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Dec. 06 2021

縮小燈準備好,一起栽入浮游生物的顯微異世界吧!

  • 扇形藻(Licmophora flabellata)是一種群聚型的矽藻,也就是單細胞藻類,通常都長在海草上。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扇形藻(Licmophora flabellata)是一種群聚型的矽藻,也就是單細胞藻類,通常都長在海草上。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 一隻攜帶著胚胎的金魚蚤屬(Daphnia)水蚤。 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一隻攜帶著胚胎的金魚蚤屬(Daphnia)水蚤。 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 膠刺藻屬(Gloeotrichia)的藍綠菌(Cyanobacteria)對某些淡水生物來說是有毒的。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膠刺藻屬(Gloeotrichia)的藍綠菌(Cyanobacteria)對某些淡水生物來說是有毒的。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1

這些微小動植物製造出我們呼吸的絕大部分氧氣──這部新片將帶我們細細品味它們的美。

扇形藻(Licmophora flabellata)是一種群聚型的矽藻,也就是單細胞藻類,通常都長在海草上。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扇形藻(Licmophora flabellata)是一種群聚型的矽藻,也就是單細胞藻類,通常都長在海草上。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在地球上任何角落舀起一杯水,都能發現奇特、迷人,名為浮游生物(的小生物。從色彩鮮艷的小點點,到長著觸手和大眼睛的迷你小怪物,不管是海水還是淡水,每一滴H2O裡面,都擠滿了多數人從未見過的細微小生物。

過去三年來,尼德蘭電影製作人兼攝影師陽.范艾克(Jan Van IJken)立志照亮這個看不見的世界之美。范艾克走遍尼德蘭,在各處水體揮動他的浮游生物收集網,再用縮時攝影或影片捕捉這些在顯微鏡玻片上的細微珍寶。

AD

ads-parallax

「浮游生物多樣得不可思議,數量也大到不可思議。」范艾克說,他剛在11月17日釋出了一部新的藝術電影,名為《浮游世界》(Planktonium)。「每次拋出網子找到的東西,都夠我忙上好幾個星期。」

一隻攜帶著胚胎的金魚蚤屬(Daphnia)水蚤。 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一隻攜帶著胚胎的金魚蚤屬(Daphnia)水蚤。 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所有浮游生物都可以區分為基本的兩大類:屬於植物的浮游植物;

還有浮游動物,例如頭部附近配有纖毛「轉輪」的輪蟲(rotifers)之類的嬌小動物。

理論上來說,任何動物,只要是自由漂浮的──因此無法控制自己的航向──都可以算是浮游生物(plankton),這個字在古希臘文中是「漂浮者」或「漫遊者」的意思。也就是說,浮游生物可能是小如白血球的單細胞生物,也可能是長達36.5公尺的獅鬃水母(lion’s mane jellyfish)。

為什麼浮游生物需要好好做點公關,是有原因的:專家說,它們對地球諸多生態系的健康非常重要。

浮游生物透過光合作用製造了大量氧氣,就跟地球上所有植物製造出來的一樣多。「我們呼吸的氧氣,約有50%是由浮游植物製造出來的,」英國海洋生物學會的資深浮游生物分析師瑪麗安伍頓(Marianne Wootton)說:「所以,每一口呼吸,都是浮游生物之呼吸。」

而在另一方面,浮游植物會消耗二氧化碳,是重要的碳匯,可吸收造成氣候變遷最主要的溫室氣體,伍頓說。

「它們真的是無名英雄,不只是海洋的無名英雄,也是地球的無名英雄。」伍頓說。

↑↑↑↑↑欣賞陽.范艾克製作的Planktonium影片精簡版,請至VIMEO。BY JAN VAN IJKEN, WITH SOUND COMPOSITION BY JANA WINDEREN

由下而上的浮游生物

浮游生物同時也是海洋食物鏈的基礎,特別是鯨魚等海洋哺乳類的獵物,有些鯨魚、像是藍鯨,每天可以吃掉16噸的浮游生物。以任何海洋動物為例,就說海獺好了,浮游生物都無庸置疑地參與了牠們的生活。

海獺喜歡吃淡菜、而淡菜吃浮游生物。但是淡菜在生命週期的早期,也被認為是浮游生物。「所以,沒有浮游生物、就沒有海獺,就是這麼簡單。」伍頓說。

基於同樣的理由,愛吃海鮮的人更應該多多關注浮游生物,路易斯安那大學拉法葉分校的生物海洋學家凱莉.羅賓森(Kelly Robinson)說。

「大家都愛吃鮪魚和螃蟹,」羅賓森說:「欸,當牠們還是小寶寶的時候,也都是屬於這個名為浮游生物的顯微族群。」

「我們需要了解浮游生物如何作用,這樣才能繼續保有這些我們愛抓愛吃的。」她說。為了做到這點,羅賓森正在研究像聖嬰現象之類的長期及短期氣候變化,跟浮游生物的爆發潮有什麼關係,因為浮游生物爆發會直接影響到水母的族群。

當個浮游生物佈道家

因為浮游生物讓范艾克聯想到像異形那樣的生物,因此他也把自己的電影拍得像太空漫遊一樣,讓一連串超現實的影像在黑色的背景上移動。

膠刺藻屬(Gloeotrichia)的藍綠菌(Cyanobacteria)對某些淡水生物來說是有毒的。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膠刺藻屬(Gloeotrichia)的藍綠菌(Cyanobacteria)對某些淡水生物來說是有毒的。PHOTOGRAPH BY JAN VAN IJKEN

范艾克也承認,他完全是以藝術家手法拍攝這部影片,但一路走來,他也變得有點像是浮游生物佈道家了。

「當我帶著網子出門的時候,人家看到我總是會問說,你在幹嘛?」他說:「我就會說,我在拍一部關於浮游生物的電影。人家就會說,浮游生物?什麼是浮游生物?」

當然囉,范艾克非常樂意解說一番。

「這好特別喔」

雖說浮游生物對地球無比重要,但就算是浮游生物專家,也不常有機會看到像范艾克的電影呈現出的那些細節。因為大部分的科學家會把他們的標本加以固定並保存,而這就得先殺死它們。

在影片的某一段,可以看到一隻水蚤生出一群已經完全成形的透明幼體。

「哇,歐!」在視訊會議中播放這部影片的時候,伍頓驚呼連連。「我們的活樣本裡面有這些小傢伙,但我從來沒看過它們生小孩。這好特別喔。」

羅賓森指出,如果這部影片能納入物種辨識資訊、或多解釋一些,告訴觀賞者他們看到的是什麼,那就更好了。但她說這部影片「拍得非常好,」並補充說她可能會把《浮游世界》用在教學上。

伍頓也同意,這部影片能啟發下一代的浮游生物科學家。

「引起大眾的興趣是很重要的,」她說:「浮游生物的世界是個美麗的世界。很迷人,很奇特,而最重要的是,我們也還不了解。」

延伸閱讀:冰河上活生生的矛盾──冰蟲 / 近9億年前的海綿化石,可能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動物

DEC. 2022

鏡頭最前線

我們委派攝影師到全球各地記錄我們的世界和我們的時代。本專刊呈現他們的最佳照片和精采報導。

鏡頭最前線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