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Jun. 15 2020

從催淚瓦斯到橡膠子彈,看「非致命性武器」如何對人體造成傷害

1
  • 2020年5月30日,群眾在科羅拉多州的丹佛連續第三夜抗議喬治.佛洛伊德之死,警員朝科羅拉多議會大廈旁的一名女性噴灑胡椒噴霧。PHOTOGRAPH BY MICHAEL CIAGLO, GETTY IMAGES

  • 2020年5月29日,紐約警察局在群眾抗議警察殺死喬治.佛洛伊德時發射催淚瓦斯,示威者淋了一身牛奶。雖然一般認為牛奶可以對抗催淚瓦斯的影響,但牛奶的中和效果其實並不比水好。乳製品可能也會有造成過敏或感染的額外風險。PHOTOGRAPH BY MALIKE SIDIBE

  • 2020年6月1日,亞特蘭大一場抗議喬治‧佛洛伊德之死的示威行動中,一位示威者就站在催淚瓦斯之中。喬治.佛洛伊德是死於明尼亞波利斯警方拘留期間的非裔美國人。PHOTOGRAPH BY DUSTIN CHAMBERS, REUTERS

  • 2020年5月31日,在美國華盛頓的H街上,示威者手持警方在示威行動中發射的一枚完整40毫米橡膠子彈。因為喬治‧佛洛伊德死於明尼亞波利斯警方拘留期間,引起全美各地抗議示威行動。PHOTOGRAPH BY JIM BOURG, REUTERS

  • 2020年5月30日,群眾發起抗議,呼籲為喬治.佛洛伊德爭取正義,警察在第五分局附近發射了催淚瓦斯和橡膠子彈,有位記者血流滿面。佛洛伊德是死於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警方拘留期間的黑人男性。衝突爆發、各大城市實施宵禁,美國又面對了另一個不安的周六夜晚,因為憤怒的示威群眾無視於川普總統警告,說政府將容許警方殘忍「冷酷」地阻止暴力示威。PHOTOGRAPH BY CHADAN KHANNA, AFP/GETTY IMAGES

  • 2020年5月27日,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第三分局外的示威者在警察於他們附近爆破閃光彈後做出反應。目擊者拍下46歲的喬治‧佛洛伊德不斷說「我不能呼吸了」但仍被警方壓住頸部、固定在地上的影片,並發表在社群媒體上,之後有四名員警遭控告。後來佛洛伊德被送到亨內平郡醫療中心,但在警方拘留期間宣告死亡。PHOTOGRAPH BY STEPHEN MATUREN, GETTY IMAGES

若是使用不當,非致命性武器會打斷骨頭、灼傷皮膚並造成內傷。以下就是這類嚴重傷勢可能發生的原因,以及該如何預防。

2020年5月30日,群眾在科羅拉多州的丹佛連續第三夜抗議喬治.佛洛伊德之死,警員朝科羅拉多議會大廈旁的一名女性噴灑胡椒噴霧。PHOTOGRAPH BY MICHAEL CIAGLO,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30日,群眾在科羅拉多州的丹佛連續第三夜抗議喬治.佛洛伊德之死,警員朝科羅拉多議會大廈旁的一名女性噴灑胡椒噴霧。PHOTOGRAPH BY MICHAEL CIAGLO, GETTY IMAGES

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起的群眾暴動已經擴散到全世界,在某些地方,迎接示威抗議群眾的是催淚瓦斯、橡膠子彈、電擊槍,以及其避免造成死亡的群眾控制手段。

這些手段號稱為非致命性武器(nonlethal weapon)、或致命性較低武器(less-lethal weapon),其中多種作法原本的定位是要讓人失去攻擊能力、或迫使對方逃跑,藉此讓衝突變得比較溫和。後來執法單位沿用了這些軍事武器,作為槍枝以外的其他選擇。

AD

ads-parallax

但研究非致命性武器的人,則在思考是否應該重新分類,因為不斷有研究揭開這類武器對人體造成的破壞性後果。若是使用不當,這些武器能打斷骨頭、灼傷皮膚,並造成可能致命的內傷。以下是簡單探討非致命性武器可能造成嚴重傷勢的狀況與原因,大眾又應如何預防。

化學攻擊:催淚瓦斯與胡椒噴霧

催淚瓦斯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讓受害者痛苦難當。

當催淚瓦斯罐投射出去且爆開時,會釋放出能籠罩附近所有人的煙霧。瓦斯內的化學物質會刺痛他們的眼睛、皮膚甚至呼吸道,並讓全身上下都感到疼痛。他們會咳嗽、打噴嚏,還會不斷冒出鼻涕眼淚,感覺就像是窒息一般。最後只好被迫逃離。

這樣的反應,正是全球執法人員選擇以催淚瓦斯作為暴亂控制手段的原因,杜克大學醫學院的麻醉學、藥理學與癌症生物學副教授席文.艾瑞克.喬德(Sven Eric Jordt)說。

2020年5月29日,紐約警察局在群眾抗議警察殺死喬治.佛洛伊德時發射催淚瓦斯,示威者淋了一身牛奶。雖然一般認為牛奶可以對抗催淚瓦斯的影響,但牛奶的中和效果其實並不比水好。乳製品可能也會有造成過敏或感染的額外風險。PHOTOGRAPH BY MALIKE SIDIBE

2020年5月29日,紐約警察局在群眾抗議警察殺死喬治.佛洛伊德時發射催淚瓦斯,示威者淋了一身牛奶。雖然一般認為牛奶可以對抗催淚瓦斯的影響,但牛奶的中和效果其實並不比水好。乳製品可能也會有造成過敏或感染的額外風險。PHOTOGRAPH BY MALIKE SIDIBE

催淚瓦斯的活性成分是一種名為CS的有機化合物,是以1928年辨識出這種物質的兩位美國化學家班.卡森(Ben Corson)和羅傑.斯托頓(Roger Stoughton)命名。有一個研究團隊發現,CS會和人類神經上名為TRPA1的痛覺受器結合,而喬德就是這個團隊的成員。這種痛覺受器分布全身各處──眼睛、皮膚、肺部、口部都有──也是你吃到山葵或辣根時會引起那種刺痛感的原因。

一般認為,在開放環境或是濃度低時,這些化學刺激是非致命性的。但若是碰到大劑量──直接在人旁邊或是在密閉空間施放──這些化學物質會殺死呼吸道與消化道中的組織,讓肺部積水,並造成內出血。喬德說,所以一旦碰到就要立刻用水沖洗掉汙染物,也要脫掉遭汙染的衣物,這是很重要的。他不建議像某些示威者那樣用牛奶沖洗,因為牛奶沒有消毒,也可能造成感染或變得更痛。因為當身體偵測到像這樣的有毒物質時,防衛機制就會採取行動。

「鼻子基本上就像哨兵,偵測可能吸入的威脅物質,如果附近有任何可能傷害肺部的東西,就會發出警告,」喬德解釋。感覺動作系統會以「不隨意反射」(involuntary reflex)加以回應,也就是通常用於去除不想要的病原體的反應,包括咳嗽、打噴嚏、哭泣及製造額外黏液等等。這種反應對有氣喘或心律不整等潛在疾病的人來說,可能會有危險。人權醫師組織也提出,催淚瓦斯可能跟流產有關,不過這其中的關係尚未有深入研究,根據的只是傳聞證據。

胡椒噴霧則是以一種名為辣椒油樹脂(oleoresin capsicum)、也可製成防爆手榴彈的化合物為基礎,作用方式也很類似。這種化合物提煉自極為辛辣的辣椒,跟CS一樣會活化許多同樣的痛覺神經,不過是透過不同的神經受器。胡椒噴霧引起的化學反應不如催淚瓦斯──意思是比較不會造成那麼嚴重的化學灼傷──但也會造成同樣讓人腿軟的反射反應,對有潛在疾病的人可能格外有害。

喬德說,雖然這些武器被歸為非致命,但遠非無害。

2020年6月1日,亞特蘭大一場抗議喬治‧佛洛伊德之死的示威行動中,一位示威者就站在催淚瓦斯之中。喬治.佛洛伊德是死於明尼亞波利斯警方拘留期間的非裔美國人。PHOTOGRAPH BY DUSTIN CHAMBERS, REUTERS

2020年6月1日,亞特蘭大一場抗議喬治‧佛洛伊德之死的示威行動中,一位示威者就站在催淚瓦斯之中。喬治.佛洛伊德是死於明尼亞波利斯警方拘留期間的非裔美國人。PHOTOGRAPH BY DUSTIN CHAMBERS, REUTERS

「我們也必須承認,有時候警察並未妥善使用。」喬德說。催淚瓦斯應該是要在一定距離外施用。若是直接朝群眾發射瓦斯罐,很容易就會因為撞擊力道造成嚴重的眼部、頭部、腦部或胸腔傷勢,也會造成化學灼傷。

愈來愈多證據顯示,暴露在催淚瓦斯中可能對呼吸系統造成長期影響。像是在2014年,有一項針對軍事訓練使用催淚瓦斯的研究,就認為暴露在CS中和急性呼吸系統疾病發生是有關連的。對平民族群的長期影響尚不清楚,而這些族群會比年輕的徵募軍人更可能有潛在健康狀況。

橡膠子彈和鈍器創傷

1970年,英國軍隊引入橡膠子彈,作為控制北愛爾蘭動亂的工具。這種子彈以橡膠製造──某些案例中,是以外包橡膠的鋼鐵製造──本來的設計就是不要像金屬子彈那麼致命。較大的表面積會讓這種子彈在飛行時速度變慢,並對身體造成鈍傷衝擊、而不是射穿身體。

珍妮佛.史坦克斯(Jennifer Stankus)是麥地根陸軍醫療中心(Madigan Army Medical Center)急救部門臨床醫學院的醫師,她把被橡膠子彈打到跟被漆彈槍打到相提並論。不過在橡膠子彈的歷史中,也不斷有出現造成嚴重傷害的報告。針對喀什米爾衝突中使用橡膠子彈的研究,顯示橡膠子彈可以造成骨折、神經與肌腱損傷和感染。其他研究則指出,橡膠子彈可造成會導致死亡或永久性失能的體內器官損傷。在這個星期,一位沙加緬度的青少年被橡膠子彈擊中臉部,打斷了他的下巴,臉頰上還留下一道傷痕。

2020年5月31日,在美國華盛頓的H街上,示威者手持警方在示威行動中發射的一枚完整40毫米橡膠子彈。因為喬治‧佛洛伊德死於明尼亞波利斯警方拘留期間,引起全美各地抗議示威行動。PHOTOGRAPH BY JIM BOURG, REUTERS

2020年5月31日,在美國華盛頓的H街上,示威者手持警方在示威行動中發射的一枚完整40毫米橡膠子彈。因為喬治‧佛洛伊德死於明尼亞波利斯警方拘留期間,引起全美各地抗議示威行動。PHOTOGRAPH BY JIM BOURG, REUTERS

2020年5月30日,群眾發起抗議,呼籲為喬治.佛洛伊德爭取正義,警察在第五分局附近發射了催淚瓦斯和橡膠子彈,有位記者血流滿面。佛洛伊德是死於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警方拘留期間的黑人男性。衝突爆發、各大城市實施宵禁,美國又面對了另一個不安的周六夜晚,因為憤怒的示威群眾無視於川普總統警告,說政府將容許警方殘忍「冷酷」地阻止暴力示威。PHOTOGRAPH BY CHADAN KHANNA, AFP/GETTY IMAGES

2020年5月30日,群眾發起抗議,呼籲為喬治.佛洛伊德爭取正義,警察在第五分局附近發射了催淚瓦斯和橡膠子彈,有位記者血流滿面。佛洛伊德是死於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警方拘留期間的黑人男性。衝突爆發、各大城市實施宵禁,美國又面對了另一個不安的周六夜晚,因為憤怒的示威群眾無視於川普總統警告,說政府將容許警方殘忍「冷酷」地阻止暴力示威。PHOTOGRAPH BY CHADAN KHANNA, AFP/GETTY IMAGES

聯合國較不致命武器執法用途人權指導原則(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Guidance on Less-Lethal Weapons in Law Enforcement)部分建議,只能在面對立即威脅時使用橡膠子彈──也只能瞄準下腹部或腿部,就是比較可能造成瘀血和傷口的部位。史坦克斯說,這是最常見的情境,只有在近距離發射這些武器時,才會造成更嚴重的傷害。

但在近距離發射時,橡膠子彈也會造成堪比車禍的傷害。鈍傷能打斷骨頭、壓扁或撕裂撞擊部位的血管──甚至可能造成附近器官出血,像是腎臟、脾臟或肝臟。

正常狀況下,這些內傷會自行痊癒。但某些時候──像是被打到的人有潛在疾病──血液會積蓄在器官中,或溢流到腹部空腔。史坦克斯說,更糟的是可能會被打到眼睛、橡膠子彈射進頭部、或造成脊椎損傷。就是因為這樣,才會建議示威者要戴頭盔和護目鏡,並遮蓋皮膚。

史坦克斯說,整體來說,橡膠子彈造成嚴重損傷算是少見,她對這種非致命的分類也沒有什麼疑問。但像人權醫師組織這樣的團體則不同意,他們指出這類案例發生的頻率,已經多到應該禁止把橡膠子彈當作驅散人群的工具。

武器化的噪音

周一晚上,軍事直升機在華盛頓特區的示威者頭上低飛盤旋,刮得碎礫四處紛飛,讓大眾必須摀住耳朵。同時,全國各地的警力──包括西雅圖、休士頓、波特蘭和丹佛──都在爆破閃光彈,會叫這個名字,是因為這種手榴彈爆炸時會發出巨響和亮光。

噪音是將人群驅離特定區域的常見手段,理查.奈澤爾(Richard Neitzel)說,他是密西根大學公衛學院的副教授,研究的是接觸噪音的影響。除了令人煩躁以外,噪音還會以兩種方式對人體造成傷害,也都是針對內耳的。

2020年5月27日,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第三分局外的示威者在警察於他們附近爆破閃光彈後做出反應。目擊者拍下46歲的喬治‧佛洛伊德不斷說「我不能呼吸了」但仍被警方壓住頸部、固定在地上的影片,並發表在社群媒體上,之後有四名員警遭控告。後來佛洛伊德被送到亨內平郡醫療中心,但在警方拘留期間宣告死亡。PHOTOGRAPH BY STEPHEN MATUREN,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27日,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第三分局外的示威者在警察於他們附近爆破閃光彈後做出反應。目擊者拍下46歲的喬治‧佛洛伊德不斷說「我不能呼吸了」但仍被警方壓住頸部、固定在地上的影片,並發表在社群媒體上,之後有四名員警遭控告。後來佛洛伊德被送到亨內平郡醫療中心,但在警方拘留期間宣告死亡。PHOTOGRAPH BY STEPHEN MATUREN, GETTY IMAGES

短暫、劇烈的爆炸會發出高壓波,進入耳朵、衝擊耳膜。就像氣球灌了太多氣一樣,這可能會撐破耳膜、導致連結到耳膜與內耳的細小骨頭移位。這種壓力甚至可能使內耳生長的毛髮細胞剝落,這些毛髮是負責將震動轉成訊號,而大腦會將這些訊號解讀為聲音。

長時間暴露在噪音中,也可能耗損這些毛髮細胞,就像踐踏草葉一樣。「如果你一年才走過一片草坪一次,這些草葉會彈回來,」奈澤爾說:「如果有一整隊軍人持續來來回回走在這片草皮上,終究會對這些草葉造成損傷,無法恢復。」

耳朵也只能忍受某種程度的響亮噪音。要判斷如低飛的直升機或閃光彈之類的手段是否會造成聲音創傷,是依據三個因素:壓力的強度、暴露時間的長短、還有這種壓力多常發生。

盤旋的直升機的聲音,可能大到成為戶外的隱憂──95分貝──50分鐘之後就足以造成損傷。但奈澤爾說,只是暴露幾分鐘的話,不會真的有造成聽力損失的風險。他說,更令人擔心的是閃光彈的可能影響。這種手榴彈會發出高達170分貝的噪音,能造成任何站在附近的人立即性的耳朵損傷──爆炸次數愈多,風險就愈高。奈澤爾也指出,住在常有直升機盤旋的城市中的人,可能也會因為持續長時間暴露在噪音中而覺得痛苦。不過他也指出,耳塞可以減輕某些這類影響。

對心臟的電擊

從1960年代以來,電擊槍就是壓制──也是激發──動亂的方法,當時的執法單位會在公民權行動主義者身上使用粗糙版本的電擊槍。這些槍會朝人體發射短暫的電流,目的是要鎮壓攻擊者,時間長短只要夠制服他們就好。但這些東西也有可能致命。

這類武器會射出兩個帶有倒鉤的箭頭,銳利到足以穿透衣物及皮膚,嵌入身體組織。箭頭連結著很細的電線,能傳送五秒鐘的能量衝擊。為了完成迴路,從一個箭頭送出去的電流會經過身體組織返回另一個箭頭。電流經過的同時,會刺激骨骼肌迅速收縮,就像疾病發作一樣。

根據2014年發表在《循環》(Circulation)期刊上的一篇文章,如果箭頭戳進錯誤的身體部位,這種武器就可能會造成心跳停止。

這是因為電擊槍可能會打亂心臟精準調節的跳動頻率,道格拉斯.P.宅普斯(Douglas P. Zipes)說,他是該篇研究的作者,也是印第安納大學醫學院的知名榮譽退休教授。當竇房結(sinus node)、也就是右心房上壁的一小片組織對心臟細胞送出脈動時,心臟就會跳動。如果心臟剛好位於電流從箭頭到箭頭的行經路線上,電流就可能加速這個過程──最終會讓心跳加快到無法繼續跳下去。如果警員覆寫了電擊槍的保險,讓電流發射超過五秒時間,就可能造成腦部損傷或死亡。

身體其他部位也是很脆弱的。科學家曾記錄到幾個脊椎裂傷的案例,他們推測是因為肌肉突然劇烈收縮造成。有一項2016年的研究顯示,電擊槍可能會造成短期的認知功能損傷。電擊槍的箭頭也可能會不小心射穿眼睛。

為了避免這些可能的結果,宅普斯說,執法者應該避免朝胸部射擊,也不可以覆寫掉電擊槍的保險。他們也需要知道這些武器有可能造成心臟驟停,所以如果有人被電擊之後失去知覺,就能立刻做心肺復甦。

宅普斯說,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在討論所謂的非致命性或致命性較低武器的致命程度到底如何時,情境脈絡才會這麼重要。「執法人員自我防衛的時候,可能會說木棍是非致命性武器,」他說:「但很顯然,如果你狠狠地用棍子敲人家的頭,那可是會死人的。」

 

延伸閱讀:歐美觀點:如何和孩子討論仇外情緒? / 最後的奴隸船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