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n. 2020

走上滅絕之路

走上滅絕之路

撰文: 海倫.史凱爾斯 HELEN SCALES
攝影: 史代方. 克里斯特曼 STEFAN CHRISTMANN


如果氣候變暖持續造成冰棚融化,仰賴冰棚存活的皇帝企鵝將會走上滅絕之路。

首先,遠處出現一個黑點。接著,更多黑點加入,在新的白色冰景上形成蜿蜒的線條。

「然後突然間,第一聲叫聲傳來。」攝影師史代方.克里斯特曼表示。此時他才真正察覺,「哇!那些鳥兒要回來了。」

此時已是3月末,我們在南極洲毛德皇后地的阿特卡灣。克里斯特曼等待皇帝企鵝從海上覓食歸來已有兩個多月。皇帝企鵝是所有企鵝中體型最大的一種,身高約1公尺,體重可達41公斤。

克里斯特曼的計畫是要在阿特卡灣與這群大約1萬隻的皇帝企鵝一起過冬。南極冬天的氣溫會降到攝氏零下45度以下,而呼號的暴風雪則讓能見度不到1公尺,不適合心臟不夠強的人,尤其是在最冷的7月與8月。

「坦白說,一段時間後就習慣了。」克里斯特曼平淡地告訴我。

對皇帝企鵝而言,難以習慣的是海冰減少,甚至是海冰可能消失。海冰為皇帝企鵝提供了穩定的繁殖平臺,以及讓牠們能在周圍水域覓食的基地。整個南極共有54群皇帝企鵝,約25萬6500個繁殖對。儘管成年皇帝企鵝都是游泳高手,牠們還是得在春天到來、海冰融化之前,離開海水、在海冰上養育牠們的雛鳥。南極海冰常有變動,不過根據去年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五年前,南極海冰突然減少,在2017年的覆蓋面積更出現了創紀錄的縮減。海冰現在可能正在恢復,不過仍然低於長期平均面積,而氣候模式預測,到本世紀末,除非採取緊急行動應對氣候變遷,否則海冰將繼續大量減少。

「在不做出改變的情況下,皇帝企鵝將走向滅絕。」麻薩諸塞州伍茲霍爾海洋學研究所的海鳥生物學家史黛芬妮.傑努夫里爾表示。其團隊的研究顯示,如果碳排放仍舊不受限制,到2100年,80%的皇帝企鵝群體可能會消失,物種的存續希望渺茫。若如預期,全球平均氣溫屆時可能會上升攝氏3到5度,然而傑努夫里爾表示,如果能夠將這個數字控制在攝氏1.5度以下,也許只會失去近20%的群體,羅斯海與威德爾海的群體數量則將略有增加,因為那邊的條件更利於海冰存在,可能會成為皇帝企鵝的避難所。

企鵝在秋天展開約10公里的旅程,從海中前往牠們在阿特卡灣的繁殖地。然而,變暖的氣候正造成牠們尋找配偶、繁殖後代與養育雛鳥所不可或缺的海冰日益消融。 PHOTO: STEFAN CHRISTMANN

企鵝在秋天展開約10公里的旅程,從海中前往牠們在阿特卡灣的繁殖地。然而,變暖的氣候正造成牠們尋找配偶、繁殖後代與養育雛鳥所不可或缺的海冰日益消融。 PHOTO: STEFAN CHRISTMANN

阿卡特灣的皇帝企鵝群,雄企鵝擠在一起度過長達兩個月的極夜,每一隻企鵝腳上都有一個蛋。雌企鵝在交配產卵後已回到大海覓食。雄企鵝緊緊擠成一團,有時分開時會飄著熱氣,彷彿剛從蒸氣浴走出來一樣。 PHOTO: STEFAN CHRISTMANN

阿卡特灣的皇帝企鵝群,雄企鵝擠在一起度過長達兩個月的極夜,每一隻企鵝腳上都有一個蛋。雌企鵝在交配產卵後已回到大海覓食。雄企鵝緊緊擠成一團,有時分開時會飄著熱氣,彷彿剛從蒸氣浴走出來一樣。 PHOTO: STEFAN CHRISTMANN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JUL. 2020

聖母峰

是誰第一個站上世界最高峰?

聖母峰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