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Aug. 06 2020

【華人探險家專欄──高銘和】帕里小鎮

1
  • 崗巴拉山口海拔4700公尺,這裡是觀賞西藏三大神湖之一的羊卓雍措的最佳位置。

  • 帕里鎮位於亞東縣,東邊是不丹,西邊是印度錫金。

  • 形狀如八爪魚的羊卓雍措湖,在冬季下雪的日子造訪,會看到如仙境般的迷幻景色。

  • 江孜曾是西藏歷史上的第三大城,建城至今已超過700年,如今已看不到昔日風華景象。

  • 由東邊山坡往西北方向望過去,可以看到白居寺與十萬佛塔以及後方高處的一道又高又長的圍牆。

  • 白居寺建於600年前的明朝,由當時的江孜法王熱丹貢桑帕巴所建,是一座薩加、噶當與格魯三個藏傳佛教教派共存的寺院。

  • 座落在白居寺左側的普提塔又名十萬佛塔,因為這座高達九層高的巨塔內,繪製了十萬多幅佛像而得名。

  • 站在白居寺後方土堆望去,腳下的江孜街坊和遠處的宗山古堡,就是古時候西藏第三大城的面貌。

  • 聳立在山頭上的江孜宗山古堡,歷經700年的滄桑歲月,雖然至今仍屹立不搖在西藏高原上,但他的悲壯抗英歷史卻讓人不勝唏噓。

  • 車子往南爬升接近帕里時,左邊已經看到雄偉壯麗的喜馬拉雅名山綽莫拉日群峰的身影了。

  • 路旁成千上百的大小羊群,是我們目光的焦點,然後把車停下,迫不急待的想去看個夠、拍個夠。

  • 憨厚樸實的牧羊人普窮和他的大黑狗掌櫃,他們一輩子幾乎都不曾離開過帕里高原這個小鎮。

  • 拉亞公路上的41道班這一對非常熱心且善良的夫婦尼瑪次仁和卓嘎,好心地讓我們借住下來。

  • 位於綽莫拉日峰山腳下的41道班房海拔約4600公尺,平日少有人來造訪,看起來空空蕩蕩的,所以對我們的到來就顯得熱鬧起來,而且借住起來也相對容易一些 。

  • 清晨的陽光從綽莫拉日峰的背邊照射過來,在逆光下拍出來的照片就像一幅美麗動人的高山剪影圖像,山的後面就是不丹王國。

  • 帕里高原的午後天氣比較晴朗,選擇一個視野較佳的高處拍攝附近喜馬拉雅山大大小小的山峰,就會得到令人意想不到的收穫。

  • 帕里鎮海拔約4400公尺,比41道班低了一些,小鎮不大也沒有多少人居住,因為海拔高隨時都會下雪,是明顯的高原之鄉特徵。

  • 以色列來的賽門等三人,是為了找尋在帕里失蹤的尼夫,他們手拿尋人啟事傳單到處問人,看有沒有機會問到一點相關的消息。

  • 抱著掌櫃這隻大黑狗就令人有一股神氣活現的感覺,因為牠擊退和咬死野狼的故事實在太精彩了。

  • 這座介於不丹和西藏之間海拔達7314公尺的綽莫拉日峰,是帕里高原顯著的自然標誌,同時也刻劃了西藏歷史上許多無法磨滅的苦難傷痕。

晚秋過後,次杰開著北京吉普帶我離開拉薩;西藏登山協會的郭有生陪我一起出發。

沿著拉薩河西行,這條河發源於念青唐古拉山,古時候叫吉曲,在曲水縣匯入雅魯藏布江。

我們翻過崗巴拉山口停了一下,次杰在路邊瑪尼石頭堆上綁滿五顏六色的經幡獻上潔白的哈達,向大自然表達一股虔誠敬意,祈禱我們此行能順利平安。 我把視線從眾多隨風飄揚的經幡轉向腳下方的羊卓雍措,這個八爪魚狀的湛藍高山湖泊,第一眼就讓人深深地迷戀上它而驚歎道:世上怎麼會有如此仙境般的美景?

拍了很多照片後,就沿著羊卓雍措湖邊繞行,下午抵達江孜,這裡的海拔約4000公尺左右,比拉薩的3600公尺足足高了400公尺,相當於臺灣最高峰玉山山頂( 3952公尺)的高度了,難怪我覺得脈搏及呼吸都有點加快。

AD

ads-parallax

江孜已有七百多年歷史,在西藏歷史上曾是僅次於拉薩、日喀則的第三大城。我們先去參觀有名的白居寺及十萬佛塔。然後爬到山坡上鳥瞰整座古城,而最吸人眼光的就是那座非常雄偉、龐大的宗山古堡。

一位優雅的老先生,看我們興緻這麼高來看古城,就非常熱心、主動地當起導遊兼解說員,告訴我們100年前江孜發生的一樁驚天動地故事: 1903年夏天,英國遠征軍榮赫鵬上校帶領一支部隊,從錫金越過邊界來到鄰近江孜的崗巴縣,要和西藏談判邊界與通商貿易問題,由於當時的第十三世達賴喇嘛拒絕而無功而返。

幾個月後榮赫鵬便率領部隊捲土重來,當時正值天寒地凍的12月,當攻到海拔超過四千多公尺的帕里鎮時,大部份英軍都患了高山病,但仍勉強硬撐到江孜與藏軍對峙,結果被藏軍的土炮、石塊、弓箭等傳統武器擊退,英軍原以為拿下江孜是件易如反掌的事,沒想到竟陰溝裏翻船,事後檢討才知道是被高山症打敗。

榮赫鵬撤回帕里及海拔更低的春丕地區做高度適應訓練,到了1904年4月,英軍再次進攻,這次藏軍也以更多的土炮、石頭及弓箭反擊,就這樣來來回回打了三個月,最後江孜還是被英軍的現代化火砲攻陷,而堅持抵抗到底的數百名藏族軍民竟集體從宗山古堡跳下身亡。

這位七十多歲的老者叫扎西,最後還用略帶哽咽的聲音告訴我,說他爺爺就是當年戰到最後一刻不願投降而身亡的其中一人。

或許是受到扎西講述的往事影響吧?當第二天早上要離開時,還頻頻回望聳立在山丘上的江孜宗山古堡,彷彿看到一幕幕曾經發生過的慘劇,我就帶著有點複雜的心情離開江孜往南,要到此行的目的地帕里鎮,準備去拍攝一座喜馬拉雅的有名高山:綽莫拉日峰。

車子沿著海拔隨便都在4000公尺以上的拉亞公路前進,在這秋末冬初的季節裡,馬路兩旁隨時都可看到山頭的新舊殘雪,讓人感到一股濃濃「嚴冬慘切,寒氣凜冽」的高原氣氛。

下午時分我們就到了帕里高原,海拔7314公尺的綽莫拉日群峰已出現在左前方視線,可惜它被雲霧緊緊的圍繞著,跟想像中的雪山、藍天、白雲畫面截然不同。這時坐在副駕駛座的郭有生叫我看一下右邊,只見大地成千上百的羊群在慢慢移動著,我當下估計有500隻吧,郭有生則說不止吧,應該有千隻以上,次杰看了一下也說超過1000隻。

我們把車往路旁停下然後走過去瞧一下,這時已經有位牧羊人向我們走了過來,我高興的大聲向他說一聲:扎西德勒!一臉憨厚樸實的牧羊人也露出笑容並揮著手和我們示意,郭有生問了他的名字叫普窮,次杰跟他聊一聊,然後問他這一大群有幾隻羊?答案果然是一千多隻,但切確是一千多少隻他也不知道。

這時,次杰突然發現一隻大黑狗在羊群中,郭有生也說有看到,還加了一句:真的,好大隻。可是我順著他們說的方向卻怎麼看也沒看到。郭有生還很認真地用手指比著方向讓我辨識,說真的,我只看到萬頭鑽動的羊頭。次杰問普窮遠處是不是一隻狗?普窮點頭後,郭有生和我都很想見識一下這隻大狗,就要他把狗叫過來,於是,普窮勾嘴發出一縷悠揚的口哨聲,剎那間,遠處一個黑點馬上快速奔跑,羊群也受到驚嚇而慢慢地往我們站立的方向移動。

普窮又持續地發出口哨聲,那隻黑狗竟跳上密密麻麻的羊群背上衝了過來,然後嘎然而止地蹲靠在普窮腳邊。看到這一幕我們三個人都目瞪口呆;只見這隻碩大無比的黑狗吐著鮮紅的舌頭還在顫抖大喘,郭有生不停嚷著:這隻真的可以,意思是很棒的意思,次杰更激動,就說想帶它回家當看門狗,因在拉薩的藏族家家戶戶都會養隻狗看家。

於是次杰開價100元人民幣要買,普窮搖搖頭不賣,郭有生也喊價120元,但普窮不為所動仍是笑笑地搖頭。而我則問這隻狗叫什麼名字?普窮說它叫:沙(或扎)鬼,他的藏語發音我學不來就乾脆發音成:掌櫃?結果普窮還是點頭說是,我請次杰問普窮「掌櫃」是什麼意思?普窮說是「殺死敵人」的意思,因為有次一群野狼來擊,掌櫃發現後就很神勇地把狼群驅散並咬死其中一隻,所以普窮就把這隻狗叫掌櫃。聽了這個故事後,次杰更想擁有它就再次向普窮要求割愛,可惜人家還是捨不得出讓,我們只好和他說再見。

來到綽莫拉日山腳下的一個道班房,下車一看是拉雅公路第41號道班,次杰去問站在門口的一對夫婦可否借住一晚?他們當下表示歡迎還立刻請我們進去喝酥油茶。

這位熱心的道班先生叫尼瑪次仁,太太是卓嘎,負責公路的一般維護工作,大家聊了一陣很高興之後,卓嘎就熱情地邀我們共進晚餐。

晚餐時,道班房外傳來陣陣咩咩和吆喝聲。過沒多久,牧羊人普窮突然走進道班房,尼瑪次仁知道我們想問什麼就先告訴我們:普窮是住在隔壁房間,他晚上都會把羊群趕到道班旁邊的羊圈,早上再帶出去吃草。

趁大伙一起吃飯的時候,次杰又去問普窮的狗賣不賣,而且把價格加到150元,普窮思考一下下之後,還是決定不賣。

第二天我們一大早就去公路旁拍照,溫度很低,我看隨身攜帶的溫度計是攝氏零下12度,難怪我的手指有點發麻。由於逆光加上雲層越來越厚,只好先回道班休息。這時,卓嘎有點靦腆地來跟我們商量,因為藏曆年快到了,她跟普窮買了兩頭牦牛殺好了準備過年用,想請我們幫她送去帕里鎮上的家,離41道班約十多公里。

我說沒問題,就把一車牛肉拉來帕里鎮,等一袋袋牛肉卸下後已是中午,我們就到路邊一間小餐館買了一些肉包子當午餐,這時來了三個外國人,同樣是來買吃的。其中一個手上拿著A4尺寸的尋人啟事傳單主動靠過來,指著上面的人像問我們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後來聊開了,才知道他們三個是以色列人,今年夏天尼夫(Niv)和賽門(Simon)來帕里旅遊,知道這裡有條小路可通往不丹,尼夫就找賽門一起去走走看,賽門不想去,尼夫就自己走了。賽門等了好幾天沒等到尼夫回來,就想說他應該已經在不丹了, 就自己回先以色列。但過了一個月,尼夫沒有回家也都沒消息,所以賽門便帶尼夫的爸爸和另一位朋友到不丹去找人,找了兩星期都沒找到,就轉來帕里繼續找。尼夫爸爸把那張尋人啟事遞給我,請我們若有任何消息務必通知他。

下午再去拍綽莫拉日,天空一片又黑又厚的烏雲,連地面也是烏漆漆的,不過綽莫拉日峰倒是清楚地露了出來,雖然光線不是太理想,但已經比早上看到的好多了。

回41到道班,尼馬次仁也回來,卓嘎正準備煮麵疙撘當晚餐。又過一會,普窮趕著羊群回來,只見他身上沾滿雪花,正忙著要把羊群安頓好。

次杰一見到普窮又開始聯想到掌櫃,看在郭有生眼裡馬上心中有譜,就請尼瑪次仁和卓嘎是否能幫忙勸勸普窮把掌櫃賣給我們,他們當場點點頭說好的。

等到普窮進來坐下跟大家一起圍著火爐烤手時,郭有生就開口說給200元買掌櫃,普窮一聽這個數字先是一愣,接著尼瑪次仁講了一串話,卓嘎也說了一些,感覺普窮有在考慮中了,這個時候郭有生趁機加強語氣說:可以帶掌櫃去拉薩繞布達拉宮。這一句話讓普窮眼睛突然睜大起來,下一秒就點頭把掌櫃給賣了。

翌日天一亮,普窮就把掌櫃牽過來拉上北京吉普後座,但只有前腳趴上去,後腳就是不肯上,我們只好從後面抓住它健壯的雙腳使勁往上推,這才讓它順順利利的上了車。

就這樣,我們懷著非常興奮滿足的心情離開帕里,雖然山沒拍的很滿意,但卻帶回一隻永生難忘的大黑狗──掌櫃。

 

延伸閱讀:聖母峰世紀之謎 / 一覽無遺聖母峰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