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Aug. 19 2019

全世界都看見了這隻圈養小象的困境,現在牠有了全新的生活

1
  • 歸宏是一隻年幼的雄象,站在泰國北欖鱷魚湖動物園獸欄中的牠,正等著8月6日星期二那天最後的時刻到來。牠吃了些水果,然後被送上卡車,前往位於清邁的新家「大象自然公園」。PHOTOGRAPH BY SAVE ELEPHANT FOUNDATION

  • 歸宏在運輸卡車上站了全程14個小時。卡車上安裝了木頭橫梁,泡棉襯墊,還有很多大象的食物。PHOTOGRAPH BY SAVE ELEPHANT FOUNDATION

  • 沒有鐵鍊綑綁的歸宏,8月8號在大象自然公園園區內往自己背上扔泥土。PHOTOGRAPH BY SAVE ELEPHANT FOUNDATION

《國家地理》雜誌曾在一篇關於野生動物觀光業黑暗面的報導中揭露了歸宏(Gluay Hom)的傷勢。現在這隻小象已經被帶到一處保護中心。

歸宏是一隻年幼的雄象,站在泰國北欖鱷魚湖動物園獸欄中的牠,正等著8月6日星期二那天最後的時刻到來。牠吃了些水果,然後被送上卡車,前往位於清邁的新家「大象自然公園」。PHOTOGRAPH BY SAVE ELEPHANT FOUNDATION

泰國的苦命小象歸宏,如今展開了嶄新的生活。

當我在2018年6月第一次看到牠時,牠已經在曼谷郊外的北欖鱷魚湖動物園(Samutprakarn Crocodile Farm and Zoo)一處表演運動場下生活了好幾年。牠的腳被鐵鍊緊緊拴住,一條腿彎曲腫脹,太陽穴上還有一個傷口。

AD

ads-parallax

《國家地理》雜誌在2019年6月一篇關於野生動物旅遊的文章中報導了牠的困境,引起讀者廣大迴響。有超過7萬人簽署了全球最大請願平台Change.org上的訴求,呼籲協助這頭小象。但救援前景相當複雜──根據泰國法律,牠是財產,而牠的主人,烏天.楊帕拉帕功(Uthen Youngprapakorn)必須要同意出售或放棄牠。

但經過一段時間的談判後,位於清邁的非營利復健與救援機構「拯救大象基金會」(Save Elephant Foundation)的創辦人蕾克.查略特(Lek Chailert),談妥了買下歸宏。移交歸宏的工作在8月6日星期二晚上進行,搭了14小時的卡車之後,現在的歸宏正在習慣自己在大象自然公園(Elephant Nature Park)的新環境,這裡也是拯救大象基金會的大象家園。多年來牠只能站在水泥地上,現在牠在新家找到了泥土堆和草地。

「牠看見泥巴浴的時候──通常所有大象都是很愛泥巴浴的──牠看著大家,就像在問說:那我現在可以下去了嗎?」查略特說。「牠的創傷還在。牠走路很慢,需要很多治療,眼裡也還有悲傷。」

歸宏在運輸卡車上站了全程14個小時。卡車上安裝了木頭橫梁,泡棉襯墊,還有很多大象的食物。PHOTOGRAPH BY SAVE ELEPHANT FOUNDATION

事情的經過

「歸宏的故事被你們的報導披露之後,」查略特說,「有好多人聯絡我,所以我就問了[飼主],這隻大象要多少錢。」

楊帕拉帕功本來開了一個實在太高的價碼,她說,再加上她拒絕付接近市價──約8萬美金──的價格,因為她不想讓對方可以再用這筆錢再另外買一隻象。查略特不願透露最終購買價,不過她說低於市價很多。

《國家地理》雜誌想請教楊帕拉帕功的看法,但他在報導刊出前沒有回應。

儘管有些救援團體拒絕購買動物──而改以租賃方式,避免給飼主太大筆的錢──但像查略特這樣的人認為,直接購買動物可以確保飼主不會隨便就把動物收回去。而且,他們也指出,支付低於市場價格的金額,會讓飼主更難轉頭就另外再買一隻動物。

查略特的先生,戴瑞克.湯森(Darrick Thomson)出面處理移交事宜。大象自然公園改裝了一輛卡車運送歸宏,車上裝了木頭側欄、上面綁著止滑泡棉襯墊,有蓋布權充遮陽棚,也有食物槽和水桶。牠是很有耐心的乘客,湯森說,而且在碰到下大雨的時候也穿了外套。

查略特說,她認為圓融地跟楊帕拉帕功對話是交易成功的關鍵。當她在做動物救援的時候,她說,跟原飼主保持良好關係是非常重要的,可以保持溝通管道暢通。「因為那裡有很多生命啊,」她說,指的是其他還在那邊的動物。

漫漫復元路

歸宏和運送小組在星期三凌晨4:30平安抵達大象自然公園。查略特說,不再被鐵鍊束縛在建築物底下隱蔽地點的牠,慢慢探索了泥土和樹葉。她說,團隊會讓牠先休息幾天,適應適應這邊的新環境。然後再評估牠的健康狀況,從幫牠的腿照X光開始。

艾德溫.維克是非營利機構「泰國野生動物之友基金會」(Wildlife Friends Foundation Thailand)的創辦人,去年跟泰國官方合作,檢視了歸宏的身心健康狀況。歸宏的傷勢在經過治療之後有好轉一些,但牠的生活環境基本上沒有什麼改變。維克說,他非常開心歸宏能「有重獲新生的機會」。

沒有鐵鍊綑綁的歸宏,8月8號在大象自然公園園區內往自己背上扔泥土。PHOTOGRAPH BY SAVE ELEPHANT FOUNDATION

他認為歸宏的主要挑戰會是之前生活狀況所造成的肌肉萎縮。「牠因為被鍊子拴住站立,所以沒有肌肉組織。等到牠可以走動的時候,[牠的力氣」應該會迅速增加。」

這項交易也揭開了歸宏身世的新細節。儘管動物園員工告訴《國家地理》雜誌牠大概五歲左右,但牠的證明文件顯示牠雖然個子很小,但其實已經十歲了,查略特說,是在2009年出生在北欖(Samutprakarn)。牠的母親慕米(Moon Mi)在懷孕的時候從芭達雅(Pattaya)來到該地,在那裡生下歸宏。慕米還在北欖。

大象自然公園的目標,最終是會把歸宏介紹給其他的大象。

維克說,就牠自己的安全和其他大象的安全而言,把牠介紹給其他雄象是很重要的,比介紹給雌象更重要。邁入成年期時,雄象會固定歷經賀爾蒙升高的週期,名為「動物發情狂暴期」(musth),這段期間牠們的睪固酮會飆升,對人類有攻擊性。動物發情狂暴期通常是在雄象在20-40歲之間開始。歸宏有挺大的象牙,維克說,這會讓牠比沒長象牙的雄象更危險。

正因如此,觀光業通常以雌象為號召,雄象則是常被忽略,單獨關起來、腿綁住,有時候還讓牠們餓肚子。

「我希望歸宏可以當泰國的雄象大使,」維克說,並指出即使是在他自己的庇護所,照顧雄象也是很困難的──還沒人想出堪稱完美的辦法。」「我有一隻雄象,東西都被牠破壞光了。牠不知道自己力氣有多大。」維克說。

顯然,雄象在寬敞的圍欄中過得比較好,牠們會有空間可以走動,無論是獨處還是跟其他雄象一起,或許可以是比較年長的雄象,能指導並引領牠們。理想上,牠們不應該跟人類接觸。維克說。

大象自然公園的目標是朝這種理想邁進。「我們希望牠能跟其他大象一起,我們不希望牠跟人類有太多接觸,」查略特說,對自己的組織終將能為歸宏提供一個像樣的家懷抱希望。「我們想讓牠再開心起來。我們希望讓牠再度成為大象。」

 

延伸閱讀:人類生活困頓的地方,大象也備受折磨 / 最孤單的動物園大象

JAN. 2020

疼痛新解

深腦刺激、虛擬實境、突變基因,科學家正揭開慢性疼痛的奧祕並找出新的治療方法!

疼痛新解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