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Dec. 10 2018

2018國家地理全球攝影大賽圖片故事組作品欣賞

1
  • 2018國家地理全球攝影大賽圖片故事組作品欣賞

圖片故事組亞軍作品—〈手作的勤奮〉張簡于頌

孟加拉的河流和湖泊約占全國面積10%,南臨孟加拉灣,無論是內陸漁產或海洋漁業都相當繁榮,是個漁業經濟非常重要的國度,但因國家貧窮人口眾多,漁業漁產仍是以人工勞力為主,少了機械代工也因此多了人的溫度。

清晨的漁港碼頭正熱鬧著,碼頭沒有動力機械協助,卸貨、卸網完全須依賴人力,年輕漁工大聲吆喝著為彼此打氣,沾濕海水的雙腿,在晨光反射下,更充滿了朝氣與活力。
新鮮的漁獲來自一公里外的港口碼頭,魚貨靠的是人力拖板車載運,或推或拉跑步疾行,只為了要趁著新鮮賣個好價錢。
頭頂承載著一簍簍的魚鮮,沉重與魚腥正是這些搬運工換取溫飽的來源,穿梭在漁市人群間,來來回回樂此不疲。
偌大的市場塞滿了人與魚,新鮮魚貨不斷湧入、成交魚簍不斷運出,買家賣家看到我們這不速之客都會投以微笑,孟加拉人民非常的善良與勤奮。
市場裡的人各職所司,混亂中不失秩序,有頭戴帽的搬運工、有專職秤重的、運冰塊的…,彼此沒有干擾,大家都在爭取進場賺錢的時機。
活蹦亂跳的魚濺出水花,為魚市帶來了生氣,老闆一籃一籃的舀出,換取金錢,期待過一個豐富快樂的開齋假期。
漁市內幾乎全是男人,充滿了剛陽之氣,。漁市交易中每個男人比著手勢代表了價額,賣家也僅以搖頭點頭示意是否成交,這場交易是默默的進行,眾目睽睽下只有公平。
孟加拉的童工已是無解的問題,人口密度高居世界前矛的貧窮國家,真的沒有餘力來爭取孩童福祉,賺錢是他們的唯一。看著他瘦弱的身軀,頭頂承擔著與他幾乎一樣重的漁貨,蒼白的雙眼真的令人不捨。
他,專心數著搬運所得,不時露齒微笑,我蹲在前方按著快門,他依然不為所動,時而抬頭給我個笑容後,再低頭重數那著手中的滿足。孩子,你辛苦了!
碼頭不再忙碌,漁市也趨於平靜,地上的漁水、汗水都乾了,三五漁工換上乾淨衣服,悠然享受這開齋節前夕的清靜,臨走前跟他們揮手道別,最誠摯的祝服給予孟加拉善良勤奮的人民。

圖片故事組季軍作品—〈轉場_最後的遊牧民族〉尹雯慧

AD

ads-parallax

拉達克位於海拔在三千到七千公尺之間,號稱全世界荒蕪崎嶇山地之一的地區。一群在1960年代之後,因為逃離政治壓迫而由圖博(西藏)阿里地區遷徙到此處的遊牧民族,在此處生存傳承已經過了三代。
這個目前只剩十餘戶的族群,遺世獨立地生活在廣袤草原,因為現代文明侵蝕與氣候變遷影響,人數日益減少中。
雖然遊牧生活不以擁有土地為目標,但卻與土地相互依存,緊密不可分離。他們終年逐水草而居,依照草場時節變換而經常遷徙;他們稱此遷移活動為「轉場」,是在嚴酷環境求生的必要過程,亦充滿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智慧。

那隻努力抖擻精神的小羊,最後仍抵禦不了嚴酷的自然環境而在某日清晨死去,安詳可愛的面容,似乎還帶著一絲眷戀的笑容。
阿媽拉和鄰居在暮歸的羊群中,閒話家常。
到達預定地點,搭建帳篷。
對於體型比較大的死羊,阿爸拉動作熟練地剝下皮毛,生肉殘肢則留給在草原生活的其他動物。
撐不過寒夜的小羊,成了牧羊犬的佳餚。
阿媽拉開始打包行李,糌粑粉四處飛揚。
工作結束後,阿爸拉(藏文,意指爸爸)在帳篷裡洗手,準備吃早餐。日出的光透過縫隙照亮了空氣中的粉塵 ,形成美麗的光瀑。
阿媽拉(藏文,意指媽媽)眼光緊黏已出發的羊群身影,旁邊是不耐高原夜晚低溫而凍死的羊隻。在艱困的草原,能活下來就有希望。
趁著黎明時分,集結好羊群,牧羊人便先踏上旅途。
沐浴在晨光中的小羊,努力抖擻精神。

圖片故事組佳作作品—〈馴龍高手〉劉嘉斌

大捲尾勇猛的驅趕大冠鷲,直接站在牠的身上攻擊,猶如動畫電影「馴龍高手」中的主人翁,調教他的寶貝龍一般,難得的鏡頭煞是有趣。

一隻大冠鷲抓到一條蛇,站到枝頭上正準備大快朵頣。
孰料,數隻大捲尾開始輪番對大冠鷲展開俯衝「巴頭」攻擊。
大捲尾數輪猛攻後,大冠鷲終於不堪其擾,帶著獵物落荒而逃。
大冠鷲雖然落跑,可是大捲尾仍不放過牠,繼續追著攻擊。最令人嘖嘖稱奇的部分來了,大捲尾竟然站到大冠鷲的背上,姿式就像動畫片「馴龍高手」的主角在訓練他的寶貝龍一般。
不論大冠鷲如何振翅或擺動身體,大捲尾穩穩地踩在牠的背上。
大捲尾毫不留情地攻擊著大冠鷲的後腦,直到飛了一段滿長距離才罷休。小型鳥在育雛期經常會驅趕體型比牠大很多的鳥類,但是直接站在大鳥的身上攻擊,還真是難得一見。

 

圖片故事組佳作作品—〈重現礦工日常〉鄭有益

台灣早期有採礦業,隨時間演進採礦工作逐漸消失,人們只能從歷史博物館一探當年礦工日常。

克服逆境
同心協力
走向未來
沉思
凝視

圖片故事組佳作作品—〈你所不知道的漁人〉黃致鈞

有一群人,他們的立足之地,不是平穩的陸面,而是搖晃的甲板;有一群人,他們的棲身之所,沒有用「幾坪」來計量的房子,而只有或大或小的一艘船。在船上,沒有貴賤之分,大家都是為了生存而拚搏。守護了台灣的漁業,守護了家,這一群人,就算辛苦也充滿希望,不管來自何方,都有一個共通的名字,叫作「漁人」。

深夜的漁港萬籟俱靜,只剩屋裡餘光與路燈竊竊私語;仍在船上工作的漁人,猶如漁港沉默的守護者。
粗糙而佈滿傷痕的雙手,是守護家的印記。
漁船上的廚房沒有家的溫馨,設備簡陋只求能溫飽。
漁船上的房間,沒有舒適的床,空間也十分窄小,只夠躺平睡覺
漁船上即使有廁所也十分簡陋。沒有廁所的,漁人就只能靠在船身邊緣解手。此時如果沒有抓緊船邊柱子,一不小心就會掉落海裡。
漁船沒有浴室也沒有熱水器,不管天氣好壞氣溫幾度,都只能在甲板上用儲備的淡水洗澡。
漁人在溫度零下的冷藏艙底整理漁獲,裡面充滿血水與魚腥味。
漁人頂著炎炎烈日,手腳並用補漁網。
他說:「幫我跟我女兒拍照,我們很久沒有合照了。」 終日出海工作,無法陪在家人身旁,來不及參與子女的成長,只能透過手機視訊,一解思念家人之情。
豐收的漁獲,是漁人們以汗水換取而來的成果。

*得獎名單一切依主辦單位公告為準,若經發現有違反規定之情事,主辦單位有權將其名次撤銷資格,並將獎項追回。若有未盡事宜,主辦單位得隨時補充修訂之。得獎作品圖文賞析將陸續發佈,更多精彩內容亦刊載於《國家地理》雜誌2018年12月號。

 

JUN. 2019

誰吃了海洋微塑膠

塑膠垃圾分解後的碎片,從食物鏈進入整個生物圈。

誰吃了海洋微塑膠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