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Apr. 2020

我們共同的新挑戰

我們共同的新挑戰

撰文:查爾斯.C.曼恩

1970年的可怕預言,在很多方面啟發了改善人類生活的行動。如今,我們再一次受到考驗。

我曾參加1970 年第一屆世界地球日遊行,這麼一說馬上就自曝年齡了。記憶中,當時的氣氛既歡樂又嚴肅。歡樂是因為,那是美國有史以來,大家首次共同頌揚我們身處的自然世界;嚴肅是因為,講臺上正宣告著關於這個自然世界未來命運的可怕預言。

當時處處可聽見類似的警告。曾獲諾貝爾獎的生物化學家喬治.沃爾德在羅德島大學演說時向聽眾闡明,倘若不立即採取行動,人類文明將在15 到30 年內結束。根據《人口爆炸》作者、史丹佛大學生物學家保羅.埃爾利希的看法,那樣的預測未免太過樂觀。在為地球日發表的一則訪問中,埃爾利希提出地球只剩兩年時間改變方向,否則任何「進一步〔拯救地球〕的努力將徒勞無功。」不過,地球日的全國總連絡人丹尼斯.海斯卻認為這麼說還是太樂觀。在美國荒野協會出版的期刊中,海斯在一篇配合地球日的文章裡表示:「要避免大饑荒已經太遲。」

他們之所以有這樣的看法,原因不難理解:當時全球災難頻仍。在第一屆地球日之際,全球約有四分之一的人口處於「營養不良」(以聯合國偏好使用的詞彙來說)的狀況;近半數人口生活在赤貧中。非洲的人均壽命僅45.6 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約有半數地區缺乏電力和教育機會。西非的饑荒才剛造成約百萬人喪生。戰亂、反抗和暴動在東南亞(越南、寮國、柬埔寨、印尼和菲律賓)、非洲(肯亞、衣索比亞、奈及利亞、葡萄牙殖民地)、中東(阿曼、葉門、約旦)和拉丁美洲(尼加拉瓜、哥倫比亞、墨西哥)等地肆虐。一種流感大流行在亞洲萌芽後,陸續在世界上多個地區爆發,並在疫情結束前奪走了上百萬條人命。

各地的環境實際上則更糟。從倫敦到洛杉磯、波士頓到孟買的海港都充斥著廢棄物。地球上多數知名河流的水都不能喝,如多瑙河、臺伯河、密西西比河。含鉛汽油將大量有毒煙霧釋放到空氣中,導致一般美國學齡前兒童的血鉛濃度,達到以現在的標準來看必須採取緊急醫療行動的四倍。籠罩各城市的霧霾量如此之大,讓《生活》雜誌在1970 年初預言:「到了1985 年,空氣汙染會讓抵達地球的陽光量減少一半。」

在第一屆地球日前剛成立的國際組織「羅馬俱樂部」,當時已開始編撰日後將影響深遠的著作:《增長的極限》,並在1972 年出版。《極限》一書的團隊為地球建立了一個電腦模型,用來推估未來的資源需求,包括煤、鐵、天然氣和鋁。

透過一個又一個的圖表,該書描述了在急速達到產量高峰後,遭剝削殆盡的地球將走向毀滅性衰退。團隊強調,人類「必須盡快停止」恣意揮霍的發展進程,才能避免徹底毀滅。

預言並未成真。世界的後續發展和預測的不同──在很多方面甚至變得更好。按幾乎所有標準,人類的平均健康狀況自1970年以來都有所改善,這得歸功於科技的一日千里、政治與經濟改革以及文化變遷。根據聯合國的資料,今日全球只有九分之一的人口營養不良,儘管整體數字在過去50年增長了超過一倍。在我們身處的時代,兒童挨餓的機率是有紀錄以來最低的,而由於救援工作的進步,過去常見饑荒致死的情形,如今已愈趨罕見(雖然數以億計的人依然不得溫飽,但我們也應該對已經達到的成果予以肯定)。和首屆地球日的時候相比,全球人均壽命延長了大約13年──且多半發生在低收入地區──部分原因是健康和營養的提升。在此期間,收入持續上漲,汙染程度也不斷下降──幾乎(但也並非)每處皆然。有數十億人現在都算得上是中產階級。

同時,鋼和鋁等資源的量非常充足,價格普遍來說沒有改變,甚至還更低。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出現過像現在這樣優渥富足的生活。這是戰後世代與他們上一輩最顯著的功勞。

就連政治局勢也有所好轉,儘管北美洲和歐洲仍擺脫不了兩極分化。每一項追蹤全球政治暴力的研究計畫都顯示,此現象已急劇減少;敘利亞、葉門和阿富汗內戰的頭條新聞縱然怵目驚心,卻屬於例外狀況。相較於1970年,現在有更多民主和部分民主的國家,它們正努力改善人民的生活,無論過程有多跌跌撞撞。在第一屆地球日的時候,南亞地區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人口有電可用,如今這個數字已上升到超過九成。同樣地,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有電可用的人口也從不到50%上升到將近100%。

然而,這些進步並不是均等或公平地發生:有數百萬人並不富足,更多的人生活水平仍大幅落後。部分地區──特別在印度和中國──汙染並未減少,而是愈來愈嚴重。不過以全球目前有80億人口這個層面來說,生活獲得了改善是無庸置疑的。

然而有得就有失:現今的環境問題與1970年不同,卻可能更棘手。生物多樣性喪失、含水層縮小、海洋酸化、土壤退化,以及最大的問題:氣候變遷──誰能看著這種種挑戰而不感到害怕?

我們從第一屆地球日預測失準中學到的其中一件事,是環境問題可以解決──只要這個問題像空氣和水汙染一樣,會對人類的身體健康造成立即、實際的影響。然而我們當今面對的問題即使同樣嚴重,影響卻更長遠與抽象。這些問題多半與我們以往所面對的不同,沒人知道是否能解決。預測失準給我們上的另一課是,人類對於預測未來真的很不在行。


查爾斯.C.曼恩著有《1491:重寫哥倫布前的美洲歷史》、《1493:物種大交換丈量的世界史》和《巫師與先知》(暫譯,原文書名:The Wizard and the Prophet),也是《大西洋》、《連線》與《科學》雜誌的特約記者。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AUG. 2020

終結瘟疫

我們從歷史上的全球流行病學到了什麼?

終結瘟疫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