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l. 2020

在世界之巔觀測天氣

在世界之巔觀測天氣

撰文:弗瑞迪.威爾金森 FREDDIE WILKINSON
攝影:馬克.費雪、德克.科林斯、艾瑞克.達夫特 MARK FISHER, DIRK COLLINS, AND ERIC DAFT


他們出發去設置世界上最高的氣象站,讓科學家能獲得關於形成風暴的狂風與氣候變遷前所未有的數據。在聖母峰上令人精疲力竭的旅程中,他們在不同海拔設立了五個氣象站──並體會到在世界最高峰上,沒有什麼事是容易的。

青藏高原上初露曙光,三名登山家在聖母峰東南山脊上商量事情。下方超過1.5公里處,太陽光照亮一團雲朵,降下的雪花為山坡妝點了飛絮。

這群男子穿著厚羽絨裝、戴著氧氣面罩與頭燈,幾乎沒有注意到這片風景。他們時間不多,因為攜帶的氧氣有限,而且惡名昭彰的無常氣候也可能隨時轉而對他們不利。

他們已經被成群的登山客耽誤行程了,這些人從尼泊爾側蜂擁而上,希望在2019年5月底的這一天攻頂。不過這三個人現在擔心不了這些。他們繼續執行任務,就像是動作極度緩慢謹慎的太空人,有條不紊地拆封工具和儀器,按照精心安排的計畫設立世界上最高的氣象站。

就在他們工作時,其中一名叫貝克.裴瑞的成員把隊員的背包都翻了個遍,接著又著急地重找一遍,心裡愈來愈擔憂。氣象站兩個小型卻關鍵的零件不見了,那是用來將測風儀固定在氣象站主桅杆上的一對2.5公分鋁管。裴瑞和他的隊友湯姆.馬修斯及帕努魯.雪巴面面相覷,三個人同時用他們缺氧的腦袋接受了這個事實,並思索解決辦法。

馬修斯與裴瑞都是氣候科學家,兩人為這一刻已準備了數月之久。他們的團隊為這座高2公尺、重50公斤的結構設計和打造了許多零件,讓它能禁得起在地球最高點需承受的極端低溫和颶風級強風。他們先在美國與尼泊爾測試這個設計,接著和他們的登山領隊帕努魯.雪巴及其帶領的頂尖嚮導團隊,一起煞費苦心地練習如何把它架設起來。

這趟危險又昂貴的遠征,為的是要幫助缺乏穩定的高海拔數據的科學家,補足一些重要的資訊盲點。其中一個盲點是風,它是不可或缺的氣象變數。聖母峰海拔8850公尺,是少數高到可以穿透亞熱帶噴射氣流的山峰――這個噴射氣流是環繞地球的狹窄強風帶之一,影響了從風暴路徑到農業生長季等許多事物。另一個資訊盲點是讓海拔5000公尺以上的巨型冰河能夠持續存在的降雪型態。

這群科學家打造了或許可以揭開這些謎團的裝置,還辛苦將它們扛上了世界屋脊――他們就站在噴射氣流的路徑上――可是卻安裝不了測風儀。

黎明時分,來自國家地理學會與勞力士「保護地球,恒動不息」聖母峰遠征隊的氣候科學家與雪巴人, 在聖母峰高處名為「陽臺」的冰雪之地,組裝了世界上最高( 海拔8430公尺)的氣象站。MARK FISHER

黎明時分,來自國家地理學會與勞力士「保護地球,恒動不息」聖母峰遠征隊的氣候科學家與雪巴人, 在聖母峰高處名為「陽臺」的冰雪之地,組裝了世界上最高( 海拔8430公尺)的氣象站。MARK FISHER

基地營的燈光在聖母峰山腳下閃爍,而登山客的頭燈形成了一條光軌,顯示出他們沿坤布冰瀑上行的進度;在夜間低至冰點以下的氣溫中通過此處最安全。MARK FISHER

基地營的燈光在聖母峰山腳下閃爍,而登山客的頭燈形成了一條光軌,顯示出他們沿坤布冰瀑上行的進度;在夜間低至冰點以下的氣溫中通過此處最安全。MARK FISHER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JUL. 2020

聖母峰

是誰第一個站上世界最高峰?

聖母峰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