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n. 2019

野生動物旅遊

野生動物旅遊

看得到野生動物,看不見牠們受苦。

 

我回來探視一頭幼象。

黃昏後沒多久,我坐在車上沿著一條泥濘的道路在雨中緩緩前進,途中經過一隊隊上了鎖鍊的大象。五小時前我也來過這裡,那時火熱的太陽高掛天空,遊客騎在大象背上。現在我在路上走著,幾乎看不到前方的路,直到動物隔欄的木頭柱子擋住了去路。

我拿起手電筒往前照,順著一道水泥地上的雨流看去,直到發現三隻灰色的大腳,第四隻腳被短鏈牢牢拴住懸在半空中,因為戴有金屬釘刺的腳環而動彈不得。當大象累了把腳放下時,釘子就會深深刺入腳踝。

米娜現在四歲又兩個月大,照大象的標準來看仍是幼象。坎農.康考是牠的象夫(負責照顧大象的人),他稍早跟我說,因為米娜老愛踢來踢去,所以才為牠戴上有釘刺的鍊子。自米娜11個月大起,康考就在泰北這個靠近清邁的湄塔曼大象探險營照顧牠。他說只有在白天才讓牠戴上有釘刺的腳環,晚上就拿掉。但現在已經晚上了。

我向這次陪我夜間參訪的湄塔曼員工金.勞森詢問,為何米娜還戴著腳鍊?他說他也不知道。

湄塔曼是遊客如織的清邁和周圍地區眾多的動物旅遊景點之一。從遊覽車湧出的人潮陸續爬到大象的鼻子上,象夫用手中的牛鉤(末端有尖銳金屬鉤子的長桿)一戳,牠們就把遊客高舉在空中,好讓相機拍下。遊客看著象夫逼迫大象這個地球上數一數二聰明的動物,做出射飛鏢或踢超大足球等動作。

米娜是十頭在湄塔曼表演的大象之一,確切來說,牠是畫家。每天兩次,康考會在嘰嘰喳喳的眾多遊客前,把一支畫筆放到米娜的鼻尖,再用一根鋼釘按壓牠的臉,引導牠在畫紙上用紅、黃、藍顏料畫出圖案。康考經常引導牠畫出稀樹草原上的野象,再將畫賣給遊客。

米娜的一生,將走上與泰國約3800頭圈養大象,以及東南亞其他數千頭大象一樣的路。牠會一直表演到十歲左右,之後就變成一頭載客大象。遊客將坐上綁在牠背上的椅子,每天要載客好幾趟。一旦米娜因年老或生病而無法載客時就會死去,那時牠可能是55歲,也可能是75歲。運氣好的話,牠可以過上幾年退休生活,但一生中大部分的時間是在圍欄裡被鍊子拴住。

像湄塔曼這樣的野生動物旅遊景點,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來這裡接觸米娜這樣的動物,這些景點在全球蓬勃發展的旅遊業中是獲利豐厚的一環。現在海外旅遊量是15年前的兩倍,這樣的大幅成長有部分來自中國遊客的貢獻。

野生動物旅遊不是什麼新鮮事,但社群媒體正將這個產業炒得火熱。這些旅遊活動透過愛自拍的背包客、遊覽車上的遊客,以及社群媒體的「網紅」,只要在手機螢幕上一點,就能馬上分享給許多人。幾乎所有的千禧世代(23至38歲)旅行時都會用社群媒體。他們的自拍照對一些標榜與動物近距離接觸的景點來說,都是病毒式行銷的廣告。

不管社群媒體帶來多大的能見度,都不會展示攝影鏡頭以外的事物。遊客通常不知道這類旅遊景點內的許多動物,過著和米娜極為類似或更糟的生活。

攝影師柯爾斯登.魯斯和我著手檢視欣欣向榮的野生動物旅遊業幕後實情,以了解在各種不同的景點(其中有些還強調會人道對待動物),一旦拍完自拍照的大批旅客離開,區內動物會受到怎樣的對待。

遊客付十美元就能與泰國普吉動物園的這頭老虎拍照。這裡的展示板上貼著紀念照樣本。這頭老虎被短鏈拴住,站不起來。為了保護與老虎照相的人,老虎可能會被除去爪子或是被下藥。攝影: 柯爾斯登. 魯斯 KIRSTEN LUCE

 

INSTAGRAM之類的社群媒體上,充斥著遊客與圈養的野生動物合影的照片。只要手指一點, 遊客就能把自己與珍奇動物的合影貼上網站, 讓全世界看到。

但不管是遊客還是粉絲,通常都不知道這些動物的真實生活。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JUN. 2019

誰吃了海洋微塑膠

塑膠垃圾分解後的碎片,從食物鏈進入整個生物圈。

誰吃了海洋微塑膠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