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Nov. 20 2014

口紅與手槍:二次大戰女特務

1
  • 賈桂琳・尼恩是「特殊行動執行處」(二次大戰期間的英國情報組織,簡稱SOE)最早的女特務之一。她妹妹艾琳後來也成為特務。攝影:Keystone/Getty

  • 照片提供: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 採訪者的父親 Philip Worrall。照片攝於 1943 年,也就是他 25 歲在希臘山區為 SOE 工作的時候。左右為來自雅典的一對雙胞胎姊妹,為他擔任翻譯。照片提供:Simon Worrall

和男性一樣,英國女性也曾投入暗中破壞與無聲殺人的黑暗藝術。

賈桂琳・尼恩是「特殊行動執行處」(二次大戰期間的英國情報組織,簡稱SOE)最早的女特務之一。她妹妹艾琳後來也成為特務。攝影:Keystone/Getty

美國陸軍直到前幾年才解除女性不得參與戰鬥的禁令。但超過 70 年前,就有一群勇敢無懼的女性被一個名叫「特殊行動執行處」(Special Operations Executive,簡稱 SOE)的英國祕密組織吸收,跟男性一起擔任特務。

總共有 3200 位女性拿起武器,學習無聲殺人與暗中破壞的黑暗藝術。有很多被抓到、受到刑求。也有很多死在集中營。幾乎沒有人供出祕密。現在依然在世的寥寥可數。

蘇珊・奧特威(Suwan Ottway)是《冷酷孤單的勇氣》( A Cool and Lonely Courage: The Untold Story of Sister Spies in Occupied France)一書作者,她在書中描述賈桂琳與艾琳・尼恩(Jacqueline and Eileen Nearne)這對姊妹如何被招募進入組織、如何受訓,「農夫」、「巫師」與「砌磚工人」等字眼有什麼共通點,以及她欣賞這些現代亞馬遜女戰士的原因。

照片提供: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冷酷孤單的勇氣」這句話是怎麼來的?它為何能夠描述這些 SOE 女特務的精神?

這句話是  Sir Selwyn Jepson 說的。他在當年是知名作家,曾面試過不少 SOE 的可能成員。他說他認為女人擁有一種特別冷酷、特別孤單的勇氣。我覺得他說的沒錯,尤其是這對姊妹做的那種工作。她們真的是孤軍奮戰。身為無線電發報員,艾琳必須暗中行事,以確保沒有人知道她在做什麼。

實不相瞞,我父親也曾經是 SOE 的人。但大部分讀者對 SOE 這個簡稱都不熟悉。SOE 跟福爾摩斯的家在同一條街上:貝克街。跟我們談談這個戰時的英國祕密組織吧。

組織依照國家分成不同的部門。這對姊妹屬於法國部門,主管是 Maurice Buckmaster 上校。由於實在太過保密,似乎連他太太都不知道他在哪裡工作。他有時會把狗帶去辦公室。結果有一天,他太太帶那隻狗出去散步,這才發現了他的工作地點,因為狗一來到 SOE 的入口就拼命想衝進那棟建築物

 SOE 是邱吉爾在 1942 年成立的祕密組織,為的是把人偷偷送進德軍占領的國家去搞破壞。邱吉爾說,目的是要「讓歐洲起火燃燒」。

採訪者的父親 Philip Worrall。照片攝於 1943 年,也就是他 25 歲在希臘山區為 SOE 工作的時候。左右為來自雅典的一對雙胞胎姊妹,為他擔任翻譯。照片提供:Simon Worrall

妳書中的兩個主角是賈桂琳和艾琳・「蒂蒂」・尼恩。介紹一下吧。

根據蒂蒂自己的說法,她小時候非常調皮。我覺得她因為是么女的緣故,八成被其他人寵壞了。她們還有兩個兄弟。大哥叫 法蘭西斯。賈桂琳是老二,接著是二哥,最後才是蒂蒂。

老三和老四還沒上小學時,一家人就決定搬到法國去,孩子的外公外婆住在法國。長子法蘭西斯個性非常害羞,有些問題困擾了他一輩子。賈桂琳在英國上過學,也很適應法國生活。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家的女孩子混得比男孩子好。

但儘管他們的母親在法國出生,不算外國人,她還是被視為外國人,因為她丈夫是英國人。德軍強迫他們離開位於尼斯的家,搬到靠近義大利邊界的山區,以便就近監視。他們沒什麼工作可做,而且隨時都有可能被強行送去德國當工人。

老三決定回英國加入空軍。女孩們反正也無所事事,因此決定也回英國去。她們從領事館取得英國護照,然後出發前往馬賽。當然,德軍不想讓任何外國人接近海港,因此她們被攔下遣返。

後來有人叫她們越過西班牙邊境進入葡萄牙,再聯絡英國大使館,看大使館的人能不能讓她們搭上前往英國的船。三星期後,她們上了一艘開往蘇格蘭的貨船。

她們是怎麼被招募進 SOE 的?

一開始,她們發現要找工作難如登天。但她倆都說得一口無可挑剔的法語,因此她們就申請加入 SOE。進行面談時,她們受到吩咐:不得告訴任何人她們來過這裡、做了什麼。

這些女性大部分都加入了「急救護士隊」(First Aid Nursing Yeomanry),也就是今日的皇家公主志工團(Princess Royal’s Volunteer Corps)。First Aid Nursing Yeomanry 的縮寫是 FANY,因此她們被稱為「芬妮」(Fannies),負責替軍事人員駕駛卡車與汽車,再不然就是看顧流動福利社。自稱是「芬妮」給了她們一個離開親友的理由,因為受訓是最高機密。

當時,讓女性攜帶武器深入敵營行動是史無前例的事。招募和訓練方面,是否存在著性別偏見?還是說,男女一視同仁?

一開始,〔SOE 裡面的〕女性受到的待遇是這樣的:彷彿她們如果被抓到,德軍也會展現紳士風度,把她們當成可愛的小淑女對待。因此她們並沒有受到男性接受的全部訓練。賈桂琳就是最早的這批女性之一。

但他們很快就發現德軍根本不管你是男是女。所以後來女性受的訓練就跟男性一樣了,包括蘇格蘭的準軍事訓練。她們學習如何使用槍械、用一種名叫 Fairbairn-Sykes 的特殊短刀一聲不響地殺人。她們也接受跳傘訓練。

SOE 在法國的每一個單位都有個代號,而且往往很好笑,對吧?例如賈桂琳加入的就是「文具商網絡」(Stationer Circuit)。為什麼取這種名字?還有她的角色是什麼?

〔哈哈〕沒錯。有「農人」、「巫師」、「砌磚工人」、還有「騎師」。我也不確定這些名字是怎麼取的。它們是分配下來的。特務也有代號。不知何故,賈桂琳的代號就叫「賈桂琳」。她那個單位的負責人是個名叫  Maurice Southgate 的傢伙,在法國出生長大。他是個家具設計師與製造商,年紀比賈桂琳大。他原本想加入空軍接受飛行員訓練,但被嫌太老了。賈桂琳是他的信差。她會跑遍全國,傳遞訊息、帶消息回去給 Southgate。她有時也會協助進行破壞行動,炸毀高壓電塔、鐵軌和工廠。

蒂蒂其實沒通過招募測驗,對吧?她的檔案上寫說她「跟姊姊不是同一塊料」、「容易流於輕佻浮躁」。她擁有特務必備的特質嗎?

賈桂琳也是那樣的,但等到戰爭結束時,法國部門的主管 Maurice Buckmaster 卻說她是他手下最優秀的特務之一。我想這有一部分是因為某些女人並沒有真正了解到自己投入的究竟是什麼事。她們受的是軍事人員的訓練,因此八成開了幾個玩笑來讓自己好過點。

當然,那樣的行為是不受認同的。但如果 Buckmaster 認為這個人可以,他就會駁回教練的意見。他很喜歡賈桂琳,因為她很漂亮。他對蒂蒂就沒這麼肯定了。但到了那時候,他們已經開始缺人手。因此他說:好啦,還是讓她去吧。

SOE 特務如果被抓到,就可能被蓋世太保刑求。跟我們聊聊「泡浴缸」的事,還有蒂蒂如何騙過那些抓到她的人。

這是她親口告訴我的。她說:「他們讓我泡浴缸。」地點是在巴黎索榭街上的蓋世太保總部。他們脫光她的衣服,把她丟到一大缸水中,把她的頭壓在水裡。就像「坐水凳」(waterboarding)。她以為自己就要死了。但他們總是及時把她拉出來。

Buckmaster 說蒂蒂很會演戲。她一恢復氣息、稍稍平復下來,就開始對著他們大嚷大叫:「太噁心了!我要去市政府舉發你們!」

真的,她裝得就好像她只是個三八阿花,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也不知道自己送信的對象是誰。她漸漸讓他們相信,所以他們才沒有馬上把她幹掉。

但她倒是進了大牢,最後被送到雷文斯布拉瓦克(Ravensbruck)。幾乎所有集中營的女警衛都是在那裡受訓的。例如戰後在奧斯威辛被逮捕然後處決的 Irma Grese。警衛會用橡皮棍痛打囚犯,然後放狗咬他們。真的是非常恐怖的一個地方。

以女人而言,只有像蒂蒂這樣的 SOE 女特務親眼見識過戰爭的可怕。賈桂琳很幸運,沒有被抓過,後來的人生也過得充實圓滿,在紐約為聯合國工作。但蒂蒂始終沒有完全恢復,對吧?

沒有。她看了一大堆醫生,但最後還是進了精神療養院。她在那裡接受了電擊療法。有一陣子還有效,但她從未真正恢復。她有做事的潛力。她想成為美容師,因此他們試著幫她在 Helena Rubinstein 那裡找到一份工作。但就是行不通。接著他們又承諾她,說可以讓她當空姐。但她的精神狀態還是不行。最後她四處漂泊,從一間套房搬到另一間套房。有好幾年時間,她幾乎都居無定所。而那段時間裡,她始終不曾透露自己曾經是 SOE 特務的事。

妳為何會受到這些女性吸引,想訴說她們的故事?

我在少女時代看了關於 Violette Svabo 的知名電影《女英烈傳》( Carve Her Name With Pride)。那時我剛剛開始學法文和德文,然後我就想:「我也可以做這樣的事!」你也知道青春期少女是什麼德性,幾乎成天鬼話連篇。但她是我童年的偶像。我父親是空軍,因此我雖然是戰後出生的,卻知道一些戰爭的事。我覺得這些 SOE 特務真是太酷了。

在她們那個年紀,我也曾做過一些我現在絕對不會做的事。但我永遠也不可能像她們那麼勇敢。我很難想像她們如何能夠離開家、離開所愛的人——而且知道自己有可能永遠回不來、有可能會死得很悽慘。但她們還是做了。我覺得這是非常驚人、非常有趣的事。

ad970250
MAY. 2020

昆蟲都去哪兒了

昆蟲很古老。在四億多年前牠們定居陸地。歷史上的滅絕率很低,卻在人類世遇上危機。

昆蟲都去哪兒了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