疫情證明了一件事: 破壞地球的同時,我們也削弱了大自然保護我們對抗疾病的力量。

撰文:安立克.薩拉

 


即使我們對大部分野生動物的作用不甚了解,但牠們全都肩負讓我們的生物圈持續運作的重要任務。

從小時候住在地中海畔開始,我就醉心於地球豐富多樣的生命。我的職業生涯大部分時間都在研究海洋食物網,自然事件的規律就是體型微小的生物會被體型愈來愈大的掠食者所吃,最後常常結束在人類。不過科學家知道背後發生的事更複雜,而看到我們人類的生活因微小的病毒而停滯,令我感到自身的渺小。

新型冠狀病毒可能是在2019 年末在武漢的傳統市場(販售現宰肉類和供作食材與藥材的活體野生動物),透過野生動物傳播給人類。在幾個月內,病毒就擊垮了數十萬名智人──地球最頂端的掠食者。

為新書寫到這個主題時我深感難過:這個病毒侵襲了我在歐洲和世界各地認識的人。但這場疫情強而有力地證實了我深信不疑的觀點,那就是:生物多樣性對於人類健康乃至人類生存是絕對必要的。

 

數千年來,人們不斷因為和野生動物接觸而沾染有害的病毒和細菌。隨著人類持續侵入野生動物的棲地、與牠們爭奪水、食物和地盤,更多的身體接觸也隨之出現,產生了更多衝突──以及更多傳染。

2020 年有一項研究,探討帶有這類人畜共通病毒的物種豐富度與病毒傳染給人類的可能性之間的關聯。研究人員爬梳科學文獻,取得142種人畜共通病毒的資料,發現齧齒動物、靈長類動物和蝙蝠比其他物種帶有更多這種病毒。研究人員也發現,數量愈豐富的動物愈有可能將病毒傳播給人類,因為這些動物已經適應了人類主導的環境。

那麼海洋生物的傳播風險呢?海洋占地球面積70% 以上,我們對海洋生物的利用是否也威脅到人類健康?在探索太平洋中部一些偏遠島嶼時,我發現了答案。

2005 年,我規畫了前往京曼礁和鄰近島嶼的第一次研究考察。京曼礁位在萊恩群島最北端,萊恩群島由11 組珊瑚島和環礁組成,跨越赤道綿延2350 公里,位在檀香山西南方1720 公里。

赤道以北的其中四座島嶼提供了完美的自然實驗環境,可以比較人類對珊瑚礁不同程度的影響。

京曼礁無人居住。往南的下一座島嶼是帕邁拉環礁,上面有20 個人駐守一座研究站和野生動物保護區。再往南邊是吉里巴斯共和國的泰拉伊納島(當時有900 人)、塔布阿埃蘭環礁(2500人)和聖誕島(5100 人)。這四個島嶼距離夠近,擁有相同的海洋和氣候條件及動植物群。隨著島嶼不同而改變的只有島上的人類數量。

我們的科學家團隊著手評估所有生物的多樣性和豐富度──病毒、細菌、藻類、無脊椎動物和魚類──並測量珊瑚礁生態系如何依人類干擾的梯度而有所變化。在五週的潛水考察中,我們盡可能計算及推估了所有物種的豐富度和生物量。

我們明顯發現:當人類開始捕魚,即使只有幾百人,就會從頂端消耗食物網。隨著人類的數量從零上升到僅僅數千,珊瑚礁生態系就會從有很多鯊魚和珊瑚,變成沒有鯊魚但有很多小型魚類和海藻。

不過,我們還有了另一個我沒料想到的發現,那是關於珊瑚礁上最小的生物。


 

保育不是一種奢侈

在古代,人類群體較小且行動能力有限,或許因此讓疾病限於一地。但在歷史發展過程中,人類讓病毒很容易就能成功演化。我們大量聚集在都市地區並在全球各地移動,沒有其他物種辦得到。我們將野生棲地變成城市、農田和購物中心,塞滿的人口排擠了與我們共享這個星球的物種。我們為現代瘟疫創造了完美條件。

新型冠狀病毒再次提醒我們,保育不是富裕國家的消遣或是浪漫理想。生物圈是人類更大的家園,成為生物圈中更負責任的一員才能確保人類的生存。—ES

海浪沖過京曼礁的礁脊,京曼礁是美國太平洋偏遠島嶼海洋國家保護區的一部分。PHOTO: ENRIC SALA

海浪沖過京曼礁的礁脊,京曼礁是美國太平洋偏遠島嶼海洋國家保護區的一部分。PHOTO: ENRIC SALA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NOV. 2020

病毒重整世界

一場肺炎大流行,改變了什麼?

病毒重整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