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witter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Nov. 16 2017

不只會吃草,羊咩咩認得出誰對牠好

  • 不只會吃草,羊咩咩認得出誰對牠好

    不只會吃草,羊咩咩認得出誰對牠好

1

AD

ads-parallax

領導這項研究的珍妮.莫頓(Jenny Morton)說,幫忙選照片的學生之中有一位還是傑克.葛倫霍的粉絲呢。莫頓表示,實驗所選用的照片並沒有刻意挑選,但因為他們需要展示不同角度的臉龐,所以選這些經常拍照的名人再合理不過了。

研究小組想看看綿羊是否有臉孔辨識的能力。綿羊是行群體生活的社會動物,牠們用許多不同的方法進行溝通。研究人員認為綿羊很可能具備臉部辨識的本領,這牽涉到腦部複雜運算的能力。

為了檢驗這點,研究人員訓練綿羊把人臉相片與食物聯結起來,例如:歐巴馬的照片。實驗設計是讓綿羊同時看歐巴馬和旁邊另一人的相片,當羊輕輕頂了歐巴馬的相片時,就會觸發紅外線機關,讓食物供應器掉出食物。十隻參與研究的綿羊中有八隻知道哪些臉與食物是有關聯的。

為了檢驗綿羊是否能真正辨認人的臉部,而不僅僅只是選出類似的照片而已,研究人員還向綿羊展示了同一個名人、但不同角度的照片,包括斜角拍攝的角度。當研究人員給綿羊看不同視角的人臉照片時,仍然有一半以上的照片被認出來。

但是綿羊認出來的不僅僅是名人的臉,因為當另一個實驗把名人的相片,換成羊群飼養員的相片時(對綿羊來說,這些人可是實驗外的「食物供應器」),十隻綿羊中有七隻會選擇飼養員的相片。在這次試驗裡,研究人員還發現綿羊觀看陌生人和飼養員的照片時,觀看前者時會「多看幾眼」,但最後仍選擇了自己的飼養員。該實驗結果發表在《皇家學會開放科學》期刊上。

有趣的是,莫頓說綿羊已經認得她了。莫頓星期三早晨帶領拍攝小組走進大學裡的羊舍,看到這些動物擠在角落裡,為的是遠離這群沒見過的陌生人。只有當莫頓自己呼喚這些綿羊時,牠們才慢慢靠近。

認臉實驗對人類有幫助嗎?

上面的研究提出了關於綿羊如何思考的有趣發現,而且實驗結果更為杭丁頓舞蹈症(Huntington’s Disease)提供了更多的研究基礎。這種罕見疾病會讓患者嚴重神經失調,而且無法復原,患者的走路、說話和思考能力都會受到損害。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在西方國家每10萬人中就有五到七人受到影響(依據有統計資料的國家)。

到目前為止,該疾病還沒有任何治療方法。如果你帶有致病基因,就可能會罹患這種疾病。不過莫頓認為,了解執行比較功能的腦部結構如何運作,將有助於研究人員發展治療方法。

莫頓想到可以去研究綿羊是如何學習臉部識別,因為杭丁頓舞蹈症患者很難識別人臉。莫頓希望透過理解綿羊腦部的運作,讓醫學研究人員可以運用相關知識來測試可能可以用在人類身上的治療方法。

基因療法是目前認為能導正患者體內帶病基因的方法。莫頓團隊希望接下來研究一群來自澳洲的基因轉殖綿羊,這些綿羊經過遺傳工程植入帶有杭丁頓舞蹈症的基因。理論上,她認為透過找尋治療綿羊的方法,有一天也終會找到治療人類的方法。

讓羊生病來治人類疾病?

科羅拉多大學的榮譽教授及演化生物學家馬克.貝科夫(Marc Bekoff)說:「我認為這是非常有趣且有意義的研究。」他的著作《動物綱領》(The Animals’ Agenda),主張動物實驗需要更多倫理規範。

他接著說:「但我對這些動物實驗模型的重要性,抱著懷疑的態度。」貝科夫提出了兩個爭議點,一個涉及倫理問題,即利用遺傳工程令綿羊患有退化性疾病;另一個則是生物問題,即動物實驗結果是否能有效應用在人類患者身上。

幾十年來,進行動物試驗所得到的研究結果,轉換到人類病患身上能有多大效用,一直存在著爭議。2004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一項研究發現,有92%的藥物雖然一開始都通過了動物試驗,但最後的藥物核准卻以失敗收場。

貝科夫說:「我還是喜歡用研究人類的方法來理解人類。」

然而,莫頓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科學家將能透過研究基因轉殖綿羊,更加了解杭丁頓舞蹈症引發人類認知障礙的機制,她說:「綿羊的動物實驗讓治療方法有了良好前景。」

撰文:Sarah Gibbens

編譯:陳軍名

延伸閱讀>>為什麼山羊總是怪怪的? / 基因剪輯非常了不起卻又十分可怕的五個原因

(本文的網頁首圖Photo Credit : AisforAmy91, via FlickrCC BY-ND 2.0

MAR. 2024

揭開神祕的馬雅城邦

光達偵測發現了,6000多座遺址,揭開馬雅古文明數百萬人的生活全貌。

揭開神祕的馬雅城邦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