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May. 20 2020

「護國丸」船難倖存的海軍志願兵

1
  • 太叔公陳臣銅(右)與陳臣我(左)兄弟合影,1944年拍攝。 陳臣銅為第二期臺灣海軍特別志願兵,1944年11月在高雄左營受訓完畢後,因成績優異,被軍方派往橫須賀海軍航海學校培訓,然在赴日途中,所乘之船「護國丸」遭美軍潛艇擊沉,太叔公倖存下來。不過他的行李全沉入海,於是與早先赴日擔任海軍工員(少年工)的弟弟臣我相約見面,跟他借大衣穿,在東京留下此張合照(站立者兩兄弟的鄰居,亦為少年工)。 照片提供:陳柏棕

  • 太叔公陳臣銅於橫須賀海軍航海學校時期,1944年拍攝。照片提供:陳柏棕

  • 橫須賀海軍航海學校16期5班全員合影,前排左三為太叔公陳臣銅,1944年拍攝。照片提供:陳柏棕

我的太叔公陳臣銅,1925年生於桃園大溪中寮。他從板橋公學校高等科畢業後,在菁桐坑鐵道部電信係擔任電報員,負責調度運煤車輛。他在鐵道部工作期間主動改了日本姓名「中川義夫」,因為臺灣總督府雷厲風行推行皇民化運動,改姓名享有比較好的待遇,升遷也較為容易。

太叔公利用工作之餘,有時會在車站讀報,報上每天不斷報導軍方正在召募志願兵的消息,官方也展開各式宣傳活動,不過對於已有穩當工作與安定生活的他來說,根本沒有打算從軍。直到某天警察拿來志願兵的申請書,讓他的人生發生重大轉折。太叔公只好咬著牙寫妥申請書,再經身體檢查,被判定為甲種體位,就這樣成為「志願兵」了。

在高雄左營接受數個月的新兵訓練,太叔公因為受訓成績優異,被軍方選定送往海軍航海學校培訓。1944年11月7日,包含太叔公在內的300名海軍特別志願兵,搭上了特設巡洋艦「護國丸」從基隆港啟航,目的地是位於日本廣島縣吳市的吳軍港。

11月10日凌晨,護國丸航行至九州外海,遭到美軍潛艇以魚雷襲擊,當時由於船艙內太過悶熱,睡不著的太叔公正在甲板上吹風乘涼。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使得船身劇烈晃動,不久之後艦長就宣佈大家可以退艦了,他卻放棄逃生,與船同生死。這時候船隻的傾斜幅度加大,終至沉沒,太叔公還來不及跳船,便從船上直接滑落,沉入海裡,再慢慢地浮出水面。此刻,在太叔公眼前出現了一根杉木,他趕緊攫取過來,死命地抱著它。

AD

ads-parallax

太叔公說剛落海時海水的溫度冰凍得讓人難以忍受,當一陣子過後,身體才漸漸麻痺無感。而舉目所及,海面上到處是載浮載沉的戰友,許多人因為無助害怕哭喊「阿母、阿母」,有些人則一起唱軍歌鼓舞彼此的求生意志,還有一些人已經失去了氣息……。不知道過了多久,日出了,但眼睛滲入從護國丸洩漏的黑油,所以無法完全睜開,只能微微看見細微的光線,但哪裡也去不了,只能抱緊杉木,隨著海浪浮沉等待救援。

後來太叔公被漁船救起。上船後身上的衣服濕透,且被油汙沾染結成團塊,船員便將他的衣褲直接剪開,再拿來一條毯子讓他包裹身體,示意他到船艙內休息。當時太叔公體力耗盡,意識模模糊糊,進到船艙後便累得不醒人事。到了傍晚4、5點左右,船才在佐世保軍港靠岸,太叔公隨後跟著其他倖存者被卡車載往安置地點。

這起攻擊事件造成護國丸上包括艦長、士官兵及船員等112人、臺灣海軍志願兵212名,共計324人死亡。從基隆出發時的300人龐大隊伍,經歷這場浩劫,僅剩88人存活,是臺灣海軍特別志願兵在戰爭中犧牲最慘重的一次。

88名餘生者,由海軍學校結業,分別被派往不同部隊服役,體驗戰火洗禮,直到日本戰敗日的到來。戰後為了紀念重生,太叔公和部分戰友成立了「高志慶生會」,做為戰友們的聯誼組織,也與日本人袍澤進行交流。經歷過生死與共,將他們緊緊相繫,保持了一輩子的情誼。

距戰爭結束迄今已75年,當年經歷過重大船難,親眼見證戰爭苦難的88名志願兵,多數人隨歲月流逝已然凋零。然而他們的經歷對於現代人而言,不僅是某段歷史記憶,更見證了臺灣人曾經多麼貼近戰爭,甚至付出性命。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