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Aug. 09 2016

古代奧運 刺激有餘

1
  • 古代奧運 刺激有餘

奧運已經開始了,但現代奧運除了不會叫選手全裸競賽外,還有其他古代傳統並未保留下來。

希臘神話中的勝利女神Nike(運動品牌Nike即以她命名)向奧運獲勝者獻上桂冠和披帶。PHOTOGRAPH BY DEAGOSTINI/GETTY IMAGES

 

奧運的觀眾一定會覺得古代奧運某些地方很熟悉:各國菁英齊聚競賽,好幾萬名觀眾吶喊加油,比賽項目也都有短跑、摔角、鐵餅、標槍等。古代選手與現代選手一樣,會花費多年跟專業教練訓練,獲勝者也會名利雙收。

但古代奧運其他層面,會讓現代觀眾覺得很詭異。我們很難想像現代奧運會宰殺一百頭牛當獻禮,作弊的參賽者被公開鞭刑,或是穿著全副武裝盔甲來賽跑。選手必須全裸比賽,會檢視獻牲的內臟來預言是否會得勝,而且也只有第一名的選手才會獲獎。

雖然古今奧運之間明顯有一脈相承的地方,古代奧運深受戰爭與宗教的影響,因此有許多面向會讓現代觀眾感到陌生。(►►►奧運也瘋狂:5種曇花一現的奇特項目

戰場&運動場上的英雄

文獻記載的第一次奧運在公元前776年舉行,地點是伯羅奔尼撒半島西部的奧林匹亞。當時為了紀念死去的戰士和當地英雄,會在葬禮時舉行競技比賽,奧運很可能就是從這項習俗演變而來的;不過,也有些神話認為奧運是半人半神的大力士海克力斯(Heracles;羅馬人稱為Hercules)創辦的。古代奧運每四年舉行一次,前後將近1200年的時間未曾中斷,後來在公元393年被西羅馬皇帝狄奧多西(Theodosius)下令停止。狄奧多西是基督徒,認為賽事中歌頌希臘眾神之王宙斯是異端邪教。

許多奧運項目是從古代戰爭演變來的。舉例來說,一整個穿著全副盔甲的軍團衝過來,可以讓敵人飽受驚嚇。根據古希臘史學家希羅多德(Herodotus)的描述,在馬拉松之役時,希臘軍隊就這樣衝向波斯軍隊,而波斯軍隊顯然從來沒碰過這樣的戰術。

在全副武裝的賽跑中,共有25名選手在奧林匹亞的運動場來回各跑一次(單趟距離長達192公尺),身上穿青銅製的護脛和頭盔,手上拿的盾牌可能還重達13公斤。標槍比賽的參賽者要在騎馬衝刺時,朝著綁在柱子上的盾牌擲槍;這是古希臘史學家色諾芬(Xenophon)描述的常規軍事訓練。

馬車比賽是熱門的奧運項目,而且非常危險,經常有人在比賽中死亡。PHOTOGRAPH BY DEAGOSTINI, GETTY IMAGES

馬車比賽分為雙馬與四匹馬拉車,不僅是熱門的競賽項目,更是極度危險的比賽。戰車自古代邁錫尼文明(約公元前1600至1100年)就已經在希臘出現,而四匹馬拉車的馬車比賽也是奧運相當古老的項目,公元前680年的奧運就已經有這個比賽。馬匹和賽車所費不貲,只有有錢人才有辦法負擔;另外,雖然勝利屬於馬車主人,但他們通常都是花錢請車伕去比賽。賽事中經常有驚人的「車禍」,而且往往致命,最危險的地方通常是運動場兩端的髮夾彎。

一位很有名的車伕是羅馬皇帝尼祿(Nero):他參加了公元67年的奧運馬車比賽,但這完全是不公平的比賽,因為他參加四匹馬的項目,卻用十匹馬拉車。他被拋出車外,無法完成比賽,可是還是被大家認為獲勝,因為他如果完成比賽一定會贏。

在古希臘人眼中「重量級」的項目,一樣與戰鬥密切相關。拳擊、摔角,以及這兩者合併的競賽項目「pankration」,都需要體格強壯、技術靈巧的選手。拳擊選手會戴上皮條製的薄手套,而且在開放式場地比賽,無法把對手逼到角落,也因此比賽時間往往很長。假如過了好幾個小時都沒分出勝負,選手之間可以協議,交互直接揮拳不阻擋,可說是貨真價實的「驟死戰」。

這樣的「驟死戰」,還真的至少死過一次人。古希臘地理學家保薩尼亞斯(Pausanias)就描述達默西諾斯(Damoxenos)與克魯加斯(Kreugas)的比賽,最後達默西諾斯把手指伸直,揮向克魯加斯,穿過他的皮膚,把他的內臟挖了出來。

兩位pankration選手;這是結合拳擊與摔角的自由搏鬥,只差不能咬人或刺人。PHOTOGRAPH BY WORLD HISTORY ARCHIVE, ALAMY

摔角和自由搏鬥項目也有可能相當殘暴。摔角選手必須把對手摔到地上三次才能獲勝,可是由於沒有依照體重分級,體型最大的選手明顯最有利。在自由搏鬥中,只有咬人和刺人是禁止的,其他招術完全不受限。有位人稱「指尖老千」的選手會在比賽一開始把對手的手指打斷,逼迫對方屈服;還有一名選手會把對手的腳踝扭斷。

雖然比賽項目處處與戰爭有關,但古代奧運至少能讓不斷彼此爭戰的希臘城邦暫時放下干戈:名為「神聖休戰令」的銘文會刻在銅牌上,保證選手在往返途中的人身安全,並且禁止參賽的城邦在奧運期間開戰。由於公元前五世紀以後的選手可能從北非、小亞細亞(今日土耳其)、伊比利半島西部或黑海遠道而來,休戰期間後來延長到三個月,違反協議的人必須到奧林匹亞的宙斯神殿用銀子支付罰款。

奧運期間也會以豐盛的牛隻獻禮和雕像向眾神之王致敬。到了公元二世紀時,幾百年來焚燒種種獻禮的灰燼堆到高達七公尺。

奧運開幕時,選手會在「誓言守護者」──宙斯面前宣誓。選手的兄弟、父親和教練也要一同宣誓,保證自己會遵守規定,以及自己至少訓練了十個月。

但是,有些人實在忍受不了作弊的誘惑。有些摔角選手會全身塗抹橄欖油,讓對手無法穩穩抓住他們;另外,文獻上還記載有人賄賂裁判或其他選手。作弊被抓到的人,除了要支付罰款外,還要被公開鞭刑,而且名字會被刻在通往運動場道路旁的雕像上,永遠讓進場的選手看到。

一如諸多古代奧運的習俗,國際奧委會並不打算恢復這種作法。

 

撰文:Nick Romeo

編譯:王年愷

 

AUG. 2020

終結瘟疫

我們從歷史上的全球流行病學到了什麼?

終結瘟疫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