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Sep. 26 2014

影像證據:數萬名難民逃離伊斯蘭國攻擊,湧入土耳其

1
  • 影像證據:數萬名難民逃離伊斯蘭國攻擊,湧入土耳其

攝影師約翰‧史坦邁爾在土耳其邊境捕捉了難民潮的畫面。

來自敘利亞科巴尼鎮(Kobani)的5000名敘利亞難民聚集在土耳其城鎮迪克梅塔斯(Dikmetas)附近的兩國邊界。
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VII

撰文:Scott Johnson

編譯:胡宗香

AD

ads-parallax

至少有66000名敘利亞庫德族人為了逃離遜尼派激進組織「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L,簡稱IS)的攻擊,在上週六湧入土耳其。在敘利亞與伊拉克部分地區宣布建立伊斯蘭國的IS持續向北方挺進,企圖跨大控制的領土,迫使數千名男女老幼為了逃離戰火而離開家園,敘利亞北部包括邊境城鎮科巴尼在內的40個城鎮因此人去樓空。

自從反對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的抗議行動在2011年春天爆發並迅速演變為慘烈的內戰,導致包括IS在內的多個極端團體出現以來,土耳其已經接收了超過120萬名敘利亞難民。

土耳其邊境城鎮迪克梅塔斯在上週六下午刮起一場沙塵暴。數千名土耳其庫德族人正聚集在與敘利亞之間的邊境,幫助剛抵達的敘利亞庫德族人取得水和食物。
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VII

在最新一波難民潮湧入下,土耳其政府與國際救援組織官員已經展開緊急作業,為伊斯蘭國的持續攻擊可能帶來的數十萬新難民做準備。報導過世界各地許多戰爭衝突的國家地理特約攝影師約翰‧史坦邁爾(John Stanmeyer)過去三週來都在土耳其,記錄當地難民的苦難。得知上週六的危機後,他立刻趕赴邊境。我們在上週日透過電話和他進行了越洋採訪:

你在邊界看到的狀況如何?

有秩序的混亂。邊界布滿有刺鐵絲網和蛇腹式鐵絲網,土耳其軍方沿邊界布署了大約40名士兵,邊界另一邊則有4000名難民。他們把鐵絲圍欄剪開了一個洞口,四、五千人就這樣湧入。

過去24小時來有20到40個城市被攻占,IS挾帶坦克車與大炮發動攻擊,沿路殺人,因此所有人都拋下一切逃走了。我聽說那裡直到24小時前都還是相當穩定的庫德族人居住區。

五歲的阿赫梅德(Ahmed,右)在上週六隨家人一起從敘利亞進入土耳其之後,害怕得大哭。
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VII

這一切最反常的是,這次湧入了許多中產階級人口,他們穿著長褲、洋裝和外套,甚至帶著優雅的皮包。他們顯然是從未這樣遷移過的一群人。他們唯一帶的就是身上的衣服或頂多有個滾輪行李箱,彷彿要前往機場。看到他們,我覺得我好像在拍我自己,我目睹的是有可能降臨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的現實。

這些人有遭到追擊嗎?他們的狀況如何?

這次的情況不是像盧安達那樣的大出走,但是有很多人來的時候帶著傷勢或殘疾、坐在輪椅內。有很多人是被抬著過邊界的。有一個女子穿著非常特殊的腿部護具,可是無法走路。許多是老弱殘病的人。我還看到三、四個有唐氏症的兒童。這次出走的不只是貧民或農民,還有許多中產階級的人。

他們從何處穿越邊界?

人們從40公里的邊界上大約八個不同的地方湧入。那是持續不斷的人流。來自不同背景的男女老少一直湧入,絕對不只是農民。有一個人告訴我,所有留下來的人都被殺了,或即將被殺。

土耳其軍方駐守在迪克梅塔斯的土耳其與敘利亞邊界。
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VII

你從難民口中聽到什麼?

他們大多數都走了10到14公里路才抵達邊界。他們帶著滾輪箱和床墊。和我談話的一群婦女說,她們很高興能抵達那裡,並且希望能在土耳其工作。當地正是棉花收成的季節。他們說:「我們來到這裡了,而且在找到工作以前我們會一直坐在這裡。」

其他人則非常茫然。有大約40人占據了一個加油站,就睡在加油機旁。穿越邊界讓人有所期待,有一種近似歡欣鼓舞的感覺。可是一旦抵達土耳其境內,驚慌失措的感覺就會驀然襲來。他們會想:「噢,那我現在要做什麼?」有些人在這裡有親戚或認識的人。

數千名來自科巴尼的敘利亞人在上週五湧入土耳其。土耳其軍方人員在鐵絲網圍籬上剪開了一個洞,讓數千名敘利亞庫德族人得以進入安全地區。
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VII

難民遭遇到伊斯蘭國好戰份子的攻擊嗎?

伊斯蘭國軍隊從10公里外的地方以坦克及大砲對難民發動砲火攻擊,後來攻勢愈來愈激烈,難民就離開了。他們知道一切都完了。這些都是基礎建設完備的城市,可是就這麼被攻下了。在距離這裡大約14公里的地方有一股巨大的煙雲,來自過去24小時來某處未曾停歇的火勢。那是一座城鎮,有一場大火正在燃燒。到現在仍未停止。

伊斯蘭國有傳達任何訊息給當地人嗎?

隨著他們逼近城鎮,他們瘋狂的轟炸攻勢已經足以讓當地人嚇得盡快逃離了。沒有逃走的人正遭到屠殺。這一切都太瘋狂了。

22歲的古爾(Gul)與她一歲的小兒子布爾罕(Burhan)和其他孩子一起休息。他們數小時前為了逃離伊斯蘭國才從敘利亞的Karhko徒步抵達土耳其,並且在Suric鎮一座廢棄的加油站找到暫時棲身之所。
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VII

面對這麼巨大的難民潮湧入邊境,土耳其如何因應?

一律放行。他們視這些人為兄弟姊妹,不需要出示護照。這裡有已經存在一到二年的廣大難民營,有七到八座,每一座都收容了大約3萬人。難民每天有三餐可吃,每週也會收到現金供採買食品雜貨。土耳其政府已經竭盡所能幫助他們。

這裡的情況對你有多危險?

有人警告我要隨時保持警戒。不過,因為現在邊境上部署了很多軍力,我在這裡不是特別擔心。有些地方我根本不會去;你接近一些人想跟他們講話時,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人。會想到最壞的狀況。

註:自9月23日起,美國及阿拉伯國家已連續三天在敘利亞發動空襲,攻擊ISIL。

透過Instagram  Twitter關注約翰‧史坦邁爾 。透過 Twitter.關注Scott Johnson.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