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Sep. 2019

與狼共處

 
與一群北極狼相處30小時後,本文作者對這群凍原掠食者有了全新理解。
狼群享用麝牛的殘骸。為了拍攝這張照片,攝影師羅南.唐納文在屍體裡架設了一個自動相機。這群狼斷斷續續地回去吃了一個月。攝影:羅南.唐納文 RONAN DONOVAN

狼群享用麝牛的殘骸。為了拍攝這張照片,攝影師羅南.唐納文在屍體裡架設了一個自動相機。這群狼斷斷續續地回去吃了一個月。攝影:羅南.唐納文 RONAN DONOVAN

北極清晨的藍光下,七隻狼滑過一座結冰的池塘,時而汪汪叫時而尖叫,邊追逐一塊約冰球大小的冰塊。池塘在那時的天光下散發著乳白色光輝,宛如宇宙之鏡,歡樂的狼群似乎也不屬於這個世界。四隻狼崽在池塘上來回追逐,爭奪冰球,三隻較年長的狼撲向牠們,把四隻狼崽撞到岸邊結冰的草地上。我在筆記本上,用因為發抖而難以辨認的字跡寫下「憨憨的」。體型最大的是隻一歲大、體重約30公斤的蠻橫公狼。體型最小的,是那年出生的狼崽中個頭最小的一隻,比一個抱枕大不了多少,牠眼睛周圍有一圈黑眼線。兩隻渡鴉凌空而過,除了渡鴉奚落的叫聲,凍原上只有狼群的叫聲與爪子碰到冰面發出的咔嗒聲。最後,冰球滑入草叢,最大的狼追了上去,大口把冰塊咬碎。

其餘的狼歪頭眼睜睜看著,似乎被這粗魯的舉動嚇呆了。然後,牠們一隻隻轉過頭盯著我。

這感覺很難形容――這群掠食者發現而且鎖定了你,持續盯著你看了數十下心跳的時間。人類通常不是這種打量目光的對象,但我的身體似乎本能地察覺到了危險。我又打了個寒顫,這次不是因為寒冷。不管牠們幾分鐘前有多愛玩,牠們就是野狼。牠們白色的毛皮因血漬而發暗。附近有一具體型大了我許多倍的麝牛屍體;它是這群狼這陣子的食物,胸腔裂開,肋骨就像扇子一樣朝天空展開。

狼群靜靜看著我,卻用輕拍耳朵與擺動尾巴的方式與彼此溝通。牠們正在做決定。過了一會兒,牠們決定靠近一點。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JUL. 2020

聖母峰

是誰第一個站上世界最高峰?

聖母峰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